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马皱着眉头,倒不是因为这木村信盛太强。

当然,新阴流23光看数据确实很强。

但是和马总觉得这个人不怎么强,在他身上和马感受不到那种强者的气息。

这就很奇怪了。

和马盯着那个23级的新阴流词条,发自内心的怀疑,是不是自己飘了,拆完组拿到了孤龙的词条就以为自己无敌了,看到23的词条也觉得能打过?

和马总觉得应该不是那么回事,自己还没有飘到看到快到自己技能等级四倍的敌人还会以为自己是无敌的。

到底是为什么呢?

现在的和马,甚至觉得眼前这位木村的压迫力,不及只有无流派8剑道实力的大门五郎。

难道是因为高手和我等级差太多了,导致我感受不到他的强大?就好像魔兽世界里,看比自己等级高十级以上的人的等级是个骷髅头那样。

就在和马疑惑的当儿,对方显然误解了他紧皱的眉头和这份沉默。

木村信盛微微昂起头:“怎么,单人拆了津田组的少年英雄,竟然不敢迎接我一个籍籍无名的中年人的挑战吗?”

和马心想:不,我只是没看出来你到底强不强。

然后他转念一想,强不强打了就知道了。

就算打败了,那肯定也有超多的经验值啊。我这边收经验值,很大概率是不论输赢有对决就会涨……

至于牌匾给收了,反正道场都要卖了,无所谓。

和马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于是扭头问千代子:“我们有牌匾吗?”

他是真的没注意这事,回忆里可能有相关的记忆,但是没有千代子提点,光凭和马自己大概想不起来。

千代子:“有啊,不然道场墙上挂的那是什么?”

她说完和马就想起来了,对,桐生道场大概确实是有牌匾的。

但是和马这个对千代子的提问,貌似被极道们解读成了别的意义。

锦山平太哈哈大笑:“不愧是桐生君,一心习武不问名利,这才是剑豪风范!”

锦山组的小弟都憋了一晚上了,现在又突然面对对面黑压压一票人,压力都很大,一听组长这么说,可算是找到宣泄的口子了,立刻开始起哄。

“一看这什么木村,就是个追名逐利的废物!”

“真正的高人是不需要牌匾的!”

“你这混蛋学着点!”

和马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个效果,他真的就只是在确认有没有牌匾,现在居然成了嘲讽对面了。

罢了,嘲讽也就嘲讽了吧,反正都是要对决的,和马上前一步,举起一只手,锦山组立刻安静下去,仿佛和马才是他们的大哥。

将来要成为警察的人,现在这样指挥极道,总觉得哪里不对。

“木村先生,里面请。”和马做了个请的手势,“晚辈桐生和马还请您多多指教了。”

木村信盛欣然向前,锦山组齐刷刷的给他让出一条路。

千代子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来踢馆的家伙的厌恶,但还是承担起女主人的职责,在前面引路,把木村信盛引进了道场内。

和马看了眼还杵在外面的极道,想到千代子刚刚说过,这帮人站在门口太影响周围街坊正常生活,便说道:“你们也不要在门口站着了,我家院子还挺大的,站院里来吧。”

这话一出,白峰会的干部人人脸色都很难看,毕竟桐生和马竟然连一张坐垫都不打算给白峰会的会长,这绝对是一种侮辱。

白峰总吾旁边的人正要开口,就被这阿伯自己阻止了:“既然是要走警察之道的人,不招待我们也正常。等木村先生赢了,再来说这个事情不迟。”

说着白峰总吾瞪了和马一眼,抬腿迈步。

锦山平太转身比他更快,直接带着自己这伙人先进去院子里占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