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现在是在视野良好的开阔地,和马大概会怂一下。

但是现在这花园里,地面上一大堆绣球花花丛,就跟雪糕球一样扣在地上。

这东西当然挡不了子弹,但是它可以挡视野。

尤其是在花瓣被吹起来的时候。

风刚好吹过。

和马把刀鞘砸向绣球花从。

大量的绣球花瓣随风飞起,淹没了和马的身影。

白峰总吾大喊:“开火!开火啊!”

他那一排蹲一排站的“铁炮队”立刻开始射击。

枪弹扫进绣球花从,反而激起了更多的花瓣。

“不用看见人影,火力覆盖!不管他怎么躲闪,只要有一发子弹打中他就行了!”白峰总吾继续大喊,“扫射!扫射啊!”

扫射的声音像除夕零点的鞭炮,黄铜弹壳稀里哗啦的落在地上。

不管什么东西,在这样的弹雨中应该都已经打成了窟窿。

终于,所有的m4都打空了,白峰总吾的亲兵们开始更换弹夹。

和马从花丛中冲出来。

他刚刚在原地趴下了,根本没走位。

他大喊一声,把“铁炮队”里不少人都吓了一跳,还有人把备用弹夹给掉地上了。

“拔手枪啊!”白峰总吾大喊,“你们不是有手枪吗?”

铁炮队众人恍然大悟,然后他们发现自己一手拿着步枪,一手拿着备用弹夹。

没有手可以拔手枪。

“扔掉手里的东西啊!”白峰总吾都抓狂了。

和马已经到了跟前,第一刀就砍掉了被选中的倒霉蛋的手。

飞起的断臂和刺耳的惨叫,镇住了所有人。

砍木桩对和马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白峰总吾背后那独眼龙拔枪了。

可惜距离已经太近,这已经是和马的领域了。

独眼龙就这样连威一下都没有,仰天向后倒下。

白峰总吾跑得飞快,让和马惊叹不愧是拥有“铁鼠”词条的人,老鼠就是会跑啊。

这老鼠一边跑一边喊:“韩国人!你们在等什么啊?”

话音未落,在花园各处,七八名手持ak的人冒了出来。

他们的装备一看就给人一种比刚刚的“铁炮队”菜多了的感觉。

然而和马不敢怠慢,因为这帮人头顶有代号5971词条。

现在和马正处在这帮人的交叉火力范围。

他相捡地上的m4,然而这些m4刚刚都打空了子弹,铁炮队还没来得及换弹呢。

一地m4,全都没装弹夹。

和马急中生智,捡起了一个铁炮队队员。

——这个重量,说明他身上有防弹衣!

ak的点射开始了,和马拿着盾牌往掩体的方向撤退,好在对方只是半包围,没有全包围。

然而白峰总吾已经跑到了庭院的出口。

说时迟那时快,引擎的轰鸣声中,死亡的铁鸟越过庭院大门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和马都惊了,眼镜蛇武装直升机?而且是没有机徽的?

白峰总吾被眼镜蛇的旋翼激起的气流掀翻在地。

地面的韩国人立刻抬起枪口,对着眼镜蛇扫射,子弹在厚厚的装甲上打出一连串火花。

这眼镜蛇没挂载,但是机鼻下面的机炮还在。

机炮开火了,死亡的旋风扫过地面,被覆盖的敌人全被打碎了。

和马现在疯狂思考自己该怎么办,不知道这个飞机是不是友军……

这时候他看见眼镜蛇打开座舱盖,驾驶员直接跳出了座舱,以终结者里州长登场的标准姿势落地。

失去控制的眼镜蛇直升机倾斜着栽向驾驶员身后的建筑。

爆炸声中,那驾驶员缓缓站起。

和马没能第一眼认出他,但是他头顶那黑麻麻一片的词条,和马可认得。

“你果然没死。”

和马呢喃道,扔开手里当盾牌的那个倒霉蛋。

不知道名字的超级战士沉声道:“桐生和马,我来和你一较高下。再一次的。”

说完他把背后的步枪拉到了手上,这个从腋下取枪的动作,一看就专业得一逼。

和马全身绷紧,正要躲闪,却发现枪口不是对准自己。

超级战士开了一枪?子弹打在正要开溜的白峰总吾腿上。

然后他拔出步枪的弹夹?再拉开枪栓退出枪膛里的子弹。

和马疑惑的看着这个超级战士,没想到对方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和马盯着对方那日本人的脸看了好几秒?这才提着村雨,走向倒在地上的白峰总吾。

白峰总吾虽然腿被打断了一边?但依然全力以赴爬向门口,一边爬一边喊:“我是白峰总吾,来人啊……来人啊!”

和马追上了他。

白峰总吾看到火光投到地上的和马的影子,这才转过身。

“我我我可以给你股权!我的人脉随你使用!我很有能量的!桐生老师?桐生大师!”

和马怜悯的看着这个家伙,看着他头顶在发光的铁鼠词条。

“桐生警视总监桑!”铁鼠大喊着,爬向和马,看起来要抱和马的大腿。

和马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于是一把匕首从他的袖子里掉出来。

看来刚刚白峰总吾打算用这匕首暗算和马。

见事情败露?白峰总吾突然狂放大笑起来?并且从怀里抽出手枪——

这个距离以他的拔枪速度,根本不可能成功威胁到和马。

和马一刀砍掉他的手,然后凌空接住被挑飞的手枪。

——居然也是ppk……

和马把枪随手插到裤腰带上,双手持刀。

忽然,和马非常恶趣味的来了一句:“你想,死一遍看看吗?”

白峰总吾只顾着惨叫,根本没听和马的话。

这样的生物,留在世界上是一种罪过。

他应该下地狱。

和马在心中默念:

手起刀落,白峰总吾的脑袋像熟透的瓜果一般落地。

和马转身,看着那位至今不知道名字的kgb战士,问道:“怎么称呼啊?”

“我的代号叫山田。”

“艹,谁起的?”和马不由得吐槽道,“这和没起有什么区别?你知道这东京有多少叫山田吗?”

“不知道。所以你还有事情要做吗?”

和马看了眼倒在地上的白峰雨音:“我想为她包扎一下。”

山田撕开作战服上的口袋,取出便携医疗包扔在地上:“不用了,我们很快会完事的。然后我会为她包扎,我保证。我的包扎技术应该比你好多了。”

“哦,真有骑士精神啊。”

“你是想借着这个机会靠近我。”山田摇摇头,“不要把我想得太好,我允许你去处决,也是因为那能让你远离那边地上的卡拉什尼科夫。”

和马指了指腰上的手枪:“那这个你也算到了?”

山田两手一摊:“你要用就用。”

和马咋舌,这个距离想用手枪打过长枪,根本不可能嘛。

他开始考虑逃跑——大丈夫能屈能伸。

山田仿佛看穿了这一点,忽然说:“顺便,你如果逃走的话,我就枪毙那边地上的小姐。”

和马撇了撇嘴:“那如果我不打呢。”

说着他捡起刚刚开打前扔在地上的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的刀鞘,把村雨插进刀鞘里。

手枪在这个距离打不过山田的长枪,但是和马不止一个远距离攻击手段。

他还有一招“黑龙”。

可惜刀鞘只有一个,要用第二发就必须跑到扔村雨刀鞘的地方。

两招打完也应该有足够的空档接近到手枪能打中的距离了。

说实话,直到刚才,和马都没有自己会死的感觉,仿佛一切的胜利都理所当然。

可现在,他真切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存在。

可能是这巨大的压力,让他突然产生了幻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