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马咧嘴一笑:“这种不就等于明牌吗?这种事情居然一直存在。”

“今后也会存在下去。”白鸟别有深意的看了和马一眼,“除非你……”

和马打断了白鸟的话:“那这个案件,你有什么额外的解决方法吗?就像你昨天推荐我的那个方法那样。”

“你要知道,我们日本的法庭,如果出现现实证据和犯人认罪状矛盾的状况,认罪状那边会赢。我不是说绝对,但是我当刑警这么多年,没见过现实证据赢。”

和马点了点头,示意白鸟继续讲。

白鸟继续道:“但是我们可以通过现场侦查,确定真凶是谁。现在日本也引进了很多最新的刑侦技术,他们好像除了指纹、血型之类的传统项目之后,有个新的、绝对不会错的项目来确定身份了。”

和马看了看一墙之隔的民居墙壁上的日历,确认现在的年月日,然后直接说出了白鸟卖的关子的正体:“是DNA吗?”

“没错!据说这个是比血型适配和斑适配更加准确的侦查手段,只要提取到一点点头皮屑,就能确认犯人。”

马沙:“其实这个现在未必好用。”

“什么未必好用?”白鸟一下子没转过弯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和马。

“我说DNA检测。这个检测和一般检测不一样,你要进行DNA匹配,首先眼建立一个覆盖全国国民的资料库,而且这些资料库都互联互通,现在光是这个就做不到啦。”

毕竟是1985年,数据库技术的硬件基础还没诞生呢。这个年代各种科研机构还在用磁带记录音频。

因为磁带是这个时代最靠谱、存取最方便、容量最大的媒介。

所以这个年代无法像后来那样建立一个基因库,提取了头皮屑里的基因之后对比一下基因库立刻就确定身份。

实际上至少在和马穿越回来的时代,人类也没有建立普遍基因库,只是把有重犯前科的犯人的基因记录起来而已。

基因比对还是主要依靠采集嫌疑人的身体样本,比如毛发,然后跟现场提取到的基因做比对。

利用基因比对的前提是,警方首先确定几个嫌疑人,并不能起到大海捞针把嫌疑犯找到的作用。

和马一通说明,白鸟眉头紧锁:“那不就是毫无改变嘛!我以为有了这个什么基因技术之后,就可以往机器里一扔证物,打印着嫌疑人的名单就从机器里吐出来。”

旁边鉴证科的鉴证士笑道:“那还不如去找哆啦A梦。”

白鸟挑了挑眉毛:“最近鉴证科怎么感觉看哆啦A梦的人开始变多了?”

和马:“人家从小看哆啦A梦长大的,拿哆啦A梦举例怎么了?你难道不会整天想到乌龙派出所的梗吗?”

“乌龙派出所?我儿子初中的时候好像看过。你觉得我是看这种低幼向的人吗?”白鸟反问。

和马这才发现自己高估了《乌龙派出所》,因为他画风古老所以就认为人家是古早的作品,但其实就连手冢治虫的铁臂阿童木这种画风,在1985年都算是新鲜玩意儿,出现才十几年。

而《北斗神拳》《圣斗士星矢》这种画风的作品,在现在可是新锐派。

这就是来自未来的人独有的时空错位。

和马:“不提这些了,接着说刚刚的……”

“刚刚没有什么可说了啊?现场侦查,找到真凶,然后……”白鸟转身,用身体挡住其他人的目光,对和马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和马:“怎么感觉白鸟前辈你一直在劝说我……”

“不是错觉,我就是在这样做。如果你不想这样,那要么同流合污,要么变成走到那里都讨人厌的纯白骑士。”白鸟说着一只和马,“对了,阿茂君大概很快就会成为万人嫌哦。因为律师这个行业比我们可灰色多了。”

和马忽视了白鸟后两句话,他仔细观察起整个现场。

日本的凶案侦查,非常重视凶器,重视到了变态的地步。

这个看日本侦探小说甚至柯南都能感觉出来。

为什么柯南里犯人经常围绕凶器做文章,甚至弄出了钓鱼线的一千种杀人法、钢琴线的一千种杀人法这种玩意儿,就是因为日本破案太看重这个了。

相比之下,中国的刑法直接规定只要其他证据确凿并且互相印证,就不需要找到凶器。

之所以会这样规定,是因为“杀人者很有可能会藏匿甚至破坏凶器导致无法找到”,这个理由一看就非常有说服力。

但是日本不行,日本必须有凶器,缺了凶器就只有让嫌疑犯认罪在审讯记录上签字这一条了。

和马试图在现场找到其他杀人工具的蛛丝马迹。

只要能确定了凶器,就有可能把真凶送上法庭被告席,让他认罪服法。

然而有个一课的刑警钻过封锁线冲进来报告:“有人来自首了,是福清帮的底层帮众。”

白鸟打了个响指,看着和马:“我赌这个人是假的真凶。”

另一个一课的风衣男点头说:“但是这个人手上的枪械,发射的子弹的弹纹肯定和轰进被害人脑袋的那颗子弹的弹纹一样。”

弹纹是有内膛来复线的枪械发射子弹头的时候,在弹头留下的螺旋形纹路。

这个其实是枪管内的螺旋花纹留下的。

因为所有的枪械使用的时候都会磨损,而磨损哪里是不固定的,所以经常使用的枪械会留下独一无二的螺旋花纹。

这个又叫做枪械的指纹,虽然这种“指纹”可以通过更换新枪管来改变,但一般默认有一样螺旋纹的子弹头,是从同一把枪打出去的。

一课这位的意思是,自首的人肯定把“凶器”的手枪也带来了。

几位一课的刑警一起对白鸟挥挥手:“我们走啦,恭喜你又增添一笔功绩啊。”

“增添功绩有什么用啊,又不能继续升职了。”白鸟露出自嘲的笑容,挥别一课的人。

和马:“怎么感觉他们对你都很客气?我在警视厅的时候,一课对我都凶巴巴的。”

“第一,我和他们没有派系冲突,第二,我快退休了。”白鸟两手一摊,“我们还是来看看能从这个已经结束侦查的现场找到什么吧。”

白鸟说这话的时候,鉴证科的人正在收拾东西呢,听到他这话带头的站起来说:“白鸟警部,别说得好像我们偷懒不干活一样啊。该做的取证我们都做完啦,并不是因为有了来自首的才开始收东西啦。”

“知道啦。对了,尸体先慢点收,我们还要看看。”

“你确定?找不到别的致死原因啦,他全身就一个枪伤,真被人砸了脑袋痕迹也和他的后脑壳一起碎了啦。”

另一个鉴证士则献策道:“达姆弹违反了国际公约,可以加告一个罪名多判几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