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户田学长击剑出了一身汗之后,和马冲了个澡,然后下楼吃饭。

餐厅里剑道部的众人已经占了几张桌子。

一看到和马进来,师兄们就调侃起来:“和马,听说你昨天闯女汤被人打了?”

和马摇头:“不是我,是一个日本体大的闯女汤,被女士们群殴了。”

“是吗?所以你把别人打进了女汤?”

“没有!拜托,一个成年人的体重,要把他打飞是很难的。”和马说完,学长们全都露出了“你特么骗谁啊”的表情。

和马这才想起来,自己当着所有人面用牙突打飞过全装具的户田学长。

户田学长那体格,和马能打飞他,就能打飞在场所有人。

区别只在于飞多远。

和马:“我的意思是,在没有竹刀,也没有足够空间给我发力的情况下,要打飞一个成年人是很难的。”

“你留神啊,”花城学长说,“在比赛上把人打飞容易犯规。就算没犯规,把人打进医院了也很麻烦的,你得去医院看望人家,不然就会在剑道圈留下一个不讲武德的话柄。”

和马笑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了,没问题的。我就像打魁星旗时那样打就完了呗。”

“别提魁星旗了,我都听说了,你魁星旗最后拔真刀和人对砍了对吧?好像就是我们昨天吃拉面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大阪的高中生?”

和马用手指挠了挠腮帮子:“虽然我们确实是拔出真刀对砍了,但是那是点到为止的切磋,还得到了上泉正刚的许可。”

话音一落,桌边的学长们都愣住了。

户田学长本来只顾闷头吃,一听这话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和马:“你说上泉正刚,是那个剑圣上泉正刚吗?”

“除了他还有另一个姓上泉的剑圣吗?”和马反问。

“所以,你是在全剑联总长的见证下,和那个叫近马健一的高中生拔剑对砍了吗?真剑胜负?”

这是个日语双关,“真剑”在日语里也有“认真”的意思,同时也能指真实的刀剑。

和马点头:“对。”

“那看来你跟全剑联关系不错啊,为什么你没有免许皆传?”户田学长一脸不解的问。

“因为功夫没学到家……”和马回答道。

户田学长摆了摆手:“这只是一般情况啦,实际上为了维持有传统的道场的续存,有时候全剑联有时候也会承认一些功夫不到家的人的免许皆传资格啦。你去跑一跑弄个免许皆传,这样道场招生也会变得简单很多。”

和马正要回答,就看见户田学长眼睛的焦点转向他身后。

然后他就听到背后有许多人的脚步声。

他转过身来,果然日本体育大学剑道部的人正向这边走来。

和马对领头人微微一笑:“下稻叶前辈,你好大排场啊。”

“你不也很多学长助阵嘛,可惜你的学长们去年被我们打得屁滚尿流,本来我们以为今年你们都不会来了呢。”下稻叶彰闲一边说一边把挑衅的目光投降和马身后。

户田学长马上站起来:“下稻叶,今年我们可不一样了。”

“哟呵,躲在新来的小学弟身后,说话却这么硬气,不愧是陆奥男儿,伊达政宗看到你一定倍感欣慰。”下稻叶彰闲展现了一下自己阴阳怪气的本事。

户田学长一时语塞,支吾了半天没说出反驳的话来。

和马扫了眼剑道部的其他学长们,发现他们全都一副被戳到痛处的模样。

仔细想想,确实如此,自己打不过然后招来个厉害的学弟,打算利用赛制让学弟一串五,自己躺赢。

但凡有点自尊心的习武之人都不会喜欢这个展开。

下稻叶彰闲一见他们这反应,加倍的得意了。

“且不说这位桐生能不能如你们所愿一串五干掉我们全员,就算他真的办到了,你们能心安理得的拿起玉龙旗吗?”

剑道社的学长们面面相觑。

下稻叶彰闲:“怎么,说不出话了?你们东京大学最近是不是放宽招生标准了?怎么会出来你们这么一群被我这个日本体育大学的大老粗问住的人?连我都辩论不过,你们以后还想当律师,当检察官?”

和马看不下去了,开口道:“下稻叶,去当律师和检察官的,一般是东京大学法学系的。这里除了我是法学系之外,学长们一个法学系的都没有。

“他们以后可能是考古学家,可能是公司高管,可能是职业精算师,甚至可能是避税专家,但就是没人会成为律师和检察官——当然还有你没有说出来的刑警。

“下稻叶前辈,你似乎下意识的就把我社团的学长们都当成法学院的学长了啊。你该不会,还在对自己没能考上东大法学院这件事耿耿于怀吧?”

这下轮到下稻叶露出被戳到痛处的表情了。

“我对东大法学院……”

和马不给他分辩的机会,继续嘴炮:“你一个日本体大的学生,却对警视厅的事情如此的关心,对警界发生的事情如数家珍,这恐怕已经不只是家族渊源那么简单了吧?

“难不成你打算日本体大毕业之后,进入警视厅,从基层的巡查开始自己的刑警生涯?你该不会想通过努力成为搜查一课的课长,接着晋升刑事部部长,跻身警界高层吧?”

下稻叶彰闲咬着这,脸上满是愠怒。

看来和马的猜测正中靶心。

这家伙其实是想接自己老爹的班的,但可惜没有考上东大。

不是东大毕业出来的当不了金表组,晋升到一定地位就会被踢出东京,外放到地方县警。

福冈县警的头子,据说就是这样过来的,还戴着一块银表,作为不向金表组屈服的标志。

和马迈步向下稻叶走去,一直走到他跟前,低头看着他,然后一指自己:“我可是东京大学法学院的学生,我进入警视厅,直接就是警部补。你从基层巡查干起,扑腾个十几年能升到警部补都算快的。

“而那个时候我少说已经警视了。你永远都会被我压一头,而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和你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东大毕业的职业组就是升得这么快,其实有个警界亲戚做靠山升得更快。

“多丢人啊,我劝你一句,还是算了吧。

“你堂堂警视总监的三公子,在警视厅当个小巡查,下稻叶警视总监的面子上也不好过啊。

“负责继承你爸爸衣钵的哥哥,看着你那寒碜的模样,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他肯定会跟你说:‘你这混蛋,给我学会看空气啊’

“‘家里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下稻叶彰闲忽然怒吼起来:“够了!王八蛋,待会在赛场上,我要打死你!”

和马笑道:“说得好,我录音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