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条正仁脸色马上就变了。

南条保奈美接着说:“西式吻手礼,和我的和服不匹配。而且我爷爷是个非常注重传统的人,他不喜欢西方那一套礼节。”

这是真的,所以保奈美说得堂堂正正。

这下就算南条正仁,也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了,他只能强行圆场跳过这个环节:“呃,外面下雨,里面请,家父已经在正厅恭候多时了。”

保奈美也配合着父亲,请两位贵客进屋。

一行人进了屋,很快被领到南条广等待的大厅。

一看见朝仓议员,南条广就起身道:“老夫腿脚不是很灵光,有失远迎。”

“没事没事。”朝仓议员立刻客气起来。

在大人们寒暄的同时,保奈美把朝仓康纯引导到了他的位置。

然后保奈美在朝仓康纯身边坐下,完全没有理会爸爸的嘱托,保持了一个男女授受不亲的距离。

佣人端上茶,保奈美姑且还是承担了自己的职责,负责把茶摆到朝仓康纯面前。

然后她就自顾自的开始喝茶。

朝仓康纯看了眼还在寒暄客套的大人们,斜眼看了看就在自己身边的美人,开口道:“南条小姐,你……平时喜欢什么?”

“喜欢安静。”保奈美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她确实喜欢安静——当然在剑道部活动的时候,作为体育社团大声喊是家常便饭,但这和保奈美喜欢安静并不冲突。

朝仓康纯一脸尴尬。

可能是这样拒绝得过于明显,不符合与铃木关键约定的“曲线救国”的方针,保奈美主动补了句:“开玩笑的。我喜欢剑道。”

“这样啊,我也喜欢剑道,高中的时候练过一年……”

就在朝仓康纯正要展开自己的故事的当儿,大人们那边好像寒暄完了,接下来就要继续走订婚流程了。

南条正仁回头对保奈美招手,示意两个年轻人过去。

保奈美放下才喝了两口的茶站起来,昂首阔步的走过去。

朝仓康纯赶忙站起来追上她。

**

订婚仪式其实非常简单,很快就进行完了。

虽然只是订婚,但这也表明南条财团和朝仓议员结成了攻守同盟,今后在诸多问题上都会共同进退。

办完正事之后,自然就是宴会了。

不如说,宴会才是重头,双方都希望在宴会上能进一步的加深对新盟友的了解。

日式宴会,可不像中国那样大家围坐在有玻璃转盘的大桌子边上其乐融融一起吃。

他们都用只能一人或者两人使用的小桌子,每个人前面摆上这么一张,一边吃一边不断上菜。

南条保奈美和朝仓康纯自然被分配了一张双人桌。

临入席前,南条正仁又一次抓住机会叮嘱女儿:靠近一点!

不但如此,入席的过程中,保奈美一直能感觉到爸爸在看着这边。

她只能不情不愿的稍微和朝仓康纯拉近了一些距离。

朝仓康纯看起来很开心,也主动往保奈美这边靠近了一点。

保奈美身子不自觉的往旁边歪,以避免肩膀碰到朝仓康纯。

“保奈美小姐,”朝仓康纯礼貌的问,“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你在躲我。”

“是您的错觉。”保奈美立刻回答道。

这时候南条正仁高举起酒杯:“让我们为南条家和朝仓家喜结连理,干杯!”

保奈美很想跳出去提醒爸爸,还没喜结连理呢,只是订婚。

但最终她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不知怎么的,她感觉自己内心那种想要不管不顾大闹一场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了。

南条保奈美看了眼默默站在爷爷身后的铃木管家,压抑住内心的冲动,端起装了果汁的酒杯,和大家一起干杯。

干杯过后,南条正仁继续说:“下面,有请我女儿演奏一首钢琴曲,为大家助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