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马现在有种被狗x了的感受。

你妹的,说好的不要自报家门呢?

而且和马刚刚眼看着大门五郎头顶的词条,从“震撼”变成了“那一年夏天”。

对此他的感受是:妈的我一个牙突把boss打进二阶段了?

最坑爹的是,当他注意力放到这词条上的时候,显示的说明是:“夏天去了又来,竹刀依然在手,只是已经物是人非。”

这个说明真是太高明了,除了文采其他什么都没有。

不过,和马看着这个说明,倒是有了一些明悟:难道说,这种buff,和人生经历有关?

之前和马只知道高涨的情绪和充满仪式感的行为,可以提供buff,现在他又知道了一个新的buff来源。

仔细想想,锦山平太那个鬼面,应该也和他过往的经历有关。

妈蛋,这个世界,练剑道不能闭关傻练,还得有生活的?

这太坑爹了。

和马正内心吐槽呢,大门五郎已经攻上来了。

和马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大门老师,你都自报家门上了buff了,你倒是也给我个念诗加buff的机会啊!

竹刀碰撞在一起,声音让人想起监工挥舞皮鞭抽打奴隶。

说实话,和马穿越到现在,这是第一次和剑道部顾问大门五郎直接一对一对练。

他也不知道现在这个大门五郎比起平时到底强了多少。

反正很强就是了。

而且和马还发现,只要自己用上段,大门五郎就会应对得非常得心应手。

——这是什么?对上段特殊防御?

为啥大门五郎回忆了一下某个夏天,然后就会获得对上段攻击的特防啊?

难道他曾经输给特别擅长上段的人?

没办法了,牙突不能用,上段攻击对面特防,那只能用袈裟斩了。

不使用剑技的话,和马感觉实战技能给的加成不明显,不一定打得过现在进入二阶段的大门五郎。

虽说这对练输了应该也没什么所谓,不会危及性命,也不会赔掉道场,但是和马就是想赢。

于是和马在一个二连击之后,立刻切换姿势,袈裟斩!

因为发动剑技要先摆姿势,然后发力,在变招速度上不如纯靠自己的技术的时候。

和马出招前,其实露了一瞬间的破绽,而在剑道对练中,这一瞬间的破绽就可能被别人抓住机会。

大门五郎理所当然的抓住了这个机会!

“手!”大门五郎喊出来!

然而和马的袈裟斩也命中了他的手臂。

美加子的竹刀打在护具上,直接弯曲了——当然这种程度的弯曲完全没问题,竹刀之所以不用整根竹子做,而是要把竹子破成竹条再捆起来,就是为了有这种韧性。

和马打出袈裟斩之后,下意识的就要继续变招——

裁判举起了旗子,喊了出来。

和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不是生死斗,而是在进行剑道对决,行话叫稽古。

打中对方之后,要拉开距离,重新摆姿势来着。

和马看了眼裁判举的旗子——等等竟然判的是我先命中吗?

剑道比赛中这种两边都打中了对方的情况时不时会出现,这种时候就和西洋剑比赛一样,先命中的一方得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