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间,和马正和玉藻,带着晴琉去他考上的私立高中办理入学手续呢。

和马一身正装,坐在办公室前面正在等待轮到自己办理手续。

他忍不住斜眼看身边的玉藻。

玉藻也是一身正装,但是看起来气场跟和马完全不同。和马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接盘侠年轻人第一次穿正装,怎么看怎么嫩。

玉藻就完全是一副“独自把七个孩子拉扯大的单亲母亲”的强大气场,光是坐在那里都让人不由得肃然起敬。

但是玉藻现在到现场就是给和马撑场面来着,实际上她待会并不能进去办公室:晴琉的监护人,只有和马一个人,并没有把玉藻写上去。

这时候喊名字的老师在办公室门口喊:“白峰晴琉小朋友的家长,到你们了,请进来。”

和马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然后发现玉藻也站起来了。

和马:“你干嘛?”

“跟你们一起进去啊。这样你也能淡定一点不是?”玉藻笑道,“没有规定我不在文件上就不能进办公室啊。”

和马想了想,确实如此。

玉藻:“这位爸爸桑,你同手同脚了。”

和马赶忙低头确认自己的步伐,才发现自己被大狐狸耍了,便瞪了她一眼。

玉藻嘻嘻笑着。

这时候晴琉淡定的牵起玉藻跟和马的手,看起来就像勇敢的在闹离婚的爸妈之间建立桥梁的勇敢女孩那样。

甚至有人给晴琉鼓起掌来。

和马老尴尬了。

晴琉强行拉着和马和玉藻,一马当先进了办公室。

负责办理入学的老师抬头看了眼,惊呼:“居然是这样的年轻夫妇的孩子吗?等一下!不对吧,这位先生你年龄明显不可能有个要上高中的女儿吧!”

玉藻:“是我这边的孩子呢,爸爸是新手爸爸,还请您不要过多为难他哟。”

和马心想,你说什么呢,分明你才是那个路人,看看文件上的亲属构成就一目了然了呀。

但是老师完全没有觉得有问题,而是露出一副复杂的表情,看着和马:“你也各种意义上都很辛苦呢。”

得,在老师的认知里,和马就成了娶了有拖油瓶女儿的未亡人的年轻人。

等等,带了晴琉这种等级的女儿的漂亮未亡人什么的,好像还挺带感的?

和马不由得看了眼玉藻的侧脸,那侧脸的曲线更让一切变得“值当”起来。

他正准备接受这个想法,那老师低头看了眼自己桌面上的文件。

老师愣住了,再一次抬头:“不对啊,我喊的是白峰晴琉小朋友的家长进来啊,夫人您是不是听错了?”

玉藻笑道:“老师我跟您开玩笑呢,我就是陪着我的同学过来,他才是白峰晴琉的监护人。”

老师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再次一次大量玉藻,他好像这时候才警觉玉藻居然是个这么年轻的妹子。

和马清了清嗓子:“我是白峰晴琉的监护人桐生和马,我的监护权是得到警视厅背书的。如果你有疑问,可以打电话给警视厅第四搜查科确认。”

老师一脸震惊:“为什么会和第四搜查科有关?这个……招收这个学生,不会对我们学校的治理造成重大影响吧?”

和马:“不,放心,你让她入学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你不让她入学的话,就会有很多的问题。放心,晴琉的亲属如你所见,并没有什么问题人士。”

老师看着文件上监护人一栏的和马的名字,说:“在我看来监护人就有很大的问题啊。以后学校如果有家长开放日,你要怎么对一群三四十岁的大叔介绍你自己?”

和马:“就自我介绍啊。我是东京大学在读的桐生和马。”

“等一下!”老师再一次确认和马的名字,“你是那个……写出了《突如其来的爱情》的桐生和马?”

和马点头:“对的,就是我。”

说完他才想起来,晴琉到这个学校,是来学习声乐科的。

这个学校可是超级有名的私立学校,声乐、器乐都非常强。

会就读这个学校的人,家里很大几率也是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

老师咋舌:“嗯,那我想你的名字没有什么问题。对了,请问您有没有兴趣为今年下半年举行的学院祭创作一曲?”

和马挑了挑眉毛:“我不知道……我是个很看灵感的作曲者,而且我从来没有写过适合在学园祭上演唱的曲子。”

其实和马也不是很担心这个,他已经决定要抄歌养家了,做好了心理建设所以没有之前那种不痛快的抗拒感。

就刚刚这么一瞬间,他就想好了在学园祭上抄谁了:和马很喜欢《虞美人盛开的山坡》这个电影的音乐,特别是其中手嶌葵演唱的那几首,抄过来放在学园祭上一定非常合适。

现在和马的心态已经完全放开了,就算遇到手嶌葵本人,也绝对面不改色的把她未创作出来的名曲给抄过来。

为了自己妹妹不高中毕业就去工作养家,和马已经做好了觉悟。

而且,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抄歌的年限,抄到他考上甲等公务员,加入警视厅为止。

加入警视厅之后,如果和马确实考了甲等公务员通过,那很快他的年薪就会达到八百万日元。

只要咬咬牙,应该还是能供得起千代子念书。

但千代子和晴琉两个人就供不起了。

尤其是晴琉,大学肯定会去贵死人的私立大学学艺术,不知道还要往里面填多少钱。

和马让自己不去想那个时候的事情——等时候倒了再担心不迟。

负责处理手续的老师,一听和马是“那位作曲家桐生”,立刻就对晴琉入学举双手赞成了。

他还笑眯眯的问晴琉:“你以前有过声乐基础吗?”

晴琉摇头:“没有。我没有系统的学过声乐。但是我一直有唱歌。”

“哦?是在什么场合唱歌呢?”老师笑眯眯的问。

和马总觉得这位想听到的答案是“唱诗班”“合唱团”之类的。

晴琉:“rock≈roll!”

老师直接石化在桌上:“额……啥?”

晴琉:“我有参加社区唱诗班的活动呢!”

老师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哦哦,这个很好呢。我还以为听到了什么并不存在的音乐类型的名字……”

和马:“那个,摇滚也是一门伟大的艺术啊,我个人很喜欢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

老师笑道:“哈哈哈,那种靡靡之音不是我们学校培养的方向啦。不过,我们学校有教民谣唱法,和美国乡村音乐的唱法有点相似,如果晴琉感兴趣的话可以找相关的教师学习呢。”

和马忽然开始怀疑让晴琉到这个音高来深造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摇滚虽然也和美国乡村音乐息息相关,但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啊……

这时候晴琉说:“我想要更加拓宽我的音域,更好的发挥我嗓子的资质。”

老师笑眯眯的说:“在入学测试里,声乐老师对晴琉的嗓音的评价是:天籁之音,还有人迫不及待的担保你在本校学习。晴琉小姐在本校可以尽情选择各种流派来锻炼自己的声音。此外,本校也提供配套的意大利语学习哦。”

晴琉:“诶?意大利语?”

和马扶额,总觉得晴琉的人生好像已经开始跑偏了。

算了,供她学到东西就好。在这种超级贵族学校学习声乐,总比去那些垃圾高中当“番长”好。

老师完成了最后的手续,和尚面前的本子:“好,如此一来,白峰晴琉就是本校的学生了。”

他站起来,对白峰晴琉伸出手:“希望你在接下来三年,能度过绝对不会后悔的高中生涯。”

白峰晴琉握住了老师的手:“我会不辱使命的。”

“我相信你也会。对了,看到那边门口心急火燎的那个老师吗?他从你参加入学式之后,就心神不宁,生怕你不来我们学校了。”

和马扭头看去,看见一名一看就很有艺术气息的中年教师正在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

晴琉对这位老师鞠躬。

老师立刻长出一口气,接着打开门进了房间,直奔晴琉而来,一把握住她的手:“我是美声唱法的讲师,我绝对会把你培养成新一代的罗蕾莱!”

晴琉一脸疑惑:“罗蕾莱?”

和马:“是在航路上会用歌声迷惑水手的海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