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西枫的表情严肃起来:“桐生桑,你突然关心这个是什么意思?”

“单纯的好奇。”和马微笑起来,调动了全部的演技让自己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八卦男。

赤西枫露出鄙夷的表情:“我看所有的新闻报道,都把你塑造成当代豪杰,尤其是周刊方春,你烧日元的场景拍得那么霸气。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赤西小姐,你这就不对了。”和马露出委屈的表情,“你不想说就直说嘛,攻击我干啥?从我向你询问小泽君的事情开始,你就不对劲啊。”

赤西这才发现自己的表现有点过了,赶忙整理表情。

和马正要开口继续施压,对方先说话了:“我的失态是因为我这一年来因为小泽君的事情备受煎熬。抱歉。”

和马:“仅此而已吗?”

赤西抬起目光看了和马一眼,并没有回答,自顾自的推进话题:“我和渡边君的恋情早在高一的时候就开始萌芽了,但是那时候我、渡边、小田三人整天腻在一起,仿佛三位一体,我害怕对渡边告白会破坏三人的关系,就一直无视了自己内心。”

和马皱眉。

这个青梅竹马三角恋经典得有点过分了,连压制自己内心情愫的理由都那么的王道。

上辈子的和马推过无数的恋爱游戏,只要是青梅竹马,甭管是几角恋,都一定会“害怕破坏现有的关系”而选择压抑真情。

不光游戏里这样,动画甚至真人日剧里也这样搞,和马一度怀疑是不是日本这边戏剧学校直接把这个写教科书上了,所以才那么多照本宣科的。

和马内心吐槽的同时,赤西继续说道:“高中毕业的时候,因为我们不一定都能考上明治大学,所以离别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我一度有告白的冲动……”

“一度有告白的冲动,你这个说法,意思是最后还是没告白呗?”和马主动出击,打断对方叙事节奏。

编瞎话的时候其实最怕乱节奏,一乱就有可能出破绽,甚至留下逻辑硬伤。

这是和马当高级销售代表积累的小小话术之一,对方开始编瞎话搪塞的时候,就得打断对面的节奏。

赤西枫果然露出一副一口气没喘上来的表情,磕巴了足有一秒才说:“是的,最后我还是没有足够的勇气。但是这时候,渡边在我们一起开学习会的时候发出了倡议,说如果我们都考上了,就互相各自公开一个瞒着大家的秘密。”

和马:“考上了才公开秘密?这不合理吧?考不上才应该说说最后的心里话,好好道别什么的。”

其实和马这番话根本就是随便说的,逻辑上完全经不起推敲。

反正他的目标就是打断对方节奏,对面要是停止讲述开始盘他这句话的逻辑问题,他还求之不得呢。

赤西无视了和马这句话,顺着自己的逻辑继续说:“我跟小田都答应了,然后还像小孩子一样拉钩了,当时我们在家庭餐厅里,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

说着她还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和马见多了美少女,有免疫力了,但是他用眼角余光瞥了眼在旁边的竹井,发现竹井会长已经被这笑容迷住了。

赤西继续说:“定下约定后,我们全力以赴备考,我也几乎忘记了要表白的事情。当时我心里还有种想法:如果考不上就不用告白了,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一辈子朋友了,那样说不定比较好。”

赤西停下来,开始呜咽:“现在看来,果然那样比较好。”

和马挑了挑眉毛,这时候他注意到玉藻正用食指沾了茶水,在矮桌上画鳄鱼。

看来玉藻已经认定这个女人有问题了。

和马:“所以,你们考上了明治大学,然后每个人说了个瞒着大家的秘密,赤西你说的就是你对渡边君的好感,对吗?”

“是的。然后渡边也公开了他对我的好感,他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小田……”赤西的表情混合着当时的欢喜和现在的哀伤,正常情况下和马应该会觉得这表情十分的令人动容吧。

和马:“于是你和渡边两情相悦,那小田呢?小田不喜欢你吗?”

“不,小田不喜欢我。”

和马毫不让步,继续紧逼:“那小田公开的秘密是什么?”

“他公开的秘密是,他其实是个御宅族。”

和马蹙眉。

这个时代御宅族文化在日本也是个新朝玩意儿,御宅族人数少,而且全都硬核得一逼。

比如冈田幸二——在和马上辈子的异时空同位体叫冈田斗司夫——他就是个御宅族,能独自一人完成王立宇宙军这种硬核科幻作品的设定工作,然后忽悠资方给这个牛逼但就是不好看的动画大把大把投资。

当然这个时空因为和马这个蝴蝶一通猛扇翅膀,没有王立宇宙军了,冈田幸二和庵野明人跑去捣鼓全世界第一部赛博朋克剑戟片去了。

总而言之,现在这个年代,能自称御宅族,基本都是某一方面有深入研究的大佬,和几十年后那种是不一样的。

于是和马直接针对这个发问:“小田是御宅族?他是哪个领域的御宅族?sf(科幻)?推理?还是单纯的同人宅?他去过几个展?自己出过什么作品?”

赤西一时语塞:“这……我不懂那些啦,他只是说他是御宅族,otaku,我连这个词怎么写都不知道呢,其他的根本不懂。”

和马:“这样啊?那我就不懂了,小田一个御宅族,没有跟你们分享他的爱好,你们又是情侣,他整天跟你们两个粘在一起,做电灯泡,有什么意思呢?”

赤西:“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是又如何?别瞧不起御宅族啊,死现充!”和马上辈子从娘胎里开始当了30年死宅,现在发出了振聋发聩的灵魂呐喊。

“御宅族,可是只要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在手,就完全不需要社交强大生物啊!比起浪费时间去当你们的电灯泡,自己的爱好重要一万倍!”

赤西哑口无言,折腾了好几秒才说:“你都不认识小田,怎么能这样断言……”

玉藻:“因为我就是个历史御宅族。”

赤西和竹井一起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玉藻。

玉藻:“我没有开玩笑哦,我对从卑弥呼建立邪马台国开始的日本历史了如指掌如数家珍。”

和马点头:“她说起历史那些事,就仿佛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可牛逼了。”

玉藻:“我还是灵异宅,致力于用科学来解释灵异事件。我熟知各种妖怪的烹饪方法……”

和马在桌子低下碰了碰玉藻,提醒她说漏嘴了。

这样下去就不是和嫌疑犯对峙了,要成说漫才了。

玉藻:“抱歉,我们道场有个热衷于把一切对话都变成漫才的家伙,我受她影响有点大。”

竹井:“那位一定是关西人吧?”

不,美加子从老爹那一辈开始就是东京人,老家好像也是越后地区的,和关西不挨着。

赤西:“好吧,我得承认我不太了解御宅族,我以为他们就和普通人没两样。所以我也不清楚小田继续跟我们混在一起的理由,总之我们继续三个人一起行动,就像以前一样。竹井会长是知道的!”

竹井会长点头:“是的,他们三个整天在一起,我们开玩笑都说他们是三位一体。”

和马:“三位一体是三个男的啊,圣父圣子圣灵。赤西小姐原来是男儿身吗?”

“当然不是!这只是个说法。”赤西白了和马一眼,“总之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了,去年这个时候,我跟渡边确认恋爱关系也就几个月,还在热恋中,结果遇到了这种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