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和马这边,他带领着两个——不对算上阿茂是三个——带领三个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赛博朋克的日本人,提前领略了本来还要五年才会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赛博朋克。

三个人都被和马描绘的世界迷住了。

特别是冈田幸二,这家伙本来就是硬核科幻迷,他一手泡制了《王立宇宙军》里火箭发射场景的那段场景。

那段场景,是日本动画中第一次用大量快速滚动播放的看起来专业性极强的硬核通讯播报内容,来塑造科幻场面。

后来这个手段被广泛运用到他们这伙人泡制的其他作品里,并且随着《新世纪福音战士》的火爆,在全世界扩散开来。

现在和马跟讲的赛博朋克世界,简直把冈田幸二给迷疯了:“太棒了,这个世界观太棒了!关于人类本质的思考,忒修斯之船问题,还有反乌托邦,桐生老师你是天才啊!你该不会曾经就生活在那样的世界吧?”

“怎么可能,我只是从《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第十三层空间》这种伟大作品中得到启发而已啦。我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和马说。

这真不是他谦虚,这是事实,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并且把巨人的精华部分都偷过来变成自己的了。

上辈子和马就是个赛博朋克迷,他不但照着赛博朋克这个概念的萌芽过程,从1960年代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看起,把绝大多数赛博朋克科幻都看完了,还把相关的电影全看了个遍。

上辈子和马最烦一种人,看了几篇公众号上的地摊文,就跟着人云亦云“赛博朋克就是九龙城寨”。

老实说,连和马这种深入研究赛博朋克的重度科幻迷,都不敢轻易概括赛博朋克的内核,有些人就抓了个视觉风格上的相似,就敢到处乱说,只能说一句无知者无罪了。

更何况赛博朋克作品里,也有视觉风格上和九龙城寨差距很大的作品。

比如攻壳机动队的作者士郎正宗担任兼修的《红壳的潘多拉》,外表看起来就是个纯粹的媚宅番,而且卖百合卖到飞起,但这玩意内核是非常正统的赛博朋克。

只不过《银翼杀手》这部电影影响力太大,才导致后来的赛博朋克题材大部分是那种冷冰冰的、杂乱无章的视觉风格。

也就是视觉风格罢了。

比起冈田幸二的无脑吹捧,庵野明人更在意画面表现上的细节问题——这是他的专业领域。

“很多立体全息投影啊,是星战里那种吗?西斯皇帝用来给达斯维达下命令的那种?”庵野明人问。

“对。”

“街上全是这种,然后播放的是广告?会不会颜色太灰白了?”

“不是,星战里面的全息影像是灰白的,你们就不能整彩色的吗?反正是动画,不用考虑怎么拍摄的问题,发挥想象力啊。

“满大街都是那种立体影像投射出来的半透明偶像搔首弄姿,推荐最新的产品,而为生活所迫的人根本无视她们,从他们的大白腿和**之间淡定的穿过。”

庵野明人挑了挑眉毛:“哦,这不错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是反乌托邦,”和马说,“反乌托邦的要义,表面上看起来要像个真乌托邦。”

冈田幸二:“名言啊!桐生老师!”

庵野明人已经拿着绘图本开始画了:“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日本这边当导演(监督)都是要画分镜稿的,多少有点画工,而这个时空的庵野明人显然不只是“有点”画工。

他速写出来的图像,已经有了雏形。

当然现在的人没见过和马见过的那些高科技玩意儿,想象力毕竟是有限的。

现在的人看到《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里那种全是发光按钮的操控台和仿佛示波器一般的屏幕,就觉得“卧槽这贼特么先进”。

和马摆了摆手:“不不,你想象要大胆一点。”

然后和马开始给庵野明人灌输戴上戒指套定位就可以用手势操作的全息控制面板,看起来只是一块玻璃板但就是能直接感应到人手触碰的屏幕等等等等。

庵野明人都听愣了:“还能有这种?我们画成这样,观众能接受吗?”

“只要炫酷,他们就能接受。就算普通观众接受不了,导致市场反响不好,那些和你们一样具有超前视野的科幻迷们,也会爱死这些了。”

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对视了一眼,冈田幸二挠着后脑勺一脸为难的说:“我们的投资人,投资的是商业作品,他是要赚钱的,这又不是艺术赞助……这样不好吧?”

——你特么也知道不好啊?

和马吐槽欲望拉满。

你们本来要做的《王立宇宙军》让投资人底裤都亏掉了好吗!后面你们不得不还了十几年的债!

但是,现在和马兴致已经来了,所以直接打断冈田幸二:“你傻啊,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是要做一部牛逼的动画啊,以后你有的是做商业动画的时候,可能你一生中追求动画艺术的极限也就这一次了。”

冈田幸二咋舌,点了点头:“有道理啊。”

和马发现,自己这个启明星词条,忽悠人是真有一套的。

这就忽悠过去了啊。

庵野明人拍桌:“好!就拍这个了!桐生老师,你还有什么酷的想法,都弄出来!反正这是动画,不用考虑怎么拍摄的问题,我们能有多炫酷,就做多炫酷!”

和马很满意,赛博朋克的开山怪估计要是他桐生和马了。

现在抓紧时间写,还能抢在威廉吉布森之前把《神经浪游者》给弄出来。

不过有庵野明人他们这部动画打的,就算将来威廉吉布森写出了《神经浪游者》,那也会被人视作受到了庵野他们的动画电影的影响。

和马忽然觉得,这电影我得留个名啊,而且得挂个响当当的头衔。

于是他试探着问道:“这个电影,我只是挂作曲的名字……”

“别!”冈田幸二摆手,“您是原作!”

原作啊,好可以。

和马心里这样想,嘴上还是要推脱一下的:“这个我只是启发了一下你们……”

“这不成,整个内核、视觉风格和故事主要矛盾都是您提出的。您这个原作当之无愧啊。”庵野明人说,“您就别谦虚了,这种叹为观止的想象力,和您一比,我们就是乡下人。”

冈田幸二接过这个彩虹屁继续拍:“用您熟悉的中国俗语来说,这个就叫……呃,源自红楼梦的那个俗语啥来着?”

“刘姥姥进大观园?”和马接上了。

“对!就这个!您果然满腹经纶。”

和马摆出一脸无奈的表情,其实心花怒放。

好,你们的彩虹屁放得真好,我给你们满分。

庵野明人继续在自己的本子上画图,看起来他已经被激发了创作欲望。

和马看着狂画不止的庵野明人,忽然有点不想打搅他这个爆发状态,正好现在他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就对冈田幸二说:“我说了这么久也有点渴了……”

和马其实就想借机走动一下,活动一下身体,但是在旁边一直听着的阿茂立刻站起来:“我去给您拿麦茶。”

说完也不等和马回应,阿茂就离席了。

和马只能继续尴尬的坐在原地,看着阿茂打开拉门出了道场,然后很规矩的转身把门关上。

冈田幸二说:“您刚刚提到的这个如何界定人类这个话题,很有意思……”

和马只能摆出聆听的模样。

**

阿茂来到饭厅,正好看见换好居家服的千代子在擦头发。

“老哥那边结束了?”千代子问。

“没有。我来给师父拿水。千代子,师父真的好厉害啊。”阿茂一副崇拜的表情说,“他居然看了那么多书,脑袋里还有那么多天马行空的想象。而且他还关注现在的社会问题……”

“是吗,我倒是没有印象以前的老哥有这么博闻广识啦。”千代子歪了歪头,“以前的老哥,除了喜欢说骚话这点和现在的老哥差不多以外,感觉就是另一个人。”

“人是会改变的,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变化更大。”阿茂一边说一边打开冰箱,“虽然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师父,但我觉得一定是双亲的去世刺激到了师父,让他发生剧烈改变。”

千代子点头:“这么说也对,其实我变化也挺大的,啊,麦茶拿左边那个,右边刚放进去,还不冰。还是说,老哥想喝不太冰的?”

阿茂看了看两壶麦茶,说:“我两壶都拿过去吧,让师父自己选。”

说罢他一手一壶麦茶,然后用脚把冰箱关上,转身就往道场去了。

千代子在他身后对着他喊:“记得不要和老哥他们折腾太晚,你是考生!”

“放心,我有分寸的。”阿茂回应。

千代子叹了口气。

这时候南条保奈美和日南里菜都从浴室里出来。

保奈美一看千代子这表情,就问:“怎么了?”

“阿茂今晚可能要陪着老哥通宵了。”

保奈美还没开口呢,日南里菜就笑嘻嘻的贴近千代子:“你在担心他应考吧?要不这样,我和他一起备考,你看如何啊?我也是考生!”

千代子看了眼日南里菜的胸,反问:“怎么,你不追我哥了?”

“我本来就没有想追你哥哥啊,我只是来跟他学习做人的道理的。”日南里菜说着转身搂住保奈美,“我可是清醒人,我哪里竞争得过保奈美嘛,注定会失败的事情,我才不会做呢。”

保奈美把日南里菜的手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你非得表现得这么像好色的中年大叔吗?”

“嘿嘿嘿……所以,千代子,我和阿茂一起复习也没问题吧?”

千代子看着日南里菜:“你成绩很好吗?”

“很好哦,北葛氏高校高三年级第一。”

“那你能上东大吗?”

日南里菜一下子被问住了,北葛氏高校毕竟不是那种高偏差值的升学校,就算年级第一要挑战东京大学也很有难度。

现在北葛氏高校的学生和老师,都把和马他们这一届,称为“幻之黄金一届”了,不光是黄金一届,还加上了定语“幻之”。

毕竟这一届,有俩东大、一庆应义塾、一上智大学英语系。

除了这四个上名校的,剩下的人里也一堆考上还可以的大学的。

日南里菜面露难色,千代子则换了轻蔑的口吻:“上不了啊,那你大概没啥用,阿茂也想去东京大学,他想当律师。”

这是保奈美说:“那他不去补习班不行的,只靠自己复习要考上东大难度太大了。”

“我老哥也没去补习班啊。”千代子说。

“那是因为有鸡蛋子啦。”上智大学英文系的美加子最后一个洗完澡,懒洋洋的来到餐厅,“千代子,有牛奶吗?”

“我们家没有那种奢侈的东西啦。”千代子打开冰箱,“有麦茶……啊,阿茂都拿走了。”

“怎么这样,洗完澡不喝牛奶,感觉乐趣就少了一半啊!为了填补牛奶缺席的缺憾,我们来打桌球吧。”

日本这边桌球就是乒乓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日本人去温泉旅馆这些地方,泡完温泉出来就喜欢喝牛奶打桌球。

所以后宫动漫里,只要温泉旅行回就一定有打桌球的情节,能趁机送一波福利——当然最大的福利还是泡澡这件事本身。

千代子没好气的对美加子说:“我家哪里有那种东西,你要是真想运动,就去剑道场,跟我哥击剑。”

美加子立刻拨浪鼓一般摇头:“不行不行,和马太强了,根本没得打。他现在就这个实力了,等他拿到免许皆传了,那恐怕我们一起上都打不过他了。”

保奈美深以为然:“是啊,到时候他想要追求更高上限的时候,恐怕就得让我们帮他做‘原立’了。”

原立,就是一个人站在原地,然后十几个人轮番进攻这个人。

这是日本剑豪在自家道场已经没人能打得过他之后,追求剑道更高境界的常见做法。

按这个说法,什么飞天御剑流,应该就是开山祖师在原立的过程中领悟的剑法。

日南里菜忽然换了个话题:“我们道场的妈妈桑呢?”

“妈妈桑?”千代子疑惑的看着日南里菜。

“是啊,你不觉得今天的神宫寺师姐,很像歌舞伎町的妈妈桑吗?她还弹三味线耶!就差一身歌舞伎的华丽和服,就是妈妈桑了。”

“她才十八岁耶,年龄不够吧?”千代子反驳说。

“哎呀,以前风尘女,十二岁就出来赚钱啦,十八岁的妈妈桑很正常啦。”

“确实,”神宫寺玉藻接口道,“十八岁的妈妈桑,在歌舞伎町或者吉原这种地方,很常见呢。”

“对对!你看神宫寺师姐都这么说了……”日南里菜看着神宫寺,眨巴眨巴眼,决定卖个萌,“诶嘿~”

“日南,大家都洗完了,你是不是该去打扫浴室,以及为还没洗的几位男士们烧一缸新的洗澡水?”神宫寺问。

“懂了,我这就去。可是,我是考生啊,我今晚还没复习呢……”

“待会我会亲自教你学习的。”神宫寺玉藻和蔼的说。

南条保奈美拉了日南一把,岔开话题:“你干嘛去了?”

“散步啦,现在外面月色很美呢。”神宫寺玉藻笑着回应。

保奈美看了眼窗外:“嗯,月光很明亮。今天是月圆之夜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