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特工正在通讯车里,向“兰利的先生们”汇报。

他把目前的情况言简意赅的报告一次之后,例行公事的加了句:“详细的书面报告会在稍后提交。”

话音落下,电波另一头一片沉默,史密斯的耳机里只有沙沙的静电噪音。

史密斯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要开口询问,那边的回应来了:“特工史密斯,不要理会桐生和马。”

“什么?为什么?他明显知道了很多内情,如果不管他,说不定内情会被披露出来……”

“不用担心,哪怕他一回家就写信给日本所有的新闻机构披露,也不会引起任何的波澜。”电波那边的声音,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说白了,我们不在乎。”

史密斯沉默了几秒,还是不甘心:“我以为遏制日本的化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确实如此,但只是这种程度的事情,我们不在乎。”

“如果桐生和马把这些事情透露给联合……”

“特工史密斯,我最后说一次,我们不在乎。”

史密斯咬了咬嘴唇:“好吧,我明白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关注桐生和马,也不再对他进行监视。”

其实他说这话还是带了点个人情绪,有示威的意图,但是那边回应道:“这样就好。你的人手有更加重要的任务,有一架sr71黑鸟已经进入起飞准备流程,几个小时后它会在你上空投送,你要确保能顺利完成他的任务。”

史密斯皱眉:“黑鸟?用那东西空投人的技术已经完成了?”

“还没有完成,但是我们不在乎。”

史密斯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们这不在乎那不在乎的,这不对啊,你们是谁?平时兰利的先生们罗哩八嗦的,我要高级任务主管唐纳德说话!”

“批准,我们结束通话后,会转接给唐纳德。”电波对面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毫无波澜,仿佛声音的主人完全没有情绪这回事,“至于我们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整个cia都为我们工作。”

“你是美国总统?是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我要求你证实自己的身份,申请执行身份验证流程e1。”

“批准,启动身份验证流程。”

然后对面换成了电子合成音,报出了一长串的数字。

史密斯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电子验证器,这东西论复杂程度大概相当于和马上辈子刚开始在家长们当中流行的小天才电话手表,但是在1981年这可是真正的高精尖电子设备。

史密斯把听到的数字输入其中,很快结果就出来,现在和他通讯的人不管是谁,肯定是能指挥他的“上线”。

“验证结束。我……该死,为什么一定要搞得这么神神叨叨的,充满了神秘主义的氛围?难道你们真的是那些阴谋论者口中的秘密结社?”

“你只需要知道,我们的标志就印在美钞上。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史密斯特工?”

史密斯叹了口气:“没有了。”

“那么,按照你的要求,通话将转接给高级任务主管唐纳德。”

“不,不需要了。唐纳德肯定会啰嗦一大堆,我还要去安排接应那个呢,我先说明,这附近十几公里内可没有平整坚硬的可供降落的地面。山间是有些平地,但都是水稻田,软得可怕。”

“不用担心,执行你的任务。兰利完毕。”

那边说完直接切断了通讯。

史密斯咋舌,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绿油油的一百元美钞,看着上面富兰克林的头像自言自语道:“标志印在美钞上?难不成是联邦储蓄委员会?”

他摇摇头,正要把美钞塞回口袋里,忽然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三角形的标记。

他停下来,再一次仔细端详钞票,找到刚刚无意间扫到的符号。

那符号就在那里,但是以前史密斯从来没注意到过。

全视之眼,共济会的标志。

共济会本身其实并没有阴谋论中说的那么神秘,它就是个公开存在的组织,美国政治家募集竞选经费的时候经常会去共济会举行的晚宴上演讲,募捐。

大多数时候共济会看着和那些慈善组织或者政治游说组织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老欧洲的那些国家,共济会每过一段时间会在高级私人俱乐部中举办酒会,会上会讨论一些大家关心的议题,但也仅止于此了。

至少按照史密斯过去所知,仅止于此。

但是这个时刻,看着美钞上理所当然的存在着、但又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全视之眼,回想到刚刚的通讯,史密斯打了个冷颤——明明这是盛夏的夜晚。

史密斯收好美钞,深呼吸一口气。

——还得去接呢。

妈的,从三倍音速在同温层飞行的sr71黑鸟上跳伞,真亏臭鼬工厂的那帮技术疯子能做得出来。

别到时候直接摔成了肉酱,还得花时间把他从田野里一勺勺回收回来。

史密斯嘀咕着,打开通讯车的门。

按照规定,史密斯在向上汇报的时候,通讯车周围五米内不能站人。

史密斯的搭档兼副手李正在五米外百无聊赖的吸着烟。

“嘿,走吧,有活干了。华盛顿给我们送来了一份特别的快递。”史密斯对李挥手,招呼道。

“华盛顿送来?你知道华盛顿到这边要飞多少小时吗?就算从西海岸出发,时间也足够我们喝上一杯然后美美的睡一觉。”

“客人坐sr71来,空降。”史密斯言简意赅的说。

李吹了声口哨:“让美国伟大。”

这是里根的竞选口号,后来有个金发飘飘什么都懂的年轻人学了去,改改继续用。

“走吧。”史密斯说。

他本来想说说那神秘的新上司的事情,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觉得还是不说为好,这个世界上阴谋论者已经够多了,不应该再增加他们的数量。

第二天一早,和马睁开眼睛,第一反应是确认下自己的短裤。

还好,没有更换的必要。

他坐起来,拍拍脸,打起精神来。

——今天要去问问赤西小姐,有没有发生相机失窃的事件。

他站起来,麻利的把被褥卷起来推到旁边。

待会旅馆的人来打扫会把被褥收好,这些天都是这样。

和马在洗手间简单的洗漱一下,就打开门。

一开门他就听见隔壁房间有练嗓的声音。

是这次跟和马合作的小林和正——也就是小田和正的异时空同位体。

和马挑了挑眉毛,直接到小林的房门前敲门。

“请进。”

听到里面的回应,和马拉开门进了房间,就看见小林和正抱着吉他,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哼唱着。

“居然是您啊。”小林和正一看是和马,赶忙站起来,“我以为是大张先生或者大岩川先生呢。我这就给您泡茶……”

和马心想咋滴,大张或者大岩川来你就不泡茶了是吗?

小林和正进了茶水间,但马上一脸抱歉的探头出来问:“只有速溶咖啡了,这个可以吗?”

和马:“只要不是红茶都可以。”

“好的,不要红茶。”小林和正缩回茶水间,“不喜欢红茶啊,是觉得太干涩吗?”

“不,只是我喝红茶会想睡觉。”

“真是奇怪的体质。”

说话间,小林和正就端着两杯速溶咖啡出来了,递了一杯给和马,自己抱着一杯又坐回窗台上。

“真是够呛啊,桐生老师,明明是来采风的,结果碰上新型细菌了,也不知道要把我们隔离多久。”

和马顺口说道:“一般十四天吧。”

“是这样吗?不愧是东大的学生,懂得真多。”

不,这是上辈子带来的经验啦。

小林和正把喝了几口的咖啡放到窗台上,又抱起吉他弹起来。

这次他弹的是编曲大张老师刚刚给《突如其来的爱情故事》写的和弦。

不得不说虽然和马不知道这大张老师对应的上辈子历史上的谁,但本事不错。

小林和正开口唱起来。

和马是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在这么近的距离听小林和正的演唱会,还是1对1的。

一曲罢了,和马轻轻的鼓掌。

小林和正露出谦虚的笑容:“唱得不好献丑了。大张老师的和弦我稍微改了一点……”

“改得好!”和马竖起大拇指,“就按你这个唱,我说的。”

毕竟这位才是真正创作出《突如其来的爱情》的正主——的异时空同位体,他做的改动,和马当然无脑支持。

小林和正:“这个……不先找大张老师商量一下吗?”

“这是我写的歌,我说了算。”和马说完才发现,在真正原作者面前这么说,有点厚脸皮?

小林和正:“真是……承蒙桐生老师厚爱了。我作为一个刚刚出道没几年的歌手,能得到出道既巅峰的桐生老师的赏识,真是不胜惶恐……”

“别这么说,一听你的歌,我就觉得这首突如其来的爱情非你莫属。”

接下来,和马又跟小林客套了几句,咖啡也喝完了,就准备起身告辞。

小林和正忽然问:“b面的歌曲,有眉目了吗?”

和马:“啊,有眉目了。”

其实他早就有眉目了——或者说他早就想好要抄哪一首了。

已经有这首《突如其来的爱情》作为主打歌了,这歌不管是歌曲的素质还是曲风,都具备成为国民热门的实力。

所以和马打算在b面放一首曲风比较超越现在时代的。

比如弄一首2000年以后甚至2010年以后的歌过来。

像什么《骑在银龙背上》啊,什么《leon》啊,都在和马的考虑范围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