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一点!”大门五郎看起来很生气,大概觉得和马自报家门是在玩。

和马没办法,只能放弃搞形式的念头,用纯粹的剑道技巧来和大门五郎对战。

好在这次不用赌上性命了。

但也正因为不用赌上性命,和马很难像对上锦山平太时那样激发精神力量。

只能期望待会被打疼了,由疼痛引发愤怒,进而获得加成了。

如果大门五郎是个坏老师,和马到可以试着回想他的恶劣行径来激发怒火,但可惜就和马这些天的观察,大门五郎已经是个相当不错的老师。

不管怎么想,这次只能用纯粹的剑技来应对了。

正好也可以了解一下6等和8等之间的实力差距到底有多大。

为了准确的掌握实力差距,和马理所当然的要全力以赴应战。

他摆出了牙突的姿势。

大门五郎也摆好姿势,严阵以待。

下一刻和马发动了。

发动的瞬间,和马就感觉不对,出去的力道有点太猛了——

大门五郎反应很快,直接后撤步,但是和马这牙突,能突进很长一段距离,大门五郎的后撤步速度比起牙突来说,还是慢了不少。

说时迟那时快,和马竹刀的“先革”准确的命中了大门五郎的胸部护具。

和马练了那么多年剑道,身体有肌肉记忆,命中的瞬间直接大喊:“胴!”

打头喊面,打中身体就喊胴。

他刚喊出来,更大的声音就盖过了他的喊声——和马的竹刀从中间窟嚓一下裂开了。

竹刀主要是用来挥砍的,像这样进行突刺,本来就有可能把竹刀中部的绳带崩断。

这其实是一种对剑道选手的保护措施,断了就把突刺的力道给瓦解了。

就和西洋剑比赛用软剑是一个道理。

但是和马长这么大人,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突刺把竹刀给崩断的。

大门五郎还后退了,他不后退这力道更大。

——乖乖,昨天打完锦山平太,千代子应该做过竹刀的维护了。

千代子很细心,肯定把竹刀维护到了最好的状态,这直接裂了是什么鬼?

大门五郎怒骂道:“白痴吗?不要用实战剑道啊!你要是在区预选上用这招,会被裁判直接判负的!”

和马听到“实战”二字,突然有了头绪。

他想起来自己现在有五级的实战等级来着。

难道威力变强了,是因为实战等级的加成?

有可能!

和马想到自己练了那么久剑道,才新当流6,被他取而代之的这位更惨,练了那么久才理心流3。

这直接到5的实战等级,单看数字大致等价于和马这些年所有的努力?

但是和马昨天和今天都有练习空挥,没感觉自己空挥的速度和力道有多少增加啊。

难道对剑技的加成比较高?

和马决定再试试看其他剑技。

他对还在教育他的大门说:“老师,非常对不起!不会再犯了,请让我换一把竹刀。”

大门五郎点头:“换吧。部里应该还有备用的公共竹刀……”

藤井美加子大喊:“用我的!”

说完就跑过来把自己的竹刀塞和马手里,然后踮起脚尖在和马耳边耳语:“这可是我每天满含爱意细心维护过的竹刀哟,一定会很顺手的!”

和马看了眼竹刀,然后很惊讶的发现,这刀好像……是有点不太一样。

他闭上眼睛,默数两声再睁开——嗯,果然没错,这刀的色饱和度和周围不太一样,跟上了滤镜一样。

难道说,细心维护真能给竹刀带上附魔效果?

但是和马又不确定,因为那“滤镜”非常的不明显,说不定是美加子刚刚的话,让他产生的错觉。

不管了,现在先试试看别的剑技有没有得到实战数值的加成。

和马把竹刀举过头顶,摆出大开大合的上段架势。

大门五郎见状,嘀咕了一句:“理心流不太流行上段攻击吧?”

和马没回答,直接踏步向前,二连斩使出来!

两声脆响响彻剑道馆。

和马感受着竹刀撞击的反馈,确定了二连斩确实也比之前强力了。

太棒了,我只要不断痛扁极道,战斗力就能切实的提升。

和马不由得感叹,难怪新当流的开山祖师冢原卜传到处找人对砍。冢原卜传一生中据说赢了19次赌上性命的真剑对砍,对手都是当时的剑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