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选美开始还有半小时,操场上已经人山人海。

本来一个高中的文化祭不会有这么多人的,但是今年北葛氏高校在文化祭之前出了个名人,导致很多人慕名而来围观。

第一天三年b班的演武效果又太好了,和马跟自称北川沙绪里的女孩的战斗,已经在口耳相传中变成了现代忍术对决。

毕竟和马和那女孩都表演了一次助跑上墙加后空翻的连招,被好事者吹成忍术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结果文化祭第二天,来的人比第一天更多了,以至于很多开小吃店的班级准备的材料根本不够,只能派人火速采购材料。

据说日南会长还做了一下变通,以学生会的名义出动学校那辆用来给食堂备货的货车,运了一波食材回来应急。

和马还听说隔壁班有个家伙靠着卖冰棍发了笔小财。

那家伙的梦想,据说是像寅次郎的故事里的寅次郎那样,靠一路摆摊做小买卖走遍日本,然后出一本游记。

他的千里之行,可能就靠和马带来的人气,迈开了第一步。

总之这么多因素的叠加,让此时北葛氏高校的操场上挤满了人。

和马不懂声响的混在人群里,听着人群闲聊。

“那个帷幕是什么鬼?在演大河剧吗?”

“不知道啊,据说是高年级的大小姐学姐带来了仆人,专门围了个地方给自己换衣服。”

“大小姐啊,为什么这样的大小姐会来我们这破公立啊?”

“没听说吗,是追着那个桐生学长转学过来的。”

“桐生学长吗?等一下,周刊方春说的那个大小姐,原来是真实存在的吗?我以为是杜撰的!”

……

和马听见有人这样议论着,不由得看了眼南条家搭起来的帷幕。

这时候,司仪已经走上了舞台。

“各位同学,下午好,久等了!看到是我这个副会长出来,你们是不是很失望啊?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吧!日南会长,要亲自参加这选美!所以才换我担任主持!

“欢呼吧!你们可以见识日南会长那绝代的风华了!”

下面的学生一片躁动,虽然他们早就通过这样那样的渠道听说日南里菜会参加今年的选美,但实际听到确定的消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欢呼起来。

和马通过欢呼声,认识到日南里菜在男生中可怕的人气。

和马通过原主的记忆,知道日南里菜是个刚进学校就十分引人注目的美女,她高一的时候就有无数人期盼她参加北葛氏高校的选美。

和马觉得奇怪的是,明明委员长也有不输给日南里菜的容姿和气质,怎么就没有同样的人气。

至于美加子,美女是美女,但气质太像好兄弟了,就是那种和你的情谊像一杯酒像一首老歌的好兄弟。

按和马的理解,男人是不会把这种妹子当恋爱对象的,都是等很多年以后,夫妻关系失和,才想起当年那个好兄弟一样的假小子,不由得想要是当年和她在一起了,现在应该会更快乐。

现在嘛,还不是美加子的黄金时代,男生们还不懂邻家女孩的可贵。

总之,当年两年北葛氏高校大半男生梦中情人的日南里菜,终于要登上选美的舞台了,男生们这个反应也很正常。

而南条作为新转学过来的美女,人气肯定比不上日南里菜。

刚刚议论南条家的帷幕的那俩男生,显然就还没有见识过南条保奈美的魅力。

副会长在讲台上又说了几个笑话炒气氛,但是效果其实很一般。

在和马看来,这个副会长就是那种自以为很幽默的人,整天讲些段子什么的。

这种人上辈子和马在酒桌旁边见多了,把段子和黄笑话当幽默,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粗鄙。

真正的幽默感是什么和马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偶尔会有一些突发奇想,说出来就能逗乐一桌人。

有时候甚至可以把一些别人扔出来的很尴尬的笑话和段子带来的冷场效果给化解掉。

这个副会长,没有幽默感呢。

和马如此评价道,并且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这副会长大概追不到日南里菜。

和马做出评价的同时,副会长也说完了段子,然后开始进入正题:“时间已到,大家听我的无聊话大概也听腻了,那我们就跳过开场白,请各位miss北高的候选者上台吧!”

说完他对着学生会搭建的更衣用帐篷那边做了个请上台的手势。

早就等在帐篷门口的妹子立刻掀起门帘,然后日南里菜就一马当先的走出帐篷。

和马眯着眼睛,视线和大家一样,追随着日南里菜走上舞台。

这牛仔热裤加上下摆掀高绑起来、露出肚皮的上衣,是和马熟悉的80年代流行范。

这个年代的流行范和马还是挺能接受的,再过几年就要开始流行宽肩上衣加烟熏妆了。

那宽肩上衣,和马总感觉像赛亚人的战斗服,就贝吉塔穿的那种。

周星驰在《少林足球》里,还恶搞过这种80年代的流行装扮,看来对这种流行颇有微辞的不止和马一个人。

本来和马以为,日南里菜会凸显自己的胸大肌,没想到她选择show长腿和细腰,相比之下跟在她身后出来的那些卯足了劲的女孩们,倒是落了下乘。

然而这波人里没有南条保奈美和藤井美加子。

委员长神宫寺玉藻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是那身和服的冲击力太强,直接把众人的目光从日南里菜身上吸了大半过去。

和马听到有人在说:“白底墨色纹,这个配色的和服很少见啊。”

“那是神宫寺学姐啦,家里是个超级老字号的和果子屋,据说德川家康当年搬到江户来,最喜欢的就是他们家进献的点心,然后还从自己的家纹上,分了三分之一的葵花叶给神宫寺家呢。”

和马挑了挑眉毛,忍不住往窃窃私语的人那边看去,结果发现又是刚刚讨论南条家的帷幕的两人。

这两人话怎么这么多?

和马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见过神宫寺家店铺的纹章,就印在神宫寺带过来的点心盒上,但并没有什么三分之一的葵纹。

日本的家纹系统挺复杂的,经常会发生主君或者贵人把家纹的一部分当作赏赐的情况,有时候通过单纯的分析家纹,就能知道这个家族过往的荣耀。

如果真有德川家康赏赐三分之一的三叶葵这种事,葵纹绝对会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彰显家族的显赫。

看来这只是普通的中学生瞎吹罢了。

和马继续看舞台,这时候副会长已经发现少人了:“咦,怎么少了两位?难道是日南会长亲自参加选美的消息震撼到,所以退出了吗?”

他话还没说完,日南里菜就一把抢过话筒:“别说这种话,很失礼的。南条学姐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但是为了比赛的公平,我们也不能等太久,下面让我们一起来高呼南条学姐的名字把她喊出来吧!”

和马对日南这一手是服气的,把一个突发事件,变成了仿佛安排好的彩蛋一样,还顺便能带热气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