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条家的车子到了桐生家门前,甘中美羽学姐还在车上,就大声感叹:“哇,这樱花树!怎么会有这么大棵的樱花树啊?”

“可能是因为他吸了足够的血肉,已经变成了树妖。”和马在旁边发散思维。

“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树妖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嘛!”甘中美羽反驳道。

“你不是新怪谈研究会的会长吗?”和马故作惊讶,“你说这话合适吗?”

“新怪谈关树妖这种旧怪谈什么事?”甘中美羽理直气壮的反问和马。

和马一想也对,虽说新怪谈也是在旧怪谈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融入了很多传统怪谈元素,但大部分肯定不会把章鱼头触手怪和树妖这种传统妖怪混为一谈。

小不点学姐打开门,跳出车外,昂着头欣赏桐生家老樱树的绚烂繁花。

现在正好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夕阳的辉光落在樱花上,让花显得更加艳丽,甚至带上了一些妖异。

和马正要带学姐进去,就听见德沃夏克的交响曲在空中响起,催促着小孩子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快回家。

神宫寺忽然说:“刚才我们路过的那个路口,好像在拆除区公所的广播喇叭了。随着道场周围广播喇叭陆续拆除,以后日落时分应该听不到这音乐了吧。”

和马:“应该吧。”

他看了眼神宫寺,发现神宫寺脸上带着感怀。

但是和马也不知道她在感怀什么,难道是在感怀从此以后东京的灵异氛围又少了几分?

毕竟日本这个改编版的德沃夏克的曲子,播放的时候确实有种逢魔之时来临的感觉。

南条和美加子跟在神宫寺身后下来,两人都没有对空中回响的《自新世界》有任何表示。

然后北川沙绪里拎着乐器和书包下来了。

她看到桐生家的大樱树的时候愣了一下,显然这个樱树大得超乎她的想象了。

和马适时问道:“怎么样,我家的樱树很厉害吧?树下埋着的手指里面,有你家若众的哦。”

北川沙绪里立刻露出厌恶的表情,她瞪了和马一眼:“这样你不觉得恶心吗?”

“还好吧,毕竟你家若众还活着,只是没了小拇指而已,不会闹鬼啦。”

北川沙绪里又看了眼大樱树,说:“吸食血肉的妖艳樱花妖,和杀生无数的恶鬼修罗,还挺配。”

“我砍杀的可都是十恶不赦之人。”和马辩解了一句,说完才发现辩解方向错了,赶忙纠正,“何况我并没有直接杀人,只是我想杀的人恰好死了。”

没错,是我的刀干的。

北川沙绪里没接和马这腔,她和甘中美羽这俩新来的,跟着南条她们向院门走去,然后就这么跟着南条绕过了正门和玄关,直接进了院子——她们已经养成不走正门的习惯了。

和马也跟上了妹子们。

千代子正跟日南、阿茂三人在院子里布置赏花会呢,一看一票妹子过来,都停下手里的工作看过来。

日南眼尖,先认出来北川沙绪里:“咦,你不就是那个在北高文化祭上被和马过肩摔的女生吗?”

北川沙绪里嘴角抽动了一下,看来是回想起了那时候。

“果然就是嘛,”日南里菜继续说道,“果然师父有种独特的魅力,有过交集的女生都会被他吸引。”

“我才没有。”北川沙绪里说。

“那你还来?”日南里菜坏笑道。

“我是被请来唱歌助兴的。”北川沙绪里没好气的说,还瞥了和马一眼。

和马本来想拆她台逗她一下,但转念一想自己主要是要套情报,把人气跑了就不好了。

于是和马点头:“是的,我请她来助兴。她吉他弹得可好了,歌也很棒。”

“这样啊,师父说是这样,那就一定是这样了。”日南里菜不愧是学生会长,非常会说话。

南条保奈美直接接过话茬,扭转话题:“千代子,有什么我能干的吗?”

“啊,南条姐,大部分的准备我已经做完了,今天我可是翘了社团活动过来准备这个呢。”

“我也放了学生会的各位鸽子!”日南里菜大声说,“所以南条学姐你就啥也别干,直接赏樱好了。”

南条保奈美本来还想说点啥,但最后只是看了眼已经在院子里铺好的塑料布,还有准备好的赏樱的零食什么的,没再说话。

甘中美羽学姐人已经跑到了院子里并没有在运作的“添水”跟前,用手摆弄了好一会儿才回头问和马:“桐生君,这个逐鹿坏了吗?”

看来青森那边管添水叫逐鹿比较多。

“坏倒是没坏,之前白峰会的建筑公司来修复我家被撞坏的玄关的时候,顺便修了那玩意,”和马回答,“但是这东西要动起来得启动抽水泵,让水循环起来,我家没那么多钱维持这系统运转。”

千代子补充了一句:“那系统要运转起来,一个月要多花好多电费呢,水费另算。”

甘中美羽学姐一脸惊讶:“你们有这样的院子,结果没钱维持运转吗?这不就和幕末的落魄武士一样了吗?接下来如果再过不下去,是不是就该卖家纹了?”

日本幕府时代末期,落魄武士卖家纹给地方豪绅已经非常普遍。

而且卖的不光是家纹,还包括和家纹相关的公职、封地甚至人脉。

经常有住在城下町的武士忽然改头换面,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但是用的还是之前那个武士的名字,担任的也是原来的职位,还会大摇大摆的进城参加“评定”(相当于大名的干部会),而城里的大家也会很默契的把他当作原先那位武士来对待。

这个场面现在看来非常的草,但在幕末的时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和马仔细想了想,桐生家的情况,好像真的和幕末落魄武士找人接盘很像。

只不过他是被来自中国的穿越者接盘了。

和马正要回答甘中学姐的话,忽然听见吉他声。

循声望去,原来是北川沙绪里脱了鞋子坐在缘侧的边缘,抱着吉他开始弹。

和马听了几秒,没能从和弦听出来是什么曲子。

这时候北川沙绪里开始轻声吟唱。

在她开口的瞬间,和马眼中她头顶的“天籁”词条就开始有动态效果,仿佛忽然从沉睡状态被激活了一般。

她唱的这首曲子,和马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和马承认,这确实是一首好歌,而北川沙绪里的演唱也非常的棒,不管是技巧层面,还是单纯的嗓音音色,都堪称一流。

和马看了眼院子里的众人。

大家都被北川沙绪里的歌声吸引,全都停下其他动作,扭头看着弹唱的女孩。

北川沙绪里只是一门心思的弹唱,看都没看众人一眼。淡淡的迷惘和惆怅,从琴弦间透出,藏在歌声里。

等到一曲结束,和马率先鼓掌。

“唱得真好,我都想为你写歌了。”和马说。

“你给我写我也不会要的。”北川沙绪里看了和马一眼,“我们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立场隔阂。”

和马耸了耸肩,从还挂在肩上的书包里取出了口琴。

北川沙绪里目光从和马脸上,移动到口琴上。

和马想了想,决定就呼应刚刚北川沙绪里的弹唱中透露出来的对前路的迷惘和惆怅。

他决定来一首《所以我放弃了音乐(だから僕は音楽を辞めた)》。

不过这首歌节奏很快,用口琴吹只怕有点烫嘴。

和马也算老老实实的练了一年口琴,现在口琴水平在业余爱好者里面应该已经算一流了,但一想到《所以我放弃了音乐》中歌词的速度,和马就犯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