看着上了房顶的美加子,晴琉一副受不了的口吻嘟囔着:“为什么要上屋顶啊?”

仿佛为了回答晴琉的话,上了屋顶的美加子对着下面的众人大喊:“屋顶的风,好舒服啊!”

晴琉:“原来如此,笨蛋和烟喜欢高处不需要理由么……”

这句话,让正想上去感受一下屋顶的风到底有多舒服的和马打消了展示自己绝技的念头。

这时候女将已经反应过来了,转身摆出敬佩的表情对和马说:“原来报上说的都是真的啊,桐生老师真的是忍术免许皆传啊!”

和马一脸严肃的纠正道:“这是跑酷,是法国传来的一种极限运动。”

“法国吗?”蒲岛女士更加的惊讶,“好厉害,不愧是东大的学生,玩的东西都那么新潮!”

“我是东大的,她是上智大学英文系。”

“上智大学吗?那不是未来的外交官吗?所以才要学外国最新潮的东西吗?斯国一。”蒲岛女士现场给和马展示了一波什么叫“思想迪化”,这脑补得。

晴琉没好气的说:“您想多了,她就是单纯的笨蛋罢了。虽然爬得是很快啦,但也只有爬得快这一条了。”

和马:“我比她快。”

“是是,知道了。”晴琉敷衍道。

这时候大岩川侯一催促道:“太阳那么大,还是先进屋吧。我都快融化了。”

蒲岛女士:“这边请。旅馆内有中央空调。”

和马这才发现自己下了大巴才这么会儿,已经被晒出不少汗了。

只不过这山里确实比东京凉快一些,让习惯了东京的酷暑的和马一时间竟然没觉得热。

众人在蒲岛女士的带领下走向旅馆。

这时候美加子从屋顶跳到旅馆前的树上,顺着树干滋溜溜滑下来,蹦蹦跳跳的跑回来,跟大家一起往旅馆走:“感觉山里好凉快啊,东京怎么会这么热?”

“因为是东京啊。”和马想都没想就答道,不过这个时代还没有人能接上这个梗。

保奈美:“城市热岛效应吧,最近东京都议会就有个提案,说是要增加东京的绿色植被,遏制热岛效应。”

“年轻的小姐居然关心都议会的议案,真少见呢。”领路的蒲岛女士一边走一边回头说道。

“毕竟我是以成为女首相为目标的啊,第一步就是争取东京都议会的议员席位,不了解可不行。”保奈美笑着说道。

蒲岛女士嘴巴张成o型:“小姐您想成为政治家吗?在日本这行不通吧。英国倒是出了个女首相。”

“正因为从未有过,才有去努力的价值不是吗?”保奈美笑眯眯的反问。

“这样啊……可是要成为政治家什么的,对学历要求很高吧,我记得一般的大学政治学部就只能当公务员啥的……”

“我是庆应义塾大学政治学部。”

蒲岛女士看了看保奈美,又看了看和马等人,问:“我问个问题,桐生老师你们……有没上大学的吗?”

晴琉举起手来:“我初三。”

“诶?”蒲岛女士看了眼晴琉,接着目光转向甘中美羽学姐。

不等她开口,甘中学姐熟练的掏出学生证:“我是东大法学部三年级,是他们所有人的学姐哦。”

蒲岛女士尴尬的笑起来:“这……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小学生……我请你吃雪糕,你就原谅我好吗?”

“为什么你明知道搞错了,拿出来的补偿还是按小学生的标准来啊!”甘中学姐撅着嘴。

晴琉:“所以你不要雪糕对吗?”

“要。”甘中美羽坚决的说,“给我草莓味的。”

“好好,其他几位也要雪糕吗?我店新请了一个做雪糕的职人,去年我们卖的雪糕还和温泉街上的便利店一样呢,今年就彻底进化啦!”

和马举手:“我要巧克力味。”

美加子:“那我也要巧克力……咦,等等,我应该要跟和马不同味道的,那就可以跟和马换着吃了!”

蒲岛女士:“巧克力两个,记得了。”

“等一下!”

美加子正要换,保奈美的声音压过她:“我就来抹茶味吧,可以做抹茶味吧?”

“当然可以啦,这是东京最新流行起来的味道对不对?我们店紧跟潮流的。”蒲岛女士非常自豪的说。

玉藻:“有没有雪女味的?”

和马惊了:什么鬼?抓个雪女磨碎了洒上去吗?

“诶?”蒲岛女士愣住了,“什么味?”

“蓝莓味。”玉藻默默的改了口味。

美加子:“最近是我的错觉吗?鸡蛋子故意装傻的时候变多了。”

玉藻:“是你的错觉呢。”

和马本来想赞同美加子的,看了看玉藻那笑脸,决定不说话。

就这样,桐生一行人吃了雪糕分好了房子,安顿下来。

和马住的是据说芥川龙之介来的时候最喜欢的大单间。

店家还煞有介事的把这间房命名为“龙之间”,墙壁上画了巨幅的龙题材的浮世绘。

和马总觉得,“龙之间”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是boss在的房间,刚好房间里还有这么夸张的浮世绘,这放在如龙那样的游戏里,至少是个二头目。

不过,这房间的景色确实很好。

房间位于旅馆三楼,从窗户看出去整个温泉街和对面有神社的山都看得一清二楚。

坐在这样的窗前,确实会变得想写点什么。

和马正欣赏窗外景色呢,美加子刷啦一下把门打开:“和马!我们上山找温泉泡吧!”

“你啊,能不能消停一点啊?大热天的。”

“和马你不想爬山吗?山就在那里啊!”

美加子居然化用了某位登山家的台词。

和马:“如果旅馆没有空调,我可能还去爬一下,现在我只想在空调房里优雅的摊开,仿佛一团烂泥。”

“哈哈哈哈,仿佛烂泥这个比喻好,我也来。”

说完她就往龙之间主屋正中间一躺,摆了个大字型。

和马:“回你自己房间摊啊!”

“为啥啊,我在这里摊开,还能让和马你养养眼。”

“我还没有沦落到要用猴子来养眼的地步啊。”

说完和马打算无视美加子,继续看风景。

但是美加子不依不挠的开口了:“呐呐!去爬山吧,呐!呐!”

和马叹了口气:“好吧,你只要不再呐个不停,我就陪你去爬山。”

美加子一骨碌爬起来:“好耶!”

和马叹气,看了眼窗外,虽然他这个房间现在晒不到太阳,但是根据照射在温泉街的阳光的亮度判断,现在外面太阳毒辣得很。

算了,就当提前蒸桑拿好了。

和马站起来,对脸上写满迫不及待四个字的美加子做了个“走吧”的手势。

快到山顶的时候,走在前面的美加子高喊:“和马!快来看,这里有温泉池!还有个牌子,写着龙之池!”

和马加快脚步追上美加子,果然看见通往山顶的路旁边有个岔路,岔路的尽头是个“龙之池”的石碑,隐约能看见石碑后面树篱笆后有热气升腾。

美加子拉起和马的手,往前跑去,一边跑一边说:“找到的第一个池子,就是芥川桑喜欢的池子呀!这么有缘分一定要泡一泡!”

和马不由得提醒她:“你可别突然脱衣服哦,有男生在的。”

话音刚落,树篱笆后的温泉池进入和马视线,美加子丢开和马的手,刷啦一下把上衣脱了。

和马猝不及防,正要别过脸,就发现美加子下面穿着泳衣。

“我就知道!”

和马咬牙切齿的嘀咕道。

美加子把衣服裤子往温泉旁边大石头上一扔,甩掉鞋子,就冲进温泉里。

然后她嚎叫着冲了出来:“好烫好烫!”

“人家之前就警告过了,山上的温泉比较烫。”和马叹了口气。

他来到温泉边脱了鞋子,把夏威夷大短裤的裤腿拉高,用脚尖先试探了一下。

感觉还可以。

大学时代,和马同寝的北方同学喜欢泡脚,拉着和马一起泡,那时候那同学用的水差不多就这个温度。

和马适应了一下,然后在温泉边坐下,只把脚泡在池子里。

美加子双手按住他肩膀,从后面贴上来问:“不烫吗?”

“还行,适应了就正好。”

“那我也试试好了。”美加子坐到和马身边,把脚放进池子里。

进池的时候她倒抽一口冷气——不对,应该是热气。

但她没有把脚拔出来。

接下来一分钟,和马和美加子就这样默不作声泡着脚。

周围有不知道什么鸟在啼鸣。

美加子忽然笑了:“我穿着泳衣这么坐着,不就像高中游泳课上那些旱鸭子一样了嘛。”

和马看了她一眼,笑道:“你高中敢穿这么大胆的泳衣去游泳课,不怕大门老师把你打飞到天上成为星辰吗?”

“一边飞一边喊‘我还会回来的’对吗?”美加子流畅的接过话头。

“差不多。”

美加子咯咯的笑起来。

笑完两人又坐在这里静静的泡了一会儿脚。

然后美加子毫无预兆的站起来:“美加子军曹现在热得受不了了,要回旅馆吹空调了!请下达撤退命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