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马又看站在另一边的副部长,发现他也判的和马先命中。

而大门五郎对这个判罚也没有什么意见的样子。

也就是说,和马的袈裟斩,后发先至了。

实战5,效果拔群!

果然,火云邪神说得对啊,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大门五郎摆好了姿势看着和马,于是和马也赶忙进入状态。

两人面对面都采用了中段持剑,等待裁判发令第二轮对决开始。

剑道部长发出了口令。

大门五郎立刻出击。

这一次,大门五郎自己用上了上段。

而且一看就知道是示现流的招式,发力方式完全是示现流的那一套,连那标志性的怪叫都加上了。

和马硬接了这一剑,结果虎口都被震得生痛。

大门五郎保持着标准的示现流进攻节奏,一声怪叫就是一下上段,势大力沉。

在和马上辈子,这种进攻方式有个形象的形容:拜年剑法。

看来大门五郎曾经被示现流的高手打败过,并且抱憾到现在。

和马连续接了五剑,终于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打算变招——

然而下一刻大门五郎突然玩花的,握住刀尾的手突然抬高,于是竹刀以握着前半段刀柄的手为轴心向下划拉了一下。

这是标准的竹刀技法,真剑对砍也有这招,但是有个转手腕的动作——真刀只有一面有刀刃,不转手腕划下去就是用刀背打人了。

和马没防这招,啪的一下被打到了护手。

裁判举起了小旗。

和马和大门五郎拉开距离。

这时候,和马忽然问:“老师,你曾经在某个夏天,输给示现流的高手,对吧?”

这是他纯粹逻辑推测得出的结论。

大门五郎却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说:“你已经连这个都能从剑技中感受出来了吗?”

“不,我就这么一问。刚刚你……您用的是示现流的招数,而平时您并没有表现出固定流派的特征,所以我就想会不会是这样。”

“但是你要如何逻辑推测出夏天这个元素呢?”大门五郎反问。

和马心说我直接在你头上看到的。

但是话说出口变成了:“这也是逻辑推理啊,毕竟剑道大会是在夏天举办,不管是县预选还是全国大会。所以估夏天命中的几率最高。纯粹的概率论罢了。”

“是这样吗?”大门五郎笑道,“那就当是这样吧。”

看起来大门五郎完全没信。

这让和马坚定了一个认识:这个世界的人,大概也察觉到了人生经历啊情绪啊之类的东西能对武道产生影响。

他们可能只是不能像和马这样,直接看到词条罢了。

这个世界的武道家们,估计是真的能在交手中实现互相理解的。

牛逼的武道家说不定能像高达里那样玩心灵感应。

这时候,担任裁判的剑道部部长发出口令:“一比一平,决胜试合!”

和马和大门五郎都摆好了架势。

“开始!”

这一次,和马率先出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