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马把委员长送到家,赶忙急匆匆的赶回来,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千代子拿着竹刀在痛扁什么人。

千代子打得非常起劲,地上那人蜷缩成一团。

他赶忙上前:“怎么回事?”

毕竟自家是关东联合特别关照过的家庭,周围不管是走空门的还是抢劫的,都不敢打自己家的主意。

甚至不良少年们纷纷传说经过这附近会被抓去强制导正性格,都不敢往这边走了。

所以和马很好奇到底是谁敢来闯自家的门——还是在家里有人的情况下。

结果他走近了一看,竟然是池田茂他爹。

——卧槽,这狗东西,如果我不送委员长,他就要袭击委员长了呗?

虽然和马有种委员长会让这家伙更加生不如死的感觉,但毕竟委员长是女孩子,还是没武艺的女孩子。

这下和马一身冷汗下来了。

幸亏自己去送了委员长,幸亏千代子很能打。

毕竟是和自己一起围攻过极道老大的妹妹。

和马从千代子手中拿过竹刀,一竹刀敲在池田爹的腿上,力道之大,直接就把他腿骨给打骨折了。

池田爹发出惨烈的嚎叫,指着和马:“你、你打伤了我,我要告到你倾家荡产!”

和马想笑。

看来池田爹不知道南条家的律师团多厉害。

和马一把抓住池田爹的衣领,把他拽进了自家院门,然后说道:“你现在位于我家的地界内,属于擅闯民宅,我这叫正当防卫。为了制止侵害进一步发生,我打断你的腿是很合理的。”

就算不合理,相信古美贤治也能把这个变合理。

“你……你一个极道,以为用这种好人才用的方法来威胁我,我会怕你吗?”

“谁跟你说我是极道?”和马反问,“我的案底,比你家阿茂还要清白,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报警,警察来了你直接就是入室抢劫、意图强奸我妹妹未遂。千代子,报警!”

和马使出了大绝招!

将来关东联合被福清帮在这个时空的异时空同位体打怕了的时候,也会明白,没有什么比报警更厉害了。

千代子立刻回屋打电话去了。

和马盯着池田爹,用手里的竹刀轻轻戳了下他的断腿。

池田爹又惨叫起来。

“你这家伙的事情,我可从阿茂那里听说过了。你无能,酗酒,还打老婆,阿茂那么好的孩子,被你这样的烂人生出来,他真是倒了血霉了。”

池田爹虽然一脸狼狈,但还是对和马露出了阴险的笑容:“既、既然你是好人!那就好办了!我要告你教唆我儿子离家出走!我可是池田茂的监护人!我有权力让我的儿子呆在家里!”

和马用看渣滓的眼神看着池田爹,这家伙之前以为和马是极道的时候,只敢哭着求饶,现在知道和马是好人了,立刻一转态度。

“你居然跟我说监护权?行,那我们就聊聊监护权。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入室抢劫和强奸未遂的罪名成立,你会被剥夺孩子的监护权?”

池田爹脸上得意的表情瞬间消失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