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几天,对桐生和马来说,都是风平浪静的寻常日子,除了随着梅雨季节来临降雨开始变多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和马上辈子生活在南方海边,早就习惯了绵绵细雨。

南方有种天气,当地俗称回南天,比日本的梅雨季潮湿多了,雨量也更足一些。

所以梅雨季对和马来说,真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洒洒水啦”。

和马就这么一边按部就班的复习,练剑,回家再教教结束了打工过来练剑的池田茂一些剑道基本功,时间就这么平稳的过去了。

唯一让和马有些挂心的,就是南条同学好像有点心事。

但是和马又不确定。他之前表现得像个真正的剑豪一样,玩心技一体以剑交心,那是看词条作弊。

南条没有爆别的词条的情况下,和马就抓瞎了,只能看得出来她确实有点心事。

和马和众多直男一样,对猜女孩的心事最不拿手了,基本上不看词条作弊他完全不可能猜到。

所以他跑去问妹妹。

千代子点头:“嗯,我也感觉学姐有心事,但是……我印象中这几天应该是她的那个,所以也不确定。

“老哥你可能不知道,女孩子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情绪波动剧烈。”

“我知道。”和马说,“我保健体育课上得可认真了。”

“噫,恶心。”千代子调侃道。

和马不管妹妹的调侃,向后靠在道场的墙壁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边看着池田茂练剑道基本型一边继续寻思:真的是这种原因吗?

**

周三晚上。

南条保奈美回到家,换好和服正要去给爷爷请安,就被佣人告知南条广出门应酬去了。

南条保奈美本能的产生了一丝不安。

“铃木爷爷呢?”她问。

今天南条保奈美是由家里的另一位司机接送上学的。

“铃木管家也陪同老先生一起去赴宴了。”

佣人的回答,让南条保奈美心中咯噔一下。

她知道爷爷只有在参加非常重要的宴会的时候,才会带铃木老爷子。

毕竟铃木老爷子作为家里的大管家,平时工作非常的繁忙,还要负责接送南条保奈美,一般来讲没什么时间陪同参加应酬。

南条保奈美又回想起几天前在去爷爷那里的路上碰到爸爸时发生的事情。

当时爸爸南条正仁的表情……

南条对佣人说了句“你去忙吧”,然后就不再看佣人,转身来到门边,单手扶着门框,看着外面那大得有点浪费的日式庭院。

添水不断的发出哒哒的声响,映衬出夜色的静谧。

可南条心中一团乱麻。

虽然知道随着自己升入高三,相亲的日子必然会到来,但她以为那应该会在秋天修学旅行结束后。

修学旅行是个节点,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修学旅行和文化祭结束,就意味着高中生活最后的定番结束。

人生应该翻开新一页了,不管是升学,还是出社会工作,都是那之后才正式开始考虑的事情。

而在秋天的文化祭和修学旅行之前,学生们应该享受“高中最后的夏天”——这是默认的“流程”。

南条保奈美以为父亲会遵守这个默认的流程。

她以为自己至少还有一个夏天可以自由的支配。

南条保奈美走出自己的和室,站到院子和房间之间的缘侧最边缘,单手扶着支撑房檐的木梁。

她伸出空着的手,感受着纷纷洋洋飘落的细雨。

视线所及之处,漆黑的夜色中依然可见盛放的紫阳花。

细雨随风飘进屋檐,落在南条保奈美的脸上。

风轻轻吹动和服的振袖。

风中,可以闻到隐约的白梅香——自从桐生和马说了自己喜欢这个香味之后,南条保奈美就再也没有换过别种的香精。

她忽然想起那天在桐生和马的道场的对话。

她记得和马说过:“雨中的白梅香才是最动人的。”

想到那时候和马的话,南条保奈美自顾自的笑起来。

此时此刻,这庭院里,她的笑容才是最美的花儿。

南条保奈美对着雨夜和盛放的紫阳花,再一次背诵狄金森的名篇《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天》: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夏季,

当夏季的光阴已然流逝!

请允许我成为你的音乐,

当夜莺与金莺收敛了歌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