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京教剑道正文卷077麻野倒抽一口冷气:“这个银行,不就是被抢的那个银行吗?会不会这个东西已经被抢了?”

大叔:“应该不能,这是用我的名字开的保险柜,还做了精心的伪装。”

和马:“有没有可能银行职员打开看过?”

“东西是放在一个带锁的盒子里。钥匙我一直自己拿着。”大叔摇了摇头,“我谎称这是我给儿子留下的锦囊妙计,把我以前是极道时代的信物放在里面,让他将来被极道找上的时候可以凭借这个渡过难关。”

和马:“会不会太刻意了一点?不过有没有被趁机转移走,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钥匙在这里。”大叔直接从脖子上解下钥匙,递给和马。

和马:“你就这么相信我会为北町警部伸张正义?”

大叔直勾勾的盯着和马,几秒钟后才说:“我其实不在乎你们是不是要为那警部申冤,我和他的关系还没有那么铁。他嘱托我的事情我会完成,接下来会怎么样发展就看北町的命好不好了,不是我能管得了的。”

麻野在旁边嘀咕:“我以为极道都讲义气呢。”

“讲义气的极道活不长。”大叔用有些自嘲的口吻说,“不要被极道投资的电影骗了啊。”

和马收好钥匙和印章,然后对麻野说:“看来我们也不用去找那个医院了解情况了。明天我们去三井银行把东西拿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证据。”

“行。那别动队选人那边怎么办?不是说本周要交一个候选人列表上去吗?”

“随便找个借口搪塞一下好了。”和马毫不在意的说,“我现在名气正大,他们难道还能再把我贬职?那我就联络周刊方春来个专访。”

说罢和马对大叔道别:“我们先走了,替北町警部感谢你。”

“我才不想被死鬼感谢呢。快走吧,我的顾客看到你这样的有名的刑警出现在我的店里,之后很长时间他们估计都不敢来了。会影响我生意的。”

说着大叔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和马默默记下“大仓发生案件可以到这个居酒屋来打听消息”这么一条,转身离开了。

等他到了外面,爬上自己的可丽饼车,长长的叹了口气:“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们本来以为单纯只是个苦主的北町警部居然做了这样的布置,我有点想见见还活着的他了。”

搞不好北町警部也有词条,毕竟他坦然的面对自己将死的命运,做了一系列的布置,然后还大大方方的利用了自己太太的出轨。

麻野也上了车,然后对和马说:“先别高兴太早,搞不好那伙匪徒抢银行只是为了销毁北町警部留下的证据打掩护。”

和马:“我直面过抢劫犯,那不是警视厅内部的阴谋家能指挥得动的家伙。”

如果是正常人,那可以用钱用利益来驱使,但是那伙抢劫犯已经不是正常人了。

和马作为直面过他们头头的人,很清楚这点。

“那有没有可能这个抢劫只是偶发事件,但我们的敌人利用了这个偶发事件,转移了东西?”麻野提出另一个假设。

“说这些没用,明天去看看不就完了。”和马摆了摆手,然后发动了车子。

一想到他还要开回东京,他就倍感无力。

开车这东西开短途是一种享受,但一下子开两个小时以上,就成了一件单纯的体力活,长时间保持注意力集中可是很累的。

但是和马又不敢不集中。

和马上辈子有个哥们,喜欢一边开车一边刷手游,反正大多数手游也只是点点点就完事了,不用占用太多精力。

和马本来也想效仿他的,结果还没等和马自己买车,这哥们就出事了,他低头操控手机的瞬间,追尾了。

按理说追尾的时候车速也不算快,顶多就赔钱完事,然而这位撞了一辆宾利。

一瞬间回到解放前说的就是这种情况,这么多年的奋斗全都白搭。

所以上辈子的和马再也不敢在开车的时候干别的事情了。

这个习惯和马带到了这个时代来。

他全神贯注的把车开回了东京。

等到了家他都已经乏得不行了,正要下车,却突然想起来麻野还没下车。

一般下班的时候,麻野都会在让和马在地铁站把他放下来,这次理论上也该这样才对。

和马看了眼副驾驶,发现麻野已经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喂,醒醒,到了。”和马推了推麻野。

“我再睡五分钟。”麻野说。

和马一巴掌拍他肩膀上。

这可是习武之人的一掌,力道大得吓人,麻野弹簧一样跳起来:“啊?怎么了?苏联发射核弹了?”

和马:“啊?不是,你做梦都梦到些什么啊?”

麻野挠挠头:“诶?这……你做梦不会梦见美苏爆发核战,我们开始核战后的东京艰难求生吗?”

“没有,”和马摇头,“我没有做过这么硬核的梦来着。”

麻野耸了耸肩,扭头看着车窗外,这才惊呼:“诶?这到了警部补你家了?你干嘛不在地铁站的时候叫醒我啊!”

“我都不知道你睡着了。得了,我再开到附近的地铁站把你放下,应该能赶得上末班车。”

“哦,那拜托你了。”

和马再次启动车子。

从屋里出来的千代子大声问:“你干嘛去啊?”

“有人在副驾驶睡着了,没在地铁站下车。”和马开了窗对千代子喊,“我送他到地铁站。”

“哦,那你回来路上顺便买点冰棒吧,今晚太热了。”千代子喊。

“知道啦,空调没买吗?”

“今天工程师才来看过该怎么修补我们家的房子,哪儿有那么快啊。”千代子挥了挥手,“快去快回。”

和马一脚油门出了院子。

麻野笑道:“千代子还是那么可爱呢。”

“你别想,她有准男朋友的。”和马说。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再说了,我对我自己的条件还是很清楚的,千代子太高了,我找她不是找不自在吗?”麻野后半段透着自嘲的意思。

和马笑了。

自己这个搭档身高出了名的袖珍,也就比郭敬明高一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