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樱会一路进行到深夜。

和马本来还想跟庵野明人他们聊聊还在襁褓中的剧场版动画呢,现在他发现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一旦场面high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现在,和马面前是一片狼藉,除了他们几个年龄不够不能喝酒的之外,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的在大樱花树下躺了一地。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和马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家老樱树这个落花的速度加快了。

和马跟阿茂把厨余垃圾什么的收拾好放到门口去,回来一看好嘛地上的人都盖了一层樱花瓣。

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刚刚结束一场大战,这些都是死人呢。

突然,和马突发奇想,跑进道场拿了把木刀,回来往樱花树下的假山上一插。

好家伙,落樱组成的薄纱下尸横遍野,一把孤剑插在画面正中,有内味了!

但是总觉得木刀少了点什么。

和马把木刀拔出来,回到道场,拿着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就出来了,锵的一声把刀拔出来。

本来北川沙绪里抱着吉他靠着缘侧边的廊柱都睡着了,听到这声出窍的声音一下子醒了,顺手就把吉他的柄拔出来了一部分,露出明亮的刀光。

然后她发现并没有人要暗杀她,这才一边尴尬的把吉他暗刃插回吉他里,一边确认有没有人看到这一幕。

她发现只有神宫寺在笑眯眯的看着她。

但是对上目光后神宫寺立刻看向别处,用态度表明“我不会说出来的”。

那边和马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妹子们的互动,他把出鞘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插到假山上,然后拉开距离。

月光下,插在地上的长刀刀光依旧。

樱花花海下遍布尸骸,这下味道正了。

和马沉思了几秒,忽然看见南条保奈美摆在缘侧的薄围巾——这个时节日本还挺冷的,围个围巾很正常。

和马把那围巾拿来,围在叉地上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的刀柄上。

然后他拉开距离,心满意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正好这时候有风吹来,把刀柄上的围巾给吹起来,随风飘曳。

纷纷扬扬的落樱像鹅毛大雪,在风中打着旋。

这个瞬间,和马想到了岩崎琢给《浪客剑心追忆篇》配的主题曲《.ri”》。

太有感觉了!

千代子这时候正好从屋里出来,准备收拾塑料布什么的,一看和马的举动,眉头一皱正要数落,却被神宫寺玉藻伸手拉住了。

神宫寺轻轻“嘘”了一声。

南条保奈美捡起刚刚和马随手放在缘侧的口琴,递给和马。

和马一脸莫名的看着保奈美:“啊?”

他看看口琴,一下子没明白为啥南条要给他口琴。

保奈美:“你找到灵感了吧,给他们的剑豪剧场配乐的灵感。”

和马心想不我没有,我就是突发奇想摆了个有范儿的场景而已啊!

南条保奈美:“你都刻意拔刀了,总不会只是想摆个有范儿的场景吧?那可是陪你历尽生死的爱刀不是吗?”

和马说不出话来,只能接过口琴。

他看了眼神宫寺玉藻,发现她也在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

看来不能指望鸡蛋子帮忙蒙混了,果然鸡蛋子也算不到和马是个穿越者这件事啊。

和马正要转身,瞥了眼北川沙绪里,发现她已经抱着吉他准备好配和弦了。

你妹的,你傲娇得也太明显了吧!

和马最后目光落到阿茂身上,他的大徒弟现在正用崇拜和期待混合的目光看着这边。

——这下不弄点东西出来,没法交代了呀。

于是和马只能转身面对这场景,先装出一个正在酝酿情绪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他把口琴送到嘴边,先试音找一找调。

找到最接近记忆里岩崎琢的这首名曲的调之后,和马开始吹主旋律。

一开始和马还有点担心,岩崎琢这个人编曲配器很强,只靠一把口琴怕不是没办法展现这首名曲的魅力。

但是吹了几个音之后,和马发现自己多虑了。

可能是现在这个场景提供了一些情感加成?反正和马吹了开头一小节居然感觉还不错。

果然这个主旋律就写得有味道啊,只要再加上节奏乐器组,感觉可以有啊!

哦对了,原曲里面还有像是乌鸦叫的声音,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乐器演奏的,到时候可以一个个实验。

当然,主旋律也不能用口琴,来弦乐!

这种宿命感,还有剑戟片特有的悲凉!

此时在和马眼中,这场景已经不再是胡闹过后一片狼藉的赏樱会现场,而是刚刚遭遇强盗袭击的商队暴尸荒野,唯一幸存的男孩面对陌生的剑豪——

和马正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突然樱花埋着的人当中有人坐起来了。

是庵野明人,他看起来已经完全清醒了。

庵野明人盯着和马看了几秒,随后转动脑袋观察周围。

然后他的脸庞整个舒展开来,简直就像数学家突然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那样。

“是这个了!是这个味道!”庵野明人大喊,“我明白我们的故事缺什么了!”

说着庵野明人弯下腰,把冈田幸二从樱花瓣里刨出来,抓着肩膀猛摇:“醒醒啊冈田!快看这场景!桐生老师给我们指点迷津了!”

和马: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啊!

当然他只是在心里否认三联。

现在他一帮徒弟都看着呢,那作为师父只能装杯了。

唉,这就是作为师父,作为桐生道场唯一的长辈,不得不背负的宿命。

庵野明人看摇不醒冈田幸二,干脆开始抽他嘴巴子。

哐哐两个耳光下去,冈田幸二醒了,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挚友:“什么?你打我干嘛?”

“你看!”庵野明人一指和马刚刚利用假山造的“刀冢”。

冈田幸二扭头一看,惊道:“谁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