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啊,可是要考东京大学法学院的人啊,高材生啊懂不懂?”和马伸出手,轻轻拍着池田爹的脸,“就你这个人生失败者,还想和我玩这一套把戏?你有律师证吗?

“律师的铠甲是西装,越好的律师身上的西装就越贵,能吓死人那种。你有多久没穿西装了?”

其实池田爹身上的衣服,明显是他工作地方的衣服,他看起来是东京某个工厂的工人。

正宗的蓝领。

这个年代日本经济起飞,蓝领的工资也非常不错,毕竟日本的工人福利什么的全面学习的美国,美国那都是经过长时间冷酷的斗争之后形成的体系,属于斗争的胜利成果。

正是因为这样,日本这边轰轰烈烈的学运,没能点燃工人阶级,所以无疾而终。

另外,日本和美国不一样的是,普遍采取终身雇佣制,工龄高就可以摸鱼不干事。

理论上讲,这个年代的日本工人,不至于这么落魄才对。

池田爹看着地面,幽幽的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工资已经输光了,虽然试过把钱交给妻子管,但是……”

“你就揍了她,把钱拿到了对吧?连自制力都没有,不就是个废物吗?”

池田爹根本连反驳的欲望都没有,他耷拉着脑袋,沉默了好几秒。

千代子从屋里出来:“警察马上到。”

这时候池田爹开口了:“不要让警察抓我!我其实根本没犯什么错不是吗?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以为这里是极道的马栏……”

“你应该庆幸这里不是,不然你腿都已经没了。”

池田爹没有放弃,直接挣扎着过来抱住和马的腿:“不要把我交给警察!我……我可以像阿茂一样给你打工!我可是高级钳工!”

“我他妈要一个高级钳工做什么?我这可是剑道馆。”和马一脚把池田爹从自己腿上踹开,“还有,我让警察抓你是为你好,你现在继续下去,只有一个下场,就是变成街上的流浪汉。

“你会把你的房子抵押掉,去筹措赌资,赌博可是个害人玩意儿!”

和马带着对21世纪抽卡手游的痛恨,如此说道。

池田爹低下头:“我已经……把房子抵押掉了,用来还高利贷。”

忽然,池田爹露出得意的笑容,仿佛刚刚想到了什么“好事情”:“对了!我在借高利贷的时候,也把阿茂的名字和高中班级,给了那些地下钱庄。哈哈哈哈,我被抓了,他们肯定就会去找阿茂的!

“你想把我这老爸甩掉,没那么容易!我要让你知道,我一辈子都是你老爸!

“我是你逃不掉的宿命!”

池田爹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和马二话不说抽了他好几个嘴巴子,但这一次他的笑就像停不下来一样。

“我是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池田爹瞪着和马,“你可以保你妹妹,可以保你的道场,你还能保阿茂吗?

“哦,对了,阿茂说了,你是他的师父!入室弟子!哈哈哈,那我应该把这些也写在高利贷的文书上的!”

这时候,警笛声由远而近,警察来了。

而和马看着还在歇斯底里乱喊乱叫的池田爹,恨不得一拳送他归西。

但是,为了这种烂人,拔出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感觉刀会很不开心。

阿茂也是惨,怎么会摊上这么个父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