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山平太一如既往的坐在往常那间酒吧的吧台前。

虽然酒吧已经营业,但此时客人还不多。

这个年代日本企业加班到八九点很正常,之后才是夜生活正式开始的时候。

门上的铃铛响过,白鸟刑警推门进来。

锦山平太和酒保一起看了眼入口,然后酒保默默的拿出两个新杯子。

“看来你已经开始安排退休的事情了啊,万年警部补。”锦山平太看了眼高山刑警,笑道,“还是个老相识。”

他伸出手:“锦山平太。”

高山刑警握住他的手:“高山贵史……说实话,和一个极道大佬握手,感觉哪里怪怪的。”

“最好尽快习惯。”锦山平太建议道,“或者,高山刑警是那种想把天下所有极道都干掉的正义之士?”

白鸟刑警摇头:“如果他是这么天真的人,我才不会把他带到这里来呢。”

“说得也是。”锦山平太笑了。

这时候酒保已经给白鸟和高山都斟好了酒。

白鸟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随后问:“死了三个人,一家三口,可能是高利贷,就在你的地盘附近。有什么线索吗?”

“我们地盘附近,好像有些新来的伙计。”锦山平太低声说道。

“韩国人?”白鸟刑警问道。

“看起来像,但是……我总觉得不太对,我远远的看过一眼他们的老大,那股气质……像军人。”

“韩国人全都服过兵役,不奇怪……”

“不不,和韩国人那种不一样,他们……”锦山平太斟酌了一下,说,“他们给人的感觉更专业,杀心也更重。”

白鸟刑警喝了一大口酒,咋舌道:“真是怕什么就偏偏来什么。”

“这不挺好嘛,又可以让警视厅的机动队活动活动身子了,他们上次出动是什么时候?”锦山平太一副调侃的口吻。

白鸟刑警摇头:“机动队最近经费缩水很严重,如果真是北边的人,不一定有足够的火力来对付他们。”

“真的假的?”

白鸟刑警一脸严肃:“关东联合那边什么看法?”

“我上报了,然后看起来上头的大人物们,想让警察来解决这个问题。”

“哼,这帮混蛋。那中层呢,就没有什么想要用这些韩国人的脑袋换取武名的家伙吗?”白鸟刑警又问。

他还是把那些人称作韩国人,这个称呼能大大减少各种麻烦——尽管他和锦山平太都知道,那些根本不是什么韩国人。

“有。”锦山平太说,“我就挺想试试看,但是……不知道这帮人有多少武器。”

白鸟刑警没回话,只是继续喝酒。

高山刑警忍不住问:“为什么这么确定他们有很多武器?”

白鸟刑警放下酒杯,沉默了几秒后说:“接下来我要说的,你就当都市传说来听。”

“哦。”高山刑警点点头,屏住呼吸。

“gongan一度怀疑,他们背后是kgb或者北边的情报机关。我们零零散散的捣毁过一些他们的窝点,里面经常藏有纯度非常高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