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九点多,锦山平太把车停到了津轻海峡瞭望台前。

??和马看着高高的登台道路,疑惑的问:“你确定在我妹妹现在在这个台上?”

??“不确定。”锦山平太耸肩,“但是你都来到津轻海峡了,怎么着也得爬一下这个瞭望台不是吗?”

??说完锦山平太唱起那熟悉的旋律。

??和马摇了摇头,开门下了车。

??锦山平太:“我找了个朋友调查附近的民宿,你们先去看瞭望台,等我去见见这个朋友,然后我们就知道他们两个人今晚投宿哪里。很划算吧?”

??美加子直接下了车,抱起和马的肩膀:“其实找不找得到那两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玩得开心。和马马,走吧,据说在这个瞭望台上互诉衷肠的人最后都白头偕老了哟。”

??保奈美正好这时候下车,一听美加子的话就笑了:“这又是哪儿听来的毫无根据的传言啊。”

??“传言这东西就是宁可信其有的呀。”美加子推着和马的背脊,让他向瞭望台的台阶走去。

??和马:“你不用推我也行啦。好啦别退别退,我自己走。”

??美加子这才停了推和马的行动,抱着和马的手臂往前走。

??其他人也下了车,跟在和马身后,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往瞭望台顶上走。

??美加子忽然说:“你觉得千代子和阿茂在瞭望台上有没有接吻?”

??和马皱眉:“我觉得阿茂那个木头,大概没戏。”

??“万一千代子主动呢?”美加子问。

??晴琉摇头:“我不觉得千代子有那个胆量耶,她是那种缺乏最后一点点勇气的类型啦。”

??和马回头看了晴琉一眼,笑道:“突然觉得千代子被晴琉这个比她小那么多的女孩子定型了,有点可怜耶。”

??晴琉:“我好歹也是见多识广,千代子和我比起来,只不过是个普通女孩罢了。”

??和马露出苦笑,晴琉怎么说也是前极道,还是组里的杀手,从这个角度确实见多识广。

??而自家妹妹只是个普通女孩,顶多只能算比普通女孩略微见多识广一些。

??和马看了眼前方,长长的阶梯就快要走到尽头。

??上了瞭望台,视野豁然开朗。

??可以看见夜色中两艘航船的灯光。

??美加子松开和马的手,一路奔到瞭望台的扶手旁边,极目远眺:“完全看不到海峡另一边呢!”

??和马笑道:“这海峡几十公里宽呢,你以为是关门海峡那种狭窄的水道吗?”

??津轻海峡中间还有国际航道,理论上可以通航苏联军舰。

??实际上日本和苏联情况最紧张的时候,确实有苏联军舰接近津轻海峡。

??不过当时有没有穿行,和马不记得了。

??美加子双手压着栏杆,维持着眺望的姿势,忽然笑道:“我闻到了,是千代子的味道,她肯定在这附近远眺了来着!”

??和马上前敲了下美加子的脑壳:“你闻到什么啊就闻到了,你又不是狗。”

??“我是猴子啊,猴子嗅觉也很灵敏的呀!”美加子分辩道。

??保奈美指着旁边给有课照相的人说:“不如去问问他有没有印象吧。千代子那么好看,说不定他会记住。”

??说罢保奈美就走向那人,说:“您好,我们在找一对年轻的情侣,女生大概十七八岁,男生曲线看起来很硬朗……”

??那人直接指着自己旁边那小黑板上贴着的一张拍立得:“是不是这个女孩?”

??保奈美凑近一看,笑道:“对对,就是这个女孩。千代子真是的,这么重要的旅行怎么还穿着旧外套啊。”

??和马凑近了一看,确认那确实是千代子,她正凭栏远眺,整个侧脸透着忧伤,前方的海峡笼罩在落日余晖之中。

??和马问:“她没和跟她一起的男士合影吗?”

??“有啊,但是他们俩把合影买走了。”卖相片的人笑道,“那是今天我拍的最棒的合影了。”

??美加子好奇的问:“那他们俩有没有接吻?”

??摄影的大哥摇头:“好像没有。他们两个好像要挥别什么一样,还对着海峡大喊大叫呢。”

??美加子咋舌:“这两个怎么回事啊,宁愿对海峡大喊大叫,也不干点正事吗?”

??和马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别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啊只会直球进攻啊。”

??“直球进攻不好吗?你看我到现在为止攻城略地多少了!”

??“啊,你有攻城略地吗?我怎么不知道?你除了把我门牙撞豁了之外还有什么收获吗?”

??和马话音刚落,晴琉就唱起那首著名的《津轻海峡冬景色》。

??本来瞭望台上就有一群玩音乐的人,一听晴琉的唱腔,立刻配合着她演奏起来。

??和马和美加子同时闭嘴,欣赏起音乐。

??一曲罢了,瞭望台上掌声雷动。

??刚刚拍照的大哥拿着拍立得,连续给晴琉拍了好几张。

??只可惜这么黑的夜晚,拍立得的效果非常的烂,只照出来黑麻麻的照片。

??拍照大叔看起来还挺惋惜的。

??**

??同一时间,阿茂住的旅店。

??他忧心忡忡的从旅店电话超市回来,看着正在卫生间擦头发的千代子:“我打电话回家,完全没有人接。”

??千代子皱着眉头,看了眼阿茂:“该不会我哥真的追来了吧?”

??阿茂挠了挠头:“如果不是追过来了,那就没办法解释电话不接。但是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呢?日本那么大,就算知道我们是坐的新干线,也不知道我们往哪边坐啊。”

??千代子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她说:“你买新干线的票是在便利店买的对不对?”

??这个年代,日本有全世界最先进的新干线代售票系统,这个系统让日本买新干线票非常的方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