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和马也觉得美加子和南条应该会穿和服过来。

南条不说了,这种传统节日她必定会穿和服,毕竟她爷爷日思夜想的就是变成真正的华族。

美加子大概会觉得穿啥过来都没差,但是她老妈会把女儿狠狠的武装一下。

和马带着对美加子和南条的和服装扮的期待,领着妹妹和徒弟出门了。

虽然夏天的时候已经看过一次妹子们的和服,但是夏季和服为了贴合季节做了一些简化,总体上不如冬季和服那么雍容华贵。

最高档的冬季和服,要一层层包好几层——毕竟冬天冷,多穿点没事。

片刻之后,和马一行到了集合地点,正好看见南条从自家的加长型林肯上下来,身上是带有南条家家纹的暖色系振袖和服,白梅纹路的冷色点缀在暖色之中,呼应着浅蓝色的腰带。

和服的袖口和衣领都可以看见几种不同颜色的内衬一层层叠好,每一层都恰到好处的露出边缘。

果然很华丽。

南条一看和马等人已经到了,还解释:“我刚参加完资产家们举办的新年酒会,直接就过来了。”

和马凑近南条,吸了吸鼻子:“没有酒味嘛,还是往常的白梅香。”

“不会有人给未成年的我敬酒啦,毕竟是正式场合,有不少文化界的名人和大记者在。”南条用手轻轻抵住和马,似乎是怕他直接大庭广众抱上来,但是也没有把和马推开。

和马从南条的表情里读出来,这大概是有记者在跟拍。

于是他果断拉开距离,正色道:“酒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有趣的消息?”

“有啊,和我一个钢琴教室的几个大小姐,都跟我问起了和马你的事情,她们一个个都先看我的手,发现没婚戒之后都会问为啥我还没和你订婚。”

和马:“你怎么回的?”

“我说你还没有通过我爷爷设置的试炼。”南条回答,然后自顾自的笑起来,“多亏了我爷爷给人的印象,这个回答居然被她们接受了。”

和马挠挠头,心想那老爷子确实给人一种会给孙女的未婚夫预备役安排试炼的印象。

这时候千代子上前拉着南条的手,赞叹道:“这和服真漂亮!太适合你了南条姐!!”

说完她扭头对和马使了个眼色。

和马这才想起来自己该夸和服了,赶忙说道:“这和服很漂亮,比我想象中还要漂亮。”

话音刚落,藤井家的轿车就在刹车声中,堪堪停在和马身边,美加子弹簧一样蹦出来:“和马!我的和服好看吗?”

和马看都没看,直接回答:“不好看,因为没有纽扣。”

“哈哈哈,很好看吧……给我等一下!和服有纽扣那就太怪了吧?不过最近确实有一些号称方便穿戴的浴衣里面是有扣子和万能贴的,但是我这可是真正的振袖和服啊!是大人才穿的款式哦!”

和马一听大人才穿的,赶忙看过去,结果发现美加子一身浅蓝色的和服包得严严实实的,纹样是鲤鱼纹。

美加子哈哈大笑:“我就知道这样能套路到你!你也有被我玩弄的时候哈哈哈!”

和马无视了美加子的得意忘形,他盯着美加子和服上的纹路,咋舌道:“你妈妈还给你选了个鱼跃龙门的图案?她还懂中国文化?”

美加子低头:“咦?有吗?这个鱼是鲤鱼吗?鱼跃龙门是中国文化?”

和马顿时有种,美加子到底是不是阿姨的亲女儿的疑虑。

美加子立刻埋怨道:“你看我的眼神啥意思嘛!你该不会是在想,‘这么冰雪聪明的老妈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儿吧’?”

和马:“你能猜到这个,我觉得你也挺聪明的啊。”

“哦,这样啊。嗯?”美加子狐疑的看着和马,“我这是被损了还是被夸了?”

千代子:“当然是被损了啊。你真的拿到了上智的b判定吗?”

“我拿到了!确确实实拿到了!而且和邮寄参加的你们不同,我是在补习班参加的正规考试!”

和马因为没钱,没有补习班去,所以只是报名参加了模拟考,交钱之后等考试前一天,考卷会寄到桐生报名时候填写的地址,他答完再寄回去。

基本上这种参加考试的方式,作不作弊全靠自觉。

所以这种方式的考卷的分数,不会被计入总分统计,但是会根据那些补习班通过正规考试的方式收到的考卷的平均分,来给一个判定值。

和马虽然是邮寄考卷的方式参加考试,但是他很严肃的进行了自我规制,毕竟这个时候作弊没意义。

可因为他是邮寄,所以他考的分数没有被计入统计数据,所以也没有全国排名。

而南条和委员长,都是到补习班去以正规的方式参加这次考试,所以她们俩都有全国排名。

委员长是全国第三,和马比较惊讶的是居然有两个人比委员长还厉害。

南条的名次稍微靠后一些,也有全国前六十。

当然了,这个考试虽然很权威,但毕竟是几个私立教育机构和大型补习班联合搞的考试,所以参加排名的人就是这几个教育机构现有的考生人数,总共也就几万人参加的样子。

和马抓过南条的手,看了看她的手表——和马可没有手表这种奢侈品,可能以前是有的,但是大概已经被当掉了。

“过了约定时间了,委员长怎么回事?”

南条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对和马说:“对了,刚刚不是地震了嘛,酒会的人紧急避难结束后,委员长打电话打到会场找我,说她今晚家里安排去相熟的神社兼职,可能会晚点来。”

“兼职?”和马挑了挑眉毛,“那家伙居然真的跑去做巫女了?”

“毕竟她家那么熟悉各种贡品的事情,应该有相关的门路吧。”南条说,“说起来,今天会场上,也有神宫寺家的和菓子呢。”

美加子:“酒会不应该吃西点吗?”

“是啊,所以我才记住了摆在一堆西点中的水信玄饼啊,毕竟那饼是透明的,可以看到碟子上的神宫寺家家纹。”

和马“哦”了一声,他本来还觉得神宫寺能直接把电话打到人家上流社会的酒会上有点不可思议,现在想来会场上既然有神宫寺家的饼,那委员长知道电话也正常。

从神社的社办打个电话过去,也挺合理的。

“不过,”美加子忽然说,“委员长那么有计划性的人,应该早就知道要兼职吧,她应该会早早跟我们打好招呼说要兼职,初谒要迟一点到。突然打电话来告知,不像她啊。”

和马想了想,好像真是这样,便猜测道:“可能按她原本的计划,就算兼职,也能及时赶来?然后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耽搁了,比如地震让神社塌了什么的。”

“神社塌了应该会出动消防厅和减灾署吧,一个去打工的巫女,应该会更早让她回来才对啊。”美加子看看天,“也许,是帮助走失的小孩找到爸爸妈妈,耽搁了?”

众人一起看着美加子,被她的单纯和美好惊呆了。

就在这时候,一辆黑色轿车从远处驶来,停在美加子家的车旁边。

美加子的老妈正在和铃木管家交流飙车心得什么的,看到这车停下,都扭头投去好奇的目光。

和马眼尖,看见了车门的把手上,那很小的神宫寺家的家纹。

那家纹只是轻描淡写的刻在把手上,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

神宫寺玉藻开门下车,一身素白的巫女羽织和红裙裤。

和马嘴巴张成了o字型。

平常人可能以为巫女装就是犬夜叉里桔梗的那一种,其实不然。

巫女也是分等级的,等级越高,服装越复杂。

像你的名字里,三叶嚼口嚼酒时那一套,就是最高级的巫女在祭祀的时候穿的。

现在,神宫寺玉藻就一身这种档次巫女装。

只不过她没有佩戴头饰,也没有拿跳神楽舞时需要的神铃。

“一完事就急急忙忙的过来了,没来得及换衣服。”神宫寺看了眼众人,微微一笑。

一名家丁打扮的人从车的另一边下来,拿着长外套过来,给神宫寺披上。

“小姐,那我们先走了。”家丁小声说。

“嗯,走吧。”

神宫寺一边说,一边把外套穿好,扣子一个个扣上,这样别人从外面看,就看不出来她一身巫女装了。

她看了眼和马,解释道:“穿外套是因为待会要去帝释天嘛,穿着巫女服过去,会有点问题。”

什么问题?神道教八百万众神和佛教诸神开战吗?

“我们有一个巫女在帝释天失踪了,我们要进去检查?”

这时候美加子敢为天下先,已经吐槽了:“用长外套挡住,就没事了吗?神佛看不到你下面是神道教的巫女装?”

“帝释天的菩萨是个粗神经,不会计较这些啦。”

美加子:“为啥你一副和她很熟的口气啊?”

“因为我经常去帝释天参拜啊,我家还指导了很多人选择贡品呢。”

“这样就会和菩萨很熟了吗?”

美加子吐槽火力全开,完全变成了关西人。

委员长却笑道:“没有啦,我只是在等待上场的时候很无聊,看了今晚的跨年综艺,所以就像试一试。”

“真的?”美加子一脸狐疑。

“真的哦。”委员长收起笑容,严肃认真的点头,“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跟菩萨很熟嘛。”

和马挑了挑眉毛,他想起那个围着红围巾的地藏菩萨。

根据阿茂的证言,他在去单刀救爹的时候,也看到这个菩萨了。

和马有点怀疑,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神佛。

但是和马也得承认,也有可能是阿茂在听了自己的讲述之后,在直面险境时产生了幻觉,也以为自己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如果把这个告诉神宫寺玉藻,她多半也会这样解释吧。

“走吧,赶快参拜完,明天还要继续复习呢。再过几天就是全国统考了。”

日本有个类似中国全国统考的考试,只有通过了这个考试取得一定的分数,才能继续选报大学。

和马点点头:“是,赶快走吧,这北风呼呼吹,怪冷的。”

于是一行人开始徒步向帝释天走去。

一路上陆续碰到拖家带口去初次参拜的人。

和马听见一户人家的小女孩在哭:“我明天不要去看阿寅嘛!阿寅不好看!”

这说的就是日本国民喜剧《寅次郎的故事》了,确实年龄比较小的孩子看这个片会觉得无聊,等到十岁开始,就会领悟到这个电影的幽默。

等到三十岁再看这个片,味道又截然不同。

要知道,《寅次郎的故事》只是译名,这电影日本原名直译叫《男人好辛苦》,本来就是给成年人看的带点黑色幽默的轻喜剧。

谁知道就成了老少咸宜的国民剧。

那边那小姑娘还在抱怨:“我不想看阿寅嘛!阿寅那么丑……”

美加子扑哧一下笑出声:“确实,我得承认阿寅是挺丑的。”

“谐星嘛。”南条也笑了。

和马心想一个谐星最终成了演技派,也是挺传奇的。

这时候和马又听见旁边路过的另一户家庭的小男孩说:“爸爸,你看好多漂亮大姐姐耶!”

和马不用看都知道这说的自家。

他扫了眼妹子们的脸,发现她们虽然都装没听见,但明显心情昂扬了不少。

果然女孩子多少都有点臭美的。

就这样,和马一行一路闲聊一路听着别人家的闲聊,来到了帝释天。

初次参拜的人密密麻麻的在帝释天门口排起长龙。

帝释天显然连俗家弟子都找来维持秩序了。

警察也来了不少,不过都远离帝释天大门站着。

和马一行站在队伍里,跟着队伍缓缓向前移动。

走了大概半小时,他们才用水勺洗完手,然后喝了一口冰凉的水。

接着就是参拜和许愿了——这都是有步骤的,不洗手喝水不能拜。

许愿的时候,美加子把愿望说出了口:“希望大家都能去想去的大学!”

南条看了她一眼,说:“去什么大学,取决于自己付出多少努力,不能指望神佛哦。”

“哎呀,这不是有安慰剂效应嘛,南条你的愿望是啥?”

“希望大家都考上想去的大学。”南条回答。

“那不一样嘛!”然后美加子看着委员长。

委员长不看她,而是在做许愿动作的时候把愿望说出来:“希望世界和平。”

和马一脸惊讶的看着她,心想还真有许这种愿望的人吗?这不是一般漫画里用来凸显一个女孩心地善良的伎俩吗?

这时候,一把苍老威严的声音从大殿方向传来:“玉藻你又许了一样的愿望啊。”

和马循声望去,发现一名老和尚站在离他们不远的高台上,从高处俯视着。

老和尚这一身华丽的袈裟,和马估计他应该就是帝释天的住持了。

委员长对老和尚行礼:“大僧正最近身体还好吗?”

“托你的福,还不错。世界和平这种事,我们这个小庙管不了啦。”

“我也只是表达一种祈愿而已。”神宫寺玉藻笑眯眯的看着老和尚。

“换一点我们可以管的事情嘛,比如保佑工作顺利什么的。”

和马:“请保佑我工作顺利。”

“啊哈哈哈,这位施主倒是很会见缝插针嘛。哦?这不是桐生家的孩子嘛,新年快乐,葬礼之后,别来无恙啊。”

和马懂了,自家父母的法事大概是这位住持操办的。

“新年快乐,我很好,大僧正不必挂念。”

其实和马还是第一次见这位大僧正,之前阿茂家的法事,是找的别的寺庙的和尚,应该比帝释天要名气大不少。

不过因为南条家和神宫寺家的面子,和马却没花多少钱。

大僧正盯着和马,若有所思的沉默了几秒,忽然笑道:“看起来,葬礼改变了你的命星啊,这可是非常少见的事情。是遇到贵人了吗?”

和马心想怎么着,日本的和尚还管算命啊?这不是道士的生意吗?

吐槽归吐槽,和马还是毕恭毕敬的对老和尚说:“我遇到了不止一位贵人,此时此刻在这里的,都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不可替代的人。”

“哈哈哈,这样啊。”老和尚一脸慈祥的看着和马,“那就好。去年主持你父母的葬礼的时候,我还担心过不了多久就要主持你的葬礼了。你能挺过来,真是太好了。”

和马这时候却想,原本那位,怕不是就如同老和尚预料的那样,已经归西了。

所以自己才顶替了进来。

这时候,有一名僧侣上前要对住持说话,住持摆了摆手,然后对和马一行说:“抱歉,就聊到这里,后面的人还要参拜。再见。”

“哦,我们这就走。再见,大僧正。”和马赶忙带着妹子们完成最后的参拜步骤,让出了位置。

一行人随着人流向出口走去的时候,美加子问委员长:“你这不是和大僧正超级熟的嘛,难不成你真的认识菩萨?”

“怎么可能。”委员长摆了摆手,“我家本来就和各种宗教法人关系很好啊。”

美加子不依不挠:“你认识菩萨的话,能不能让她保佑我考上啊?”

“就说我不认识啦。”连委员长都露出了苦笑。

“真的吗?”

“真的。”

“那不就是只能努力了嘛!最近我做题,都有点做吐了,这要是二月的模拟,还是b判定怎么办啊?”

和马看了眼美加子,他其实特别懂美加子现在的心态,这叫考前焦虑,经历过高三的中国人,除了极少数学霸之外,大多数人多少都有点。

只不过有的人很严重,有的人自我调整一下,或者来一盘紧张刺激的lol/dota2/星际争霸/王者荣耀/守望先锋,就过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