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和马被送往警局的同时,白鸟刑警领着大队人马前往北川沙绪里——白峰雨音提供的urb乐队练歌房地址,直接把发生了追逐和交战的区域全部封锁。

很快一名走路捂着腰的青年被带到白鸟晃面前。

“就是你报的警?”白鸟刑警一边问一边打量这人。

对方点头:“是我。我是报警人花山昭,为什么你们这么晚才来?”

白鸟刑警回答:“因为我根据对桐生君的了解,先询问了东京都交通署,有没有飙车族在路面违规飙车的报告。然后我们就先赶去飙车战的现场了。”

青年皱眉:“你说的这个桐生君,可是那位写了好几首惊为天人的音乐的桐生和马君?”

白鸟刑警点头:“对,就是那个家伙,怎么了?”

“他……居然真的是剑豪吗?我以为是人设!”青年大呼。

“他……剑豪应该还算不上吧,要获得剑豪资格,先得取得免许皆传。不过他确实很能打。”白鸟刑警再一次打量这个青年,“怎么,你居然是他的粉丝?”

“是的!我非常喜欢他的音乐作品!”青年兴奋极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经历!果然要写出作品,就必须有生活历练才行啊!”

这时候白鸟刑警身后的高山刑警忍不住开口道:“桐生君是个例外,其他音乐家就算没有这样的经历一样能写出好作品。”

青年看了高山刑警一眼,张嘴要反驳,但被白鸟刑警打断了。

白鸟刑警:“所以,你还打算起诉桐生和马抢夺你的哈雷摩托吗?”

“当然不打算起诉!刚刚那场面,桐生老师需要逃跑的工具,这完全合理!但是他……也许可以用个柔和点的办法来跟我借。”青年再次按着腰露出痛苦的表情,“我可能需要治疗……”

高山刑警:“我去把担架和医疗人员找来。”

说完高山就离开了。

白鸟刑警继续询问青年:“你能详细的给我描述一下刚刚的场景吗?”

“好的。我本来想去神田川岸边的云仙居喝酒,云仙居的自酿啤酒简直……”

“说重点。”

“好的,我快到云仙居的时候,看见河对岸有人在打架。大约有两三百人在围攻一个人。被围攻的人利用河边的栏杆巧妙的和敌人周旋。”

“等一下!”过来旁听的岛方义昭打断了青年的叙述。

按理说这个问话应该是搜查一课的他来负责,但是这个青年报警的时候指名了白鸟刑警,所以岛方义昭本来只打算在旁边听着,没有插嘴的打算。

但听到青年的描述后,他忍不住开口了:“两三百人在围攻桐生和马一个人?你确定吗?”

“我很确定!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很确定桐生老师在被数量众多的敌人围攻,但我不能确定具体多少人。”

岛方义昭:“怎么感觉他比传闻中更能打了?”

白鸟刑警:“桐生君在对峙的时候有拿刀吗?我不是指蝴蝶刀这种小儿科,是刃长接近一米的太刀。”

“不,没有。他在用敌人那里缴获的水管应战,那战斗的场面,跟电影一样。对,就跟《东京特急》里的打斗很像!”

“东京特急是桐生君担任武术指导的作品。”白鸟刑警提醒道,“你连这都不知道吗?这还算粉丝?”

“我看电影一般不等片尾字母出完就离场了。”青年耸肩,“原来如此。总之刚刚的场面太精彩了,我看呆了。然后桐生老师就忽然过了河……”

接下来青年把自己怎么继续围观,又怎么被桐生和马一个飞踢抢了车,全都说了一遍。

“能把桐生君逼到跑路,看来刚刚围攻他的人真的很多。”白鸟刑警咋舌,“对了,你的哈雷摩托现在作为证物送检了,后天你接到电话后,就可以去证物课那边领回来。”

“我可以不领回来吗?”花山昭兴奋的问。

“诶?不领回来?为什么?”白鸟刑警一脸不解。

“如果桐生老师喜欢,就让他骑就好了啊!我正好想换新摩托了!桐生老师昨天那个骑士踢很帅,所以我想换一辆假面骑士同款……”

白鸟刑警半张着嘴:“那可是哈雷啊!很贵的吧?”

“是啊,吃油也很厉害,可费钱了。”

“那……”白鸟刑警欲言又止,忽然低头仔细查看刚刚一名巡查递给他的花山昭的询问记录——在白鸟抵达之前,有附近的巡警先到了,所以问过花山的基本情况。

“你念明治大学啊。”白鸟刑警一脸释然的表情。

明治大学作为明治天皇亲手建立的学府,和东大同一档,但是明治大学作为私立学校学费比国立的东大贵得多。

能不靠奖学金念明治大学的,家里非富即贵,甚至可能又富又贵。

这种公子哥,送辆哈雷给自己偶像,根本不算事。

花山继续问:“桐生老师没事吧?”

白鸟刑警看了看花山的腰:“你还有空担心别人?”

“我只是腰肿了,桐生老师可是受到了生命威胁啊!”

白鸟刑警和岛方刑警对视了一眼,明显这俩都觉得花山这话有什么不对。

但是又感觉在这里吐槽,就输了。

岛方义昭说:“桐生没事,他啊,命硬得很,毕竟是有‘龙’的称号的男人啊。”

桐生这俩汉字作为姓时的读音,和“辉龙”相同。

“这样啊,那我应该可以择日上门探望?”花山又问。

“我觉得你要是住个院,他就得来探望你了。”白鸟刑警说。

“啊,还有这样一手啊,那我住个院好了。”

白鸟晃又和岛方义昭对视一眼。

岛方义昭提醒花山:“桐生他,是男人哦。”

“我知道啊。”花山一脸不解的看着岛方义昭。

白鸟晃接过话茬:“桐生君,喜欢女孩子哦。”

“我也知道啊。昨晚他那么卖力去救那位小姐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他深爱着她。”花山忽然回过味来了,笑道,“两位刑警真幽默。我也喜欢女孩子啊。

“我只不过是作为男人崇拜拥有强大力量又才华横溢的男人,没有问题不是吗?”

白鸟晃:“没问题!当然没有问题!让我再来问你一些其他的问题,你知道刚刚围攻桐生君的都是些什么人吗?”

花山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是从半路开始看的。”

花山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拖长的御姐音:“刑警先生!”

白鸟跟岛方一起循声望去。

穿着和服的女性快步向这边走来。

不过她的年龄和她那娇艳得仿佛吉原的妈妈桑的嗓音形成鲜明的对比——大概可能她确乎是妈妈桑,只是挡不住时光沧桑的洗礼。

“刑警先生,我店铺的暖帘,被人抢走拉!那可是我老伴还在的时候,亲手做的暖帘呢!竹子也是从老家那边专门砍来的!”

白鸟刑警挤出笑脸:“您家的暖帘,现在作为证物被送去做鉴定了,您去登记一下,大概后天就会打电话来叫您去领啦。”

“哎呀,那这几天我怎么做生意啊?不挂暖帘就开店,町内会和旅游促进会的人会来唠叨的。”

日本社会的基层组织都是各种町内会,而旅游促进会大致相当于松散的行业公会,而日本这个国家又特别喜欢搞形式主义。

白鸟刑警无奈的摊手:“这也没办法啊。”

“刑警先生,您就高抬贵手呗,看您的年龄,一定是说话很有份量的老前辈,您就说‘一个暖帘而已能证明什么呀’,然后把暖帘给我发回来呗。”

岛方义昭笑道:“妈妈桑,您可能不知道,您家的暖帘,被桐生和马君当成骑枪来用了。”

“啊?”老妈妈桑大惊,“这……骑枪是那个骑枪吗?武田赤备铁骑那个骑枪?”

岛方义昭点头。

“他……哪儿弄的马啊?刚刚打起来的时候,我也没听见马儿跑的声音啊!”老妈妈桑一脸莫名。

花山举起手:“桐生老师骑着我的哈雷,这算……铁马吧,‘铁马冰河入梦来’。”

“哟,这不是花山君嘛,原来刚刚用引擎炸街的,不是你啊?这是谁啊,又抢你的摩托,又抢我家暖帘的,要不我们联合起来告他吧?”

花山昭笑道:“我不打算起诉桐生老师。您啊,干脆也歇业几天休息休息,等暖帘拿回来,重新开张,我去您店里点最贵的酒怎么样?”

“好啊!”老太太笑了,“这可以接受啊。但是,花山君,这个桐生和马,是什么人,值得你这样尊敬?”

“这个……”花山昭想了想,才回答道,“大概是个传奇?”

老太太笑了:“嗨呀,现在年轻人,动不动就说这些厉害的词,之前你喝多了,还说约翰列侬是传奇,我还了解了一下,也不觉得他多传奇啊。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啊。”

花山道:“老人家您这次可错喽,我亲眼看到桐生老师,以一敌百啊!不对,那是以一敌三百,甚至五百!”

“哦?难不成这位桐生先生,是锅之助那样的猛将?”

花山一时间没意识到那是谁,愣住了。

“唉,算啦算啦,这些不重要。”老太太摆了摆手,“能把暖帘还我就行。那我今天收拾收拾就关门啰。反正这么多警察先生在这里,也没有人会来喝酒了。”

花山笑了,虽然神田川附近是大学生的聚居地,但会去云仙居喝酒的人,确实有相当大一部分不太喜欢和警察打交道。

老妈妈桑迈着和她的年龄不相符的稳健步伐就要离开,然后被一名巡查拦住进行证物所有者登记。

这时候高山刑警领着担架和救护员过来了,花山昭长舒一口气:“可算是能躺一会儿了,笔录什么的,是我从医院出来再做?”

“你要想现在做,我们可以派一个录入员到医院去听你口述。”高山刑警说。

“成。”花山昭说着,自己走向放到地上的担架,躺了上去。

**

桐生和马在警车上,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进冥想查看自己的收获。

就像他预料的那样,实战等级基本没涨,果然对面都是菜鸡,打了不加经验了。

但是和马的街头斗殴涨了一大截,直接达到了十八级,连涨好几级。

可惜街头斗殴这个等级,完全不给技能,感觉就和实战等级一样,就是个被动能力。

街头斗殴等级高了,就会自动把周围的道具识别成武器并且能自然而然的运用什么的。

要是街头斗殴也每三级给个技能什么的,说不定和马就能拿到《如龙》游戏里那种帅气的“极技”了。

根据街头斗殴技能这次这个涨幅,和马基本确信,成龙的异时空同位体在这个世界估计除了拳法的等级之外,还有至少90级街头斗殴。

和马估计自己把街头斗殴练到30级以上,在有道具的地方他基本就能做到不败了。

除非对手也是街头斗殴达人。

不过,和马回顾了一下刚刚的战斗,隐约感觉到光有街头斗殴这个技能不太够,还是得用其他武技和街头斗殴配合才行。

柔道空手道什么的,都应该学起来。

配上北辰一刀流给的枪械技能,到时候就是“你以为我是个剑豪,其实我是个西部牛仔拳法家”。

也许还能掌控下雷电。

和马再次检查其他的技能和词条,没发现更多的变化。

一个晚上鏖战只涨了街头斗殴等级啊,总觉得不给力啊。

我骑摩托车那段骑得这么酷炫,难道不应该给个“摩托骑士”之类的词条吗?就算不给,给我一辆摩托车也好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