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长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并且催着冈田杏里和美加子赶快洗完。

然后她把两人强行拉回了房间,说是要商量“等和马回来给他的惊喜”。

等回到房间,委员长直接扔下那两人,跑到窗边打开窗,探头出去观察外面的情况。

美加子疑惑的问:“你干什么?”

“美加子,和马那套跑酷,你学会了多少?”委员长问。

“咦?呃……”美加子面露难色,“会了一点点?”

“那么你从三楼灵活的下到地面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吧?”

美加子愣了一下,随后拨浪鼓一样摇头:“无理无理无理(不行不行不行)。”

“没事的,三楼而已,死不了。”委员长转身直接抓住美加子,把她往窗边拽。

“你干什么?终于要用物理手段来排除我了吗?别啊,我哪儿有竞争力啊,你去排除南条啊!”

冈田杏里像只受惊了兔子,躲在角落里兴奋的看着这一切,看来她对能实际目睹情杀现场这事儿很开心。

大概她觉得这经验必可活用于下次的创作。

美加子理论上讲,比委员长力气,实际上她也确实用蛮力让委员长无法拖着她前进。

然而委员长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下一刻她就惊呼:“什么?”

委员长趁这机会把她一把拖到了窗边。

“下去吧!”

美加子被扔了出去。

然后委员长回头看着冈田杏里。

这时候蘑菇头雀斑少女才意识到自己作为目击者好像也很危险,立刻就缩起脖子。

但这时候美加子从窗外探出头:“好危险的!这房檐这么窄,还是瓦片……”

“是瓦片你早下去了,这是现代建筑啦,那瓦片是装饰品用水泥固定好的。”委员长反驳道,“快往下爬。”

“不是,你先跟我解释一下啊,有炸弹是怎么回事?”

“我们刚刚去澡堂的时候,碰到一个看起来很奇怪的大叔,我们报告给前台之后,旅馆方面表示今晚当值的男服务员那时候都在饭厅集合交班。”

“诶?所以那个大叔不是服务员。”

“对,但他穿着服务员的衣服,所以他有问题,结合旅馆大堂领班和值班经理严肃的表情,还有今天大阪市内的爆炸事件,我猜测这就是制造了今天爆炸的炸弹魔。”

“哇,那我们应该现在就通知老师疏散同学们啊?”

“你傻了吗?”委员长拍了下美加子的脑袋,“搞这么大动静,炸弹魔察觉了,直接引爆炸弹怎么办?那就一个都跑不出去了。不用急,旅馆肯定通知警方了,我猜警方的炸弹专家已经在来的路上,甚至可能已经秘密进入旅馆。”

藤井美加子摇头:“不不,我觉得警方没那么快,你看和马遇到这么多次事情了,警方从来没有及时赶到过。这样,我们去收拾那个炸弹魔,只要制服他不让他引爆就行了嘛。抢走他的起爆遥控器!”

美加子容光焕发,就要从窗台外的屋檐爬回窗户里面。

委员长一脸无语,正要开口说什么,突然,她注意到有一辆孤零零的、没有打警灯的警车,开进了旅馆正门前的小广场。

“等等,好像和马同学回来了。”委员长说。

美加子疑惑的盯着委员长:“你不会是想骗我趁我回头看的时候把我推下去吧?”

“我又不是真的想杀你。”委员长说,“我想杀,你已经凉透了,而且警察还会判定你是自杀。”

美加子想了想:“有道理啊。”

然后她回头看了眼。

“哦,果然是和马。”说完美加子像个猴子一样,灵活的扒着屋檐挂到了二楼,再扒着二楼的屋檐下到了一楼。

这动作理所当然的没有和马那么流畅,但是看得出来,她经常爬树。

委员长回头看了眼还惊魂未定的冈田杏里,然后直接翻窗出去。

她的动作看起来就比美加子笨多了。

等委员长消失在窗外,冈田杏里这才恢复了行动能力,赶忙冲到窗边。

她看到委员长正小心翼翼的把身子挂到二楼去……

那笨手笨脚的感觉,和她平时的干练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冈田杏里:“想不到你还有这样一面……”

“人都有擅长的事情和不擅长的事情啊,你是等在这里等和马来救,还是跟着一起来?”已经把身体挂下去的委员长,用手扒着装饰用的瓦片,询问冈田杏里。

“我……手脚很笨的,而且我矮,根本踩不到下一层的房檐,我会摔下去的。”

“那你等着吧。”

说完委员长的脑袋就从房檐边上消失了。

**

和马在楼下,看着委员长像条虫子一样一点一点的从三楼爬下来。

等委员长下到楼下,和马就开口道:“还真是一不小心看到了珍贵的画面。这和你平时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

“人都有擅长的事情和不擅长的事情。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委员长捋了捋爬楼的时候乱掉的头发,“我记得碰到那个奇怪大叔的位置,我来带路。”

“你们直接碰到人了?”和马皱眉。

“实际上,就是我向前台报告有可疑人影的。这边走。”

委员长一马当先,向她刚刚逃离的建筑走去。

大门五郎和立花老师像哼哈二将一样守在门口,只不过是背对着大门,面朝里面——他们是警戒外面的学生出去,自然摆出这种架势。

委员长无视了两位老师,径直往里面走。

她那态度如此堂堂正正,两位老师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自己的学生。

终于,立花老师因为平时经常让委员长收作业发作业,认出了这个背影:“咦?神宫寺?你怎么从外面进来了?”

委员长也不回头,这时候和马进了门,对立花老师说:“老师好。”

“嗯?哦,桐生啊,你回来啦……不对,你居然擅自翘掉集体活动去约会,我要好好说一说你……你别走啊!”

南条:“老师好!”

“哦,回来拉……南条你也别走!”

“老师好。”近马健一提着装村雨的布袋进来,从两位老师之间过的时候也打了个招呼。

“哦,回来拉……你谁啊?”

还是大门五郎对近马健一有印象,毕竟他跟和马在魁星旗颁奖仪式上那段真剑对决,让人想不印象深刻都不行。

“你是……近马同学?”

立花老师:“近马同学又是谁?我们年级没有姓近马的吧?”

正说着小森山玲和美加子一起进来了,美加子对大门五郎微微弯腰:“老师好。”

立花老师:“什么情况啊这是?有没有人给我解释一下?”

他疑惑的当儿,学生们已经跑远了。

大门五郎表情严肃:“我感觉,不太妙。立花老师对讲机给我。”

为了方便管理学生,学校给出来带队的老师们配发了对讲机,但是公立学校资金不足,只能两个老师一个对讲机。

立花老师把对讲机交给大门五郎:“你干嘛?”

“我跟上去。立花老师你和其他老师汇合,等我消息。”

**

桐生和马跟着委员长刚走到大堂通往后面的路口,旅馆的领班就迎上来:“是桐生和马一行吧?小庆功宴我们已经在准备了,很快就能好。”

“我知道了。”和马点点头。

领班小声说:“为了庆功宴,我们还专门订购了一车食材,刚刚送到。”

和马知道,这是告诉他,警方的拆弹专家已经到了。

和马:“那就拜托你们了,去继续准备吧,我们先去洗个澡舒缓一下疲劳。”

说完他大踏步跟上停在前面的委员长。

“这边。”委员长小声说。

她引导着和马,来到旅馆一层深处的走廊上。

“就是这里。”委员长指着走廊上的某个位置,“我们遇到那个人的时候,他就站在这里。”

近马健一上前,抽了抽鼻子。

“有血腥味,附近有尸体。”他轻声说。

和马差点脱口而出“你特么是狗吗”,还好忍住了,没有随口破坏亲密的战友关系。

近马健一看了看周围,目光落在“扫除用具杂物间”那个牌子上。

“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杂物间,”他一副标准的高中生侦探口吻,“到明天清洁工来上班之前,没有人会打开,这是藏尸体的好地方。”

说着近马健一猛的拉开杂物间的门。

这下血腥味和马都闻到了。比血腥味更浓烈的是……屎的臭味。

走廊的灯光照进杂物间,照出来一只腿。

近马健一把手伸进门里,开灯。

下一刻灯光照亮杂物间,那躺在地上的尸体全貌映入众人眼帘。

和马倒抽一口冷气:“这……锤子砸脸上了?”

这尸体的脸,像是被锤子正面击中,整个面部的骨骼都向下凹陷了。

近马健一摇头:“这肯定死了,碎裂的骨头估计直接崩进了脑干,然后神经系统完蛋,直接大小便失禁。”

和马扭头问神宫寺:“你看到的那个人,有拿锤子吗?”

“没有。他除了一个包之外,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神宫寺像是没闻到空气中的臭味一样,维持着袅窕淑女的姿态。

和马:“还把凶器藏起来了?不对,现在关键不是找凶器,他人呢?”

这时候几个身穿配送员工作装的人拎着各种大箱子沿着走廊走过来,为首的人看到近马健一直接开口:“找到炸弹了?”

“不,找到一名受害者。”

和马说。

假扮成配送员的拆弹专家来到门口伸头看了一眼。

“真惨。那犯人呢?”毕竟老警察,没大惊小怪,可能见惯了这种惨状,“犯人哪里去了?”

“委员长……呃,这位神宫寺同学刚刚在这里看到他,而且他带着包。我推测,”和马顿了顿,“他应该还在继续装设炸弹。”

“为什么?”拆弹专家一脸疑惑,“没装够炸不掉旅馆?算了不管了,我们直接去旅馆的承重结构那边,开始排查。如果对方是在忙活炸弹,那我们应该会碰上。”

和马点头:“好。”

就在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大门五郎拿这个对讲机闯进众人视野:“那个,我在旁边听了半天,你们的意思是,这有炸弹?那是不是应该让学生们疏散?”

“不行。”和马摇头,“对方看到疏散会立刻引爆炸弹。”

“那……”

“老师,安心吧,我们会把炸弹都拆掉,大家都会平安无事的。”

和马成竹在胸的说。

他这不是装出来的。

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能干成这事情,虽然他不知道这股自信是哪儿来的。

**

石恩宙已经完成了五个炸弹引信的安装。

炸弹都安装在本身就非常难抵达的位置,所以石恩宙这个速度,不能算慢。

要不是那可恶的幻觉在困扰他,他应该能做得更快一点。

现在的石恩宙,如果有理智,应该就会意识到,拆引信的家伙不可能在炸弹安装完之后才一个个拆,那太麻烦了。

这炸弹肯定是在离开汽修厂之前就被拆掉了引信。

但是现在的石恩宙根本就没有想这些,他一门心思想尽快把引信都装上,然后彻底终结这一切。

他无视正在自己周围跳舞的小人,从维修通道里爬出来,盖上通道的门板,然后拎起摆在旁边的包。

——还有一半,安装完剩下的一半就可以彻底结束这一切了!

可以告别会说话的扫把,会磨牙的窗户还有哈哈大笑的走廊地板了!

石恩宙卖出坚定的步伐,无视了周围那一切。

**

“找到了!”只有两只脚露在外面的拆弹专家大声说,“是炸弹……不过有点奇怪,这炸弹,根本没法起爆啊,没有引信!”

和马皱眉:“没引信?”

“是的,拖我出来。”

和马二话不说和近马健一一起把拆弹专家拖出来。

“看,”专家拿着炸弹,指给和马看,“这个地方应该就是装引信的,我拆开这个壳子应该能看到引信,以及保护引信的电线,然后就是令人心跳加速的剪电线环节了。但是引信没了。用来启动引信的电池还在,但是引信,没了。”

和马疑惑的看着炸弹。

“这……难道那个形迹可疑的大叔,其实是在拆炸弹?”小森山玲提出了一个见解。

“怎么可能,他都用锤子杀人了。再说了,他要是想拆炸弹,直接找警方自首啊。”近马健一连连反驳自己的青梅竹马,“用下脑子啊,肌肉女。”

“哈?”

和马:“别吵!”

近马健一和小森山玲闭上嘴,跟其他人一起看着和马。

“会不会是这样,”和马若有所思的说,“敌人内部,有个人良心发现,在炸弹安装之前,就把引信都拆掉了。”

“会吗?”近马健一反问。

拆弹专家摇头:“不要把这些人想得太善良。”

“可是这样逻辑上就解释得通了啊,这个疯子想起爆,却发现起爆不了,所以过来查看怎么回事。而那个对炸弹动了手脚的人也过来了,为了阻止他。”

刚刚和马已经问过旅馆方面,旅馆方面表示今晚的男服务员一个都没少。

近马健一接口道:“然后他们就相遇了,犯人处理掉了自己的同伙?”

“你刚刚没注意那尸体吗?那人……”

和马刚开口,近马健一就打断道:“是个练家子的,我注意到了,他的关节上茧很厚。”

和马点头:“对。”

“那这炸弹怎么办?”拆弹专家问。

“当然是拆掉了,神宫寺同学看到那人带着的包不是很大,他应该不会带太多备用炸药,应该就是一包引信。”

“了解。”

“我们继续,把炸弹拆的越多越好。”

和马一边说一边动手把拆弹专家拉起来。

**

石恩宙忽然感觉到不安。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破坏自己的仪式。

他扭过头,看着通道的那一侧。

有某种黑色的、浓墨一般的邪恶气息,盘亘在通道那一头。

他已经没办法分辨这是幻觉还是现实了。

他只是遵从自己的本能,向着那黑色走去。

“绝对!绝对不会让你破坏我最后的安宁!”石恩宙这样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黑色的雾气一接触到他就轰然散开。

石恩宙感觉自己好像被神光附体了,可以靠着自身就驱散黑暗。

他大踏步的前进,下意识的挥舞着不存在的长剑,“披荆斩棘”。

如果有人旁观这一切,一定会认为他就是现代的堂吉诃德,正在发起可笑的冲锋。

但是在堂吉诃德自己看来,他就是在和恐怖的巨人战斗,勇敢的救下了美丽的仕女。

因为堂吉诃德永远也没有办法摆脱自己的世界。

对他来说,那就是他的真实。

石恩宙小跑起来,以他的块头,这样奔跑起来就有种重型火车头的声威。

在他的视角里,现在变成他在追赶逃窜的黑雾,他勇不可挡。

**

桐生和马忽然听见沉重的脚步声。

紧接着他就看见走廊尽头出现一名巨汉,以每一步都仿佛要踏穿地板的气势,像这边冲来。

这场景,打个比方就是,鼠式坦克以查狄伦25t的高速发起冲锋,轰隆隆的向和马等人碾压过来。

小森山玲大喝一声,迎着冲上来的敌人就使出旋转飞踢。

和马和健一一起大喊:“不要!”

近马健一还伸手想拉姑娘,结果妹子冲的速度太快,没拉着。

说时迟那时快,冲过来的“重型坦克”直接竖起一边手臂挡住了扫过来的高抬腿。

这一下绝对不轻,小森山玲的空手道段位不低,她的高位踢甚至能硬抗远藤中人那帮人手里有问题的竹刀。

光看这一下的力道,和马寻思自己要没护具的情况下挡这么一下,手臂就算不骨折,也得肿成猪爪。

但是对方不但挡住了,还电光火石之间用另一只手抓住小森山玲的腿,把她往天花板甩过去。

小森山玲那么大一个妹子,少说也有五十公斤,结果现在就像气球人一样被甩到了天花板上。

那场面,让和马想起复仇者联盟初代电影里,绿巨人摔洛基那个经典场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