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间,池田茂想起理发店长的话:“浪子回头是很难的,你的过去,你已经作下的那些因果,不会因为你改变了想法就放过你。

“他们会如影随形的跟着你。”

紧接着,池田茂就看见店长正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

这时候有人推门进店。

是南葛的“番长”大西,是个身高一米九的巨汉——看到他的身形就不由得会认为日本政府为了增加全民身高推行的那些营养政策还真有效。

如山一般的大西手里拿着一根金属球棒,棒子上还粘着血迹。

一群穿着南葛制服的家伙跟在大西身后涌进了便利店。

“哟,这不是阿茂吗?明青高的王牌番长,怎么会出现在便利店的柜台里面?”大西明显早就知道池田茂为什么在打工,装糊涂。

突然,他用还有血的球棒拍了拍脑袋:“啊!我懂了!你是在抢劫对不对?肯定是这样!喂,店员!快把钱都拿出来!不认得这是谁吗?这可是整个葛氏区都闻名的小霸王!”

池田茂对大西怒吼:“大西!别乱放屁!”

“是吗?难道你要跟我说,你在这里打工吗?”大西回头看着他那帮兄弟,“听听,明青的阿茂说他在打工!你们信吗?”

“信才怪了!”一名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破旧“特攻服”的飞机头怪笑道,“打工这点钱,只要勒索几个小少爷就有了!不对,以阿茂的名气,不勒索也有小少爷主动送钱吧,就为了能耀武扬威的跟在你后面!”

“就是,谁会打工啊!”

“打工这么搞笑的事情,脑袋坏掉的人才会去干!”

池田茂铁青着脸,焦急的思考着怎么样才能解决眼前的事情——怎么样才能以一个“好人”的身份来解决眼前的事情。

话说,就算是好人也可以动武吧?

“师匠”——好吧还不是师匠,那位桐生和马不就是用武力惩恶扬善吗?就像真正的假面骑士那样。

如果是“师匠”的话,他应该会拔出木刀,痛扁这群混蛋,把他们一个个都扔出去,一定是这样的!

池田茂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开始寻找可以作为武器的东西……

但这时候中川先生从员工室冲出来,大喊:“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

店长无奈的看了中川先生一眼,说:“我在这帮人进来的时候,就按下了紧急报警按钮,巡警应该马上就到了。”

作为大型连锁店,还是东京都内的店面,店里安装了现在还是稀罕货的闭路电视和一键报警装置。

这些在入职那天,中川先生就给池田茂讲过。

但是池田茂完全忘记了。

现在,他忽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是啊,好人是可以报警的啊。

——当不良少年太久,连这种事情都忘记了。

不良少年们对警察的印象普遍不好,基本都会忘记警察还有守护寻常人的生活这份天职。

话音刚落,在便利店外放风的不良少年就冲进来:“条子来了!”

大西咋舌,随手从货架上拿起一包纸巾撕开,擦拭了一下金属球棒上的鲜血,然后把带血的纸扔在受伤的浅野面前。

然后两名骑着带车灯的自行车的巡警就赶到,一看这架势,走在后面的巡警立刻开始用步话机请求增援。

前面的巡警则下了车,小心的维持距离,一手抽出腰间带护绳的警棍,另一手按着腰间的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