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又沉默了。

和马本来想乘胜追击,再说点“但是你们的胜利只是暂时的”“历史不会终结”什么的。

但是他转念—想万一美国因此警戒起我的祖国怎么办?

还是让美国人相信他们的胜利就是最终胜利,历史会终结比较好。

福山先生加油啊。

这时候和马忽然没来由的担心起来:万一这个时空没有福山怎么办?没有福山说不定西方人就没有这么相信中国崩溃论了。

哎呀这可不行,正好现在我名义上也是个日本人,没有福山来忽悠美国人,那就只能我来忽悠了。

和马这时候很担心,自己该不会拿的潜伏剧本吧?

四十年后,看着稀巴烂的美国,自己和一个喜欢大红色领带的金毛狮王在弗洛里达的海边面对面喝酒,配菜是沙县小吃?

不会的不会的,就算没有福山,也会有别人的。

只不过,中国会崛起这事情,还是藏在心底,别乱说为好。

以前和马不觉得一个升斗小民的说法会有什么影响,但是现在,电话那边就是能在一个日本公安身上装窃听器,并且听到共济会的名字就立刻把电话打过来的警告自己的家伙。

这家伙说不定……只是说不定,毕竟也有可能一开始人家就是计划好了要进行威慑的。

这家伙说不定权限不低,是个大佬。

不能跟他说中国会崛起这种话,指不定就被听进去了。

自己刚刚因为对方说“中国不是主要国家”就反唇相讥,现在得打个补丁。

所以抢在对面沉默的这个当儿,和马开口了:“看来我们取得了共识啊。不过,乔治凯南先生也说了,‘苏联能否取得优势,取决于西方世界所展示的团结、坚定和魄力的程度’,现在西方世界还不到可以轻视一个有十亿人口的国家的地步吧?”

对面终于出声了:“确实。我的表述很不谨慎。但这和今天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无关。”

“那您直说您的来意吧。”

“桐生先生如此聪明,我看没有那样的必要。刚刚您展现了自己的中文水平,相信您一定听过一句中文谚语:识时务者为俊杰。”

对方最后一句是中文,而且说得很地道。

和马背后一层冷汗,但是他完全没在怕,赞赏道:“不错啊,我甚至完全没有察觉到说话的人已经换了。我也有一句中文要给你们: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一次对面立刻回应:“这话跟苏联说更合适不是吗?”

“确实,毕竟美国在越南已经得到教训了。”和马也马上回击。

对面明显停顿了一下,但是比起之前那位,这一位只用了一秒钟就调整好的状态回应道:“总之,祝您度假愉快。”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和马对着已经忙音的电话说:“也祝您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他相信对方有办法听到。

说完和马长出一口气,然后看着玉藻。

妈耶,我刚刚好像嘲讽了隐藏在世界背后的秘密组织!

所以福祉科技,是共济会培植起来的?

它同时,还得到了kgb的技术?

这是美国人给kgb下的套?

还是说kgb也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想在日本实验自己的技术?

如果福祉科技是共济会秘密支持的组织,合川法隆还要申请成为宗教法人?

共济会按照传说,应该是圣殿骑士找到了所罗门王的宝藏之后利用得到的财富建立的秘密结社啊。

和马看着玉藻,脑海里飞快的闪过这些思考。

他一脸复杂的表情,放下电话听筒。

这个时候,荒卷终于找到了窃听器。

是他包里的钢笔。

“这帮混蛋,”拆掉了窃听器的电池后,他骂道,“这钢笔是我奶奶的遗物!是支日本产的假货,你们拿一支真的派克钢笔给我是几个意思?”

日本刚开始战后复兴的时候生产过很多“水货”。

刚开始没有自己的自主品牌又想要打开销量,基本都要走这条路。

和马看着生气的荒卷,说:“假货换真货,你还有什么不满?”

“那是我奶奶送我的,就算是假货也比真货更珍贵好吗!”

“那你就当是你奶奶显灵,给你把假货换成了真货好了。”和马说。

荒卷撇了撇嘴:“一想到他们把我奶奶的遗物给随便扔掉了,我就不痛快。”

“不,从今天开始,你奶奶送你的就是一支真的派克。”

和马说话的同时,保奈美领着几个人进来,拿着仪器重新重新检查荒卷的随身物品。

荒卷一边骂骂咧咧的抱怨,一边站起来,张开双臂,让保奈美的人检查。

确认他身上没有电波发出后,他马上换了副表情,语调也无缝切切换:“cia?”

“共济会。”

和马的回应让荒卷骤起眉头:“什么玩意?那不是个慈善机构吗?”

“显然不是。”

“妈的,所以你在告诉我,神隐、通灵这些都是真的之后,要告诉我共济会也是真的?”

和马耸肩:“我还要告诉你,法国这个国家的命运被一个俱乐部统治着,他们每个月会举办一个晚宴,晚宴上大人物们的闲聊会决定法国的走向。”

听起来和马现在只是在瞎诌。

所以荒卷也只是附和道:“巧了,我也知道日本的大事都是在料亭决定的。”

和马哈哈大笑。

荒卷也哈哈大笑。

忽然他收起笑容,严肃的问:“认真点,说实话,那是不是cia?”

得,荒卷桑不相信共济会的说法。

和马设想了一下:自己平白无故突然被告知世界是由圣殿骑士主宰的,也会觉得对方在开玩笑。

斟酌了一下,他说了个听起来更真实的说法:“电话那边是cia的上级组织,可能是总统安全顾问,或者别的什么。”

荒卷咋舌:“所以福祉科技背后是美国佬啊,这可就复杂了。”

和马:“你还是先不要向上报告了,私底下悄悄查吧。”

“也只能如此了。”荒卷叹气道,“靠你了。我会提供情报支援的,但是你电话别打我办公室,打我家里。”

和马点头:“明白。”

“保护好自己……我虽然想这样说,但是考虑到你的武力,我还是担心自己吧。”说罢荒卷站起来,“我先走了。明天上泉老先生的法事我就不来了。毕竟我不是他的徒弟。”

“那我不送了。”和马也站起来,伸出手。

两人默默的握手,坚定的看着对方。

“别死啊。”和马忽然说。

“你也一样。”荒卷笑了笑,松开手提起包,紧了紧风衣的衣领,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