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之后,几天的时间转眼就过。

上泉正刚的法事举行的前一天,荒卷和搭档一起拜访了住在酒店的和马。

他把搭档留在酒店大堂自己进来,刚坐下就开门见山的说:“我们在隧道里,找到了这个。”

说完就把一个信封放在桌上。

和马一看信封上机密两个字,立刻就拿过来拆开看——人都下决心把机密资料摆在你面前了,不看白不看。

打开信封,掉出来的是一叠照片,看起来是现场勘查时的取证照片。

和马立刻就注意到其中一张照片上那绳纹时代的陶偶。

他直接把那一张挑出来:“这个在哪里发现的?”

“戸祭晃的车上,摆在仪表板上方,和车用香水摆在一起,怎么了?”

和马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追问:“有调查过其他戸祭晃的关系人对这个的印象吗?他的亲戚朋友,公司下属,还有其他有可能坐他的车子的人,有看过这个陶俑吗?”

荒卷皱着眉头:“没有……因为谁都不认为这会是这个关键,毕竟戸祭晃在进入九州分公司之前,就是倒卖假古玩的……另外这个东西也被鉴证科的人调查过,就是个普通的玩偶。”

和马抬头看着在旁听的玉藻。

玉藻:“这东西可以作为媒介。”

“什么的媒介?”荒卷问。

玉藻笑了笑:“通灵的媒介。鉴证科肯定偷懒了,没有给这东西做鲁米诺测试。”

鲁米诺试剂另一个叫法是发光氨,会跟血液残留物里的物质反应,生成荧光物质,用特殊的灯照一下会非常明显,是现代刑侦学中用来寻找残留血迹的重要手段。

荒卷哑然失笑:“现场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警犬也没有闻到任何血腥味,这种情况谁会想到单独给这个玩偶做鲁米诺测试啊!鉴证科能想到给车门把手之类的容易留下血的地方做测试就不错了。”

和马应道:“确实。”

荒卷叹了口气:“所以,你确定能找到血迹?”

玉藻点头:“除非它又被人拿去处理过了。发现的当天来不及处理的,应该能验到血迹。”

荒卷按住额头:“那完了,这些东西都不被视作关键证物,经过仔细检查并且拍照留底之后已经交还给戸祭晃的家人了。”

和马:“不用灰心,这个东西如果是媒介,那肯定是事发之前才被放上车。然后因为隧道两边都有闭路电视,当场回收有风险,回收者说不定会被闭路电视拍下来,就干脆扔在现场了。”

玉藻点头:“毕竟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不会有人这么闲给这个玩偶做测试。”

接下来三人沉默了一会儿。

荒卷先打破的沉默:“所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的媒介?通灵什么鬼?说点我可以写在报告上的东西。”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和马干脆的回答。

“不能写在报告上啊……”荒卷扶额,“那不就相当于没有进展吗?还是说,你们有把握在……在都市传说和超自然的领域让这个事情水落石出?”

没等和马回答,玉藻就直接开口道:“没有那种把握。干了这事的家伙估计会隐藏起来恢复力量。你调查这个玩偶的来历反而可能更快。”

荒卷:“那别人要是已经串好供咬定一直有这个玩偶呢?”

和马:“那你就钓到大鱼了。”

荒卷愣了一下,然后表情豁然开朗:“对啊,一般人不会言之凿凿的说有这个玩偶,如果问的所有人都一口咬定肯定有这东西,反而很奇怪。”

荒卷拿起照片看了眼,又变得不确定起来:“额……但是这个玩偶看起来造型太别致了,说不定还真的每个看过的人都印象深刻。总之我调查一下好了。”

和马则抬头看着玉藻:“那啥,一定要是这玩意吗?还是说只要有那家伙的血就可以?”

“必须是和那家伙有渊源的东西才行。我打赌被你们交还给戸祭晃家属的那个陶偶是真品。就算验不到血液,去验炭十四也一样会发现不对劲。”

荒卷咋舌:“就算是设备最先进的警视厅鉴证科,也没有验碳十四的设备啊。说这些都没用了,因为所有人都没意识到这个东西会是关键证据,所以它已经被还给戸祭晃的家人。再要回来肯定是个普通的陶偶了。

“但我们可以调查谁在这期间跟戸祭晃的家人接触过。

“唉,你说你们要是提供一些可以写在报告上的东西,就可以调动公安的力量。通灵……淦,不可能因为这个理由就给我人手的。”

和马一脸严肃的建议:“但你可以试着跟cia通气。就跟他们说,共济会的先生们可能对这个感兴趣。”

荒卷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和马,半天没说话。

于是和马耸了耸肩:“当然,kgb那边应该也有会对这个感兴趣的先生,但是我不知道他们那边管这个的上级机关叫什么。”

和马话音刚落,电话铃就响了。

酒店的电话跟和马家里那个需要拨号码盘的老爷机不一样,是很时髦的按键电话,还有在卧室的分机。

和马直接拿起在客厅的主机的听筒:“喂?”

电话那边传来酒店总机的声音:“您有东京来的长途。”

“接过来。”

“好的。”

然后就转来电话转接中的嘟嘟声,只嘟了一声半就接通了。

“听说您刚刚提到了我们的名字。”那边开口道。

和马皱眉,南条财团的安保人力派遣公司在和马入住之前应该排查过整个套房,理论上这里应该没有窃听器。

于是和马立刻拿出笔,在桌上写了窃听器这个词组的头三个片假名。

荒卷一看就明白了,马上开始检查自己身上的东西。

电话那边说:“别找了,你们永远没办法把全部的窃听器都找完。我们一直在看着你。”

和马反问:“不知道我应该跟您说英语还是俄语?”

“这不重要,我精通所有主要国家的语言,看你方便。”

和马:“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思密达?”

“韩语不在此列。”对面淡定的说。

和马:“其实除了思密达三个字,其他都是中文。你也不像你吹的那么厉害嘛。”

对面沉默了。

“中国在我们看来,不算主要国家。”对面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回答道。

和马冷笑:“那你们这个组织,对国际形势的判断很糟糕啊。”

“我们认为,东方势力会在至多三十年内瓦解。”

和马:“太多了,我认为只要十年。”

对面又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才用似笑非笑的语气问:“即使今年苏联刚刚举行完西方81?”

“别说西方81了,当年苏联刚刚打败德国,并且在艾森豪威尔将军鼻子底下让斯大林3型坦克经过勃兰登堡门,这种钢铁猛兽的箭型前装甲把西方的将军们吓得冷汗直流。

“那个时候的苏联难道不是看起来更加的不可战胜吗?

“在这种情况下,乔治凯南先生不一样发出了那份著名的长电报吗?”

乔治凯南的“长电报”,一般国际政治学界就用“长电报”来称呼,因为它奠定了之后美国对苏联的遏制战略的基础。

和马这时候搬出这个来,不是单纯的跑题。

其实在和马问出“你是说俄语还是说英语”的时候,话题就已经被带偏了。

电话那边的人一开始说“我们预测苏联会完蛋”,一来是表明自己是共济会而不是kgb,二来是回击和马那句“你们作为秘密组织也不咋样”的嘲讽。

那边的潜台词很明显:“刚刚举行了西方81演习,把西方众多国家吓得够呛的苏联,我们却能淡定的预言它二十年内要完蛋,你看我们这个组织牛不牛逼。”

和马这边的回应,等于在说:“乔治凯南先生三十年前就预言过苏联的完蛋啦省省吧弟弟。”

电话那边的人的水平不低,肯定听懂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