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停止挥剑,看了眼和马:“看得出来?”

“是的。你左手有点使不上力。”和马随口胡诌。

藤井叹了口气:“早上给自己准备便当的时候,不小心碰翻了家里的电饭煲,临时想补救一下,结果用力过猛就拉到手了,饭也洒了,我自己还被烫到了,你看,这里还被烫红了。”

藤井向和马展示她右手上那一大块烫出来的红斑。

和马伸手戳了一下。

“别乱摸,痛的!”藤井捶了和马一下。

“你也太不小心了,保健室去过没?”

“一点小伤啦!”

“别一点小伤,不好好处理下午对练中说不定会恶化。而且,快要决定县大会正选队员了,下午的对练你表现不好的话,可能没法出战。”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师!范!代!”藤井后面三个字特别拖长了音。

和马撇了撇嘴,之前他在社团活动里就不怎么上心,毕竟刚开学,正是的社团训练差不多是本周才开始,上周大家都没进入状态。

而且说实话,穿越都穿越了,肯定想着怎么利用穿越者优势多快好省的走上人生巅峰,高中剑道全国大会冠军这种东西,和马看不上。

另外,之前他的外挂没启动,走剑道道路不一定打得过,还不如考虑下怎么使用自己超前的时代知识。

所以和马来社团活动,基本都没上心,

也不能说完全没上心,他看藤井这样的女孩子的时候,还是挺上心的。

藤井美加子,带着这个年代特有的单纯美好的美少女,有着日本女孩的传统圆脸和糖分拉满的甜美笑容。

平时在旁边看看,就能收获美好的心情。

但现在这美少女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和马,脸上是调皮的笑容,再一次拖长音:“师~范~代~”

和马咋舌,调侃道:“看来有人欠收拾啊。”

“咦,好像有人忘记了自己和我对战输多赢少呢。”

和马倒是不意外,刚刚他看到藤井的剑道是无流派四级,而和马的原主自家的流派只练到了3,新当流的6那是和马带过来的。

有没有流派只是决定了战斗的方式,剑道这东西,其实非常看基本功。

基本功扎实的高手,光是那个距离掌握的精度,就能让弱者喝一壶。

所以无流派4干掉理心流3,合情合理。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和马看着藤井,虽然她在开玩笑,但是现在打败她,说不定能有点小福利什么的。

藤井一脸坏笑:“我现在左手拉伤,也许是你赢我的好机会哟,桐生君。”

和马:“你说得有道理啊。”

“咦,真的要比吗?趁着女孩子受伤的时候为所欲为,想不到桐生君是这样的人。”藤井装出鄙夷的样子,但马上又绷不住笑起来,屁颠屁颠的跑去拿护具去了,“来,时间刚好够,我们比一场。”

和马不由得怀疑,妈的正主是不是和藤井有一腿啊,好羡慕啊,那我就不客气的接盘了。

不过,藤井的称呼还是桐生君,日本这边在称呼上其实非常的讲究,从称呼就能判断,以前的桐生和马和这位小姐顶多也就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程度。

和马一边寻思,一边戴上头盔——因为可以随意使唤的社团新人还没招过来,护具现在还是个人清洗个人的,和马这些天一直在摸鱼,压根就没清洗,现在头套带着一股浓厚的汗味。

等社团招新了,和马这样的三年生就可以把护具清洗什么的扔给社团新人们了。

日本学校的体育社团就是这么可怕。

藤井:“时间不够穿全甲了,就这样打吧。”

和马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就戴着头盔和手套,完全没穿身体护具。

“我没意见。”和马耸了耸肩,也戴好手套,然后两个人就回到剑道馆中央。

藤井直接摆开了架势。

和马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自己还是按着流程先鞠躬行礼——这是练新当流养成的习惯,不行礼长谷川师父会非常生气。

藤井笑起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以前不都是慷慨激昂的说这都是陈年陋习,应该破除吗?”

和马惊了,还有这事?正主思想还挺进步的嘛。

他也懒得解释了,这解释不清楚,所以直接摆开架势。

“藤井,我们是不是该赌上点什么?”

藤井歪了歪头:“嗯……我想想,一周的午餐……还是算了,你赢了我请你一周午餐,我赢了你就绕操场跑五圈,一圈对应一天午餐,很公平吧?”

藤井应该知道桐生家现在手头不宽裕。

和马:“这样不公平,就算不输给你,我也经常会被罚跑操场啊。要不这样吧,我赢了让你摸摸头,你赢了让我……”

“大色鬼!面!”藤井突然发动,大喊着冲上来。

她的动作相当的洗练,看得出来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锻炼。

但是和马敏捷的躲开了。

快速躲闪,拉距离,然后和马摆出了牙突的姿势,发力。

“面!”

竹刀的头部准确的命中了藤井的面罩。

“诶?”藤井一脸懵逼,隔着头盔的网格面罩,和马都能感受到她的疑惑。

“等一等等一等!怎么就面了?这怎么就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