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务部部长宇佐见此时此刻正在办公室里喝茶,警务部次长坐在他面前的沙发上,笑道:“今天估计刑事部那边会鸡飞狗跳。”

“鸡飞狗跳好啊,最好桐生能自己拉起一个山头,和其他人对着干。”

“你觉得他能做到这种事?会不会有点太看得起他了?”次长皱着眉头说。

“说说而已,实际上能给刑事部部长花木范明添堵我就很开心了。这个桐生也是厉害,居然破了三亿日元劫案,没有这茬我们还没办法顶着刑事部的反对把他塞过去呢。我本来都做好了听他三十年抱怨的心理准备,让他在广报官位置上养老了。”

次长哈哈大笑,笑完正色道:“对了,你说有没有可能他到了刑事部,连续破获大案,论功行赏成了刑事部部长?”

“那我亲笔写他的任命书好吗,我早就想把花木范明踹下去了。不过,事情大概不会这么顺利,他人是去了搜查一课,但是刑事部那边有的是办法给他穿小鞋,比如不给他配搭档。”

次长点头:“确实。没有搭档就只能在搜查一课打下手,那要不我们再空降一个人进刑事部,给他配对?”

宇佐见连连摇头:“现在不太好找理由往刑事部塞人了,就这么着吧。”

“也是。”次长附和道,“剩下的就看桐生桑的造化了。”

**

和马在搜查一课,一口气当了一周的薪水小偷。

他到是想破案来着,但是连着参合了几个案件,人家都躲瘟神一样的躲着他,甚至不给和马给建议的机会。

和马想了半天,决定自己跑现场,大家都是警察,你还能阻止我进现场不成?

然后他就发现,别人出警上了车直接拿警灯往车顶一放,就能一路畅通无阻的直奔现场。

和马出警,根本没有警灯用,开快了还要被交通警拦下来。

等他赶到现场,人家早就完成了第一波勘探,很多证物都收走了。

和马跑了几次现场之后,决定先解决自己没有警灯这事情。

然后他才知道,这玩意要写申请,写完要等上面批,批下来才能去后勤找人装警用无线电、扩音器和警灯。

和马打了报告之后每天去后勤问进度,回答都是“等”。

就这样,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和马依然是个薪水小偷。

这天一大早,和马刚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就听见搜查一课课长竹松治夫冲进来大声说:“新宿署提出了支援邀请,一家三口死亡的恶性案件,居田,龟山,你们两个带队,立刻出发!”

年轻的居田立刻大声回应:“知道了,这就去。”

居田和龟山这个组合,阶级低的是年龄更大的龟山,明显居田是职业组。不过能指挥动那些跑现场出身的刑警,这个居田还是挺有人望的。

和马也站起来,死了三个人的大案,没理由不去现场看一眼。

他正要离开办公室,竹松大声叫住他:“你干嘛去?”

“去现场勘察。”和马朗声回应,“我也是搜查一课的成员,我有权利去现场不是吗?”

“你去现场可以,但是先去找你的搭档。”

和马挑了挑眉毛:“搭档?我的吗?你们居然给我配搭档了?”

竹松一脸嫌弃的表情说:“昨天二课有个家伙从楼梯上摔下去跌断了的腿骨,所以他的搭档就空下来了。我跟二课合计了一下,把这个家伙暂时借调过来,和你一组。”

和马:“真的伤了一个?这运气也太好了!”

竹松:“刑警每年都会有人受伤甚至死亡,这并不少见。”

和马又道:“可是这样就把这个人配给我合适吗?这样我就能普通的查案了哦,可以查案就能获得功劳升官了哦。”

“你这几天整天违抗命令在各种现场瞎晃悠,和查案也没区别了。”竹松双手叉腰,一脸无奈的看着和马,“去警务部把你的搭档领回来吧,然而去三人死亡案件的现场参加调查。”

和马对竹松敬礼:“是!”

说完扭头就跑。

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电梯,直奔警务部的楼层,下了电梯则轻车熟路的直奔羽藤警视正的办公室。

人事任命都是这里发出的。

他直接开门进去,大声说:“报告,我来接我的搭档!”

羽藤警视正叹了口气,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坐着的人:“就是他了。”

坐在桌子对面的人忙不迭的站起来,向和马敬礼。

和马仔细打量自己第一个搭档,发现是个很秀气的帅哥。

和马:“你真的是刑警吗?调去后勤坐办公室比较好吧?我们刑警经常要和犯人搏斗的。”

“我是空手道黑带。”帅哥朗声道。

和马看了眼他头顶,心想你骗鬼啊,根本没等级!

和马:“黑带?我看不想,你这个下盘轻飘飘的,看着就不像练武的人。”

这时候羽藤警视正开口道:“他确实黑带拥有者,而且在警校对人搏斗课成绩也非常优秀。”

和马:“警校?”

“是的,我今年春天才从警察大学毕业,加入刑事部搜查二课。”年轻人昂首挺胸很有精神的回答道,“我叫麻野久司!警衔是巡查!”

和马咋舌:“刚从警察大学毕业的初哥吗?我以为会来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带我入门呢。”

麻野朗声道:“我刑侦课得分年级最高。”

和马“哦”了一声,但是一考虑到这家伙那个柔道黑带身份注的水分,和马就对这个刑侦课年级第一不抱期望。

和马:“好吧,你跟我来,我们这就出发去现场。对了,你有警车吗?”

“关于这个,”羽藤警视正开口道,“之前配给他们组的警车送去年检了,刚好你提交了警车申请嘛,等过几天就会批下来了,就用你那辆车吧。”

和马:“警车也要年检的吗?”

“当然要,不年检怎么行呢?正好和他搭档的目暮刑警脚摔断了,趁这个机会把程序都走一下。”

和马:“好吧,那麻野巡查,我们走。”

“是!”麻野站起来,大步跟上已经转身离开房间的和马,“我们是不是要搭乘那辆传说中的可丽饼车去现场?”

“对,我们就是要搭乘那辆传说中的可丽饼车去现场了。兴奋吗?”

“还好吧。警部补你一年有八百万左右的年薪吧,怎么想到买这么辆车啊,随便买一辆日产或者本田不就好了?”

和马:“因为穷啊。我这辆车五万日元就买下了哦,因为之前发生了事故,车开进了水里,车上一家七口都淹死了。”

麻野直接停下脚步,落在了后面。

和马回头看了眼,笑道:“你不会怕了吧?”

“我才没怕!”麻野大声说,快步跟上和马的脚步,“可是,这样一辆事故车不会不吉利吗?”

“你还是怕了嘛。”

“没有怕!但这车卖这么便宜,肯定不是没有理由的!”

和马已经到了电梯间,上前拍下呼叫电梯的按钮,然后回头对麻野咧嘴一笑:“我会尽量远离河道驾驶的。”

“诶?可是,这是东京啊,河网很密集哦。”

“我说了我会远离河道啦,你就放心好了。”

麻野继续说:“可是……”

“哎呀你怎么跟个娘们一样,真有魑魅魍魉就用我们的正气克死它就好啦!”

电梯这时候到了,和马一个箭步窜进电梯里,转身看着外面的麻野:“你上来不?”

麻野迈步进了电梯。

和马:“上来就不许反悔,老老实实搭我的车去现场。”

“哦。”麻野小声应道。

电梯直奔地下车库。

和马领着麻野在车库里七拐八拐,找到了自己的爱车,用车钥匙打开车门。

“这就是害死了一家七口的恶灵之车啊。”麻野站在车边,双手合十祈祷了几句,这才上了和马的副驾驶座。

和马发动了车子,轻车熟路的开出地下车库。

门口两个巡查一看和马的车出来,就向他敬礼:“桐生警部补又要去查案了?诶?今天你居然带了搭档?”

和马点头:“对啊,我有搭档了,意外吧?我也没想到今天就会给我发搭档。”

麻野:“只是暂时借调到一课去而已啦,前辈一恢复,我就回来和前辈搭档。”

和马一边开车通过岗亭,一边问:“你居然这么惦记你的前辈,你是个给?”

“不是!我只是在陈述事实,我确实是暂时借调到搜查一课的,我的隶属还在二课。”

和马:“真的假的?”

“一课很难进的。”麻野叹了口气,“我来上班第一天,搭档的前辈就说了他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进入一课,结果因为他受伤,我提前实现了他这个梦想。”

和马:“我觉得一课根本不难进啊,我申请一下就进了。”

“你破获了三亿日元劫案啊,你想进当然可以进咯。”麻野嘟着嘴,“前辈要是破了三亿日元结案,肯定会申请调动到搜查一课去的。”

和马耸肩:“可解决了劫案的是我,不是你的前辈,现在你的搭档也是我,不是那个住院的前辈。禁止你以后再提前辈。”

麻野:“是是,不提不提。”

和马一脚油门,让车子骤然提速。

**

刑事部花木范明透过百叶窗看着下面大路上远去的可丽饼车,弯起嘴角:“把那个蠢货刑警安排给桐生了,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带着这么个蠢货搭档破案吧?”

搜查一课课长竹松咋舌道:“讲道理,麻野理论上应该算过失致人负伤吧?就这么让他逃过惩罚,二课的人不会有意见吗?”

“我可是给这次受伤的人准了超长的带薪假啊,二课的人羡慕都来不及呢。”

竹松皱着眉头:“至于这样吗?”

“当然至于!彰闲君刚满月的时候,我就抱过他!虽然他学习不好,武艺不精,品格可能也有些问题,但我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自己的孩子。你懂吗?”

竹松:“不懂。”

“你不用懂,只要知道我们刑事部全都是下稻叶派系就行了。你能有今天,也多亏了警视总监的提携,不是吗?”

竹松点了点头:“我不否认。”

“你知道就好。下稻叶总监还有一年的任期,我们的任务就是在他剩下的任期里,让桐生和马一事无成。他查案不配合不合作,不提供情报,他只能像那些侦探故事里的侦探那样,带着个蠢货拖油瓶孤独的查案。”

**

和马一边开车,一边看了眼副驾驶位置上的麻野久司,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是警察大学刑侦科目年级第一?”

“是啊!”麻野连连点头。

和马继续:“警察大学,是个短大吧?”

“怎么,你看不起短大?你又是什么大学毕业的,说来我听听?”

和马:“我是东京大学法学院的。”

麻野瞬间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和马:“你是先报考公务员,被录取了之后才进入警察大学学习的?”

“是啊,你有意见?”

“不要敌意那么大嘛,我们可是搭档啊,接下来要好好相处呀。”

“我会和你好好相处啦,不过你有没有发现现在我们被堵在路上了?”

和马两手一摊:“是的,所以我才要和你聊天打发时间啊。”

“拜托,我们是警车啊,我们可以响警笛的,然后路上的车就要给我们让路了。”

“对,但是我们没有警笛这个东西,我提交了申请,还没有批复。”和马无奈的说。

麻野指着仪表盘上的装置:“这个不是吗?这个东西和放警笛的广播设备看着几乎一样啊!”

说着他就一把按下了那东西的开关。

于是可丽饼车开始播放可丽饼广告歌。

~香香甜甜的可丽饼~一口给你幸福一口给你快乐~

麻野人都不好了:“这什么鬼?”

和马:“香香甜甜的可丽饼,一口给你……”

“别唱啊,警部补!解释啊!为什么会发出可丽饼店的广告歌啊?”

“因为这台机器,就是可丽饼店的功放啊,我刚要跟你解释,你就直接按下了播放键,于是我们就成了扰民之源了。你看,前面的交通警已经在命令我们靠边停车了。”

和马一边说一边把车靠边停下,然后掏出警察手册展示自己的警徽:“那个,我们是警视厅鉴识科的,这辆可丽饼车是重要证物,我们正要把他拿回去详细检查。”

拦停和马的交通警向和马敬礼:“请停下这音乐,会被投诉扰民的。”

和马伸手关上开关:“抱歉,我们刚刚只是我搭档手贱按下了开关,不会再犯了。”

交通警挥挥手,示意和马快走。

和马开着车重新汇入车流。

他瞪了一眼麻野:“别动那个开关!”

麻野把刚刚伸向开关的手收到身后:“我没有想动!”

“你分明就想动!你不老实就给我到后面车厢里去。”

麻野撇了撇嘴。

他等了一会儿,说:“这一路塞车,我们得什么时候才能到现场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