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池田茂不是故意想装傻,他真没想到店长先来这么一句。

店长没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起来:“我读书的时候,经常被不良少年欺负。”

池田茂的心瞬间凉了半截,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说不出话来。

店长吐了个烟圈,继续说道:“我曾经期望所有的不良少年都给我死一死,也曾经想过拿刀换一个然后一了百了。你们这些家伙,简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池田茂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说:“对不起。”

如果换了以前,他根本不会在意店长这种指责,甚至可能会高兴的揍店长一顿,告诉他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运转的,没有实力就该被欺负。

但是现在,池田茂内心非常的愧疚,仿佛自己就是欺负年轻时的店长的罪魁祸首。

“你道什么歉,这和你没有关系吧?”店长轻描淡写的说,“而且我刚刚用的是过去式啊。”

池田茂满怀希望的问:“现在您原谅了他们吗?”

“没有,怎么可能原谅,别说这种白痴话啊。”店长又吸了一大口烟,吐出一大团烟雾,“只是仇恨的对象已经没了。或者死在帮派火并中,或者在穷困潦倒中铤而走险,结果人财两失。还有单纯的酗酒过度直接归西了,而我还活着。

“我居然会仇恨这么一帮短命鬼,还想着用自己的命来换这帮短命鬼的命,真是蠢得可以。真要换了,那我可亏大了。

“你看着我,没有什么高光时刻,刚刚面对嚣张的小毛头只能选择报警,如果他上来威胁我,我大概会唯唯诺诺的求饶,甚至不惜舔一舔他的鞋子……我年轻时候干过这事来着。

“但是,我会活下去,我已经是正式社员了,我不需要任何功绩只要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就会自然而然的升职加薪。

“我会娶一个还凑合的老婆,可能是通过相亲。我会在东京某个地方拥有一栋自己的一户建,有一对儿女。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未来,这对我来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这也是刚刚那个棒球男,还有你,没有的东西。”

店长说完把烟掐了,扔在地上,用脚反复踩了好几下。他站起来扭头看着池田茂,咧嘴一笑:“你看看你的未来,有哪怕半点东西存在吗?”

池田茂说不出反驳的话。

以前他是个不良少年、是番长的时候,他向未来看,能看见一身极道标准打扮,戴着组纹的自己。

而现在,前方一片模糊,什么都没有。

“我不知道什么契机让你决定试着浪子回头,”店长拍了拍池田茂的肩膀,“我也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但是经过今天这个事情之后,我如果不开了你,总公司就会过来问责我,因为我把一个可能会引起麻烦的不良少年给招进来当了员工。”

“我……”池田茂想争辩一下,想说自己已经洗心革面了。

但是店长打断了他:“我可以听你解释,但是总公司不会。你在大人物看来,就是个不良少年。只要你曾经是,现在就是,将来也会是。

“只有那些ngo才会雇佣你们这些回头浪子。但你要进ngo的设施,得先进去蹲班房。不蹲班房,你连接受ngo救助的机会都没有。”

店长停顿了比较长时间,然后用最直白的话语,让池田茂认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你被炒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