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马的心,如止水。

他开始熟悉这种“平静的愤怒”了。

这是和昨天晚上全然不同的状态,此时此刻和马的脑袋里,没有那些复杂的念头。

他既没有考虑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孤龙buff发挥作用,也没有考虑孤龙buff加上剑道等级加上实战等级,叠加出来的效果能不能比得过对手。

因为能不能打得过这种事,现在的和马不关心。

他不在乎。

他现在在这里,不是因为他能这样做,而是因为他想这样做。

他想痛扁昨天打伤他的徒弟的家伙。

他想痛扁今天打赏可能会成为他挚友的人的家伙。

他想痛扁那把男子汉们神圣的对决玷污,把男子汉们的荣耀扔在地上践踏的家伙。

如果今天在这里选择了逃避,桐生和马还有什么脸面回去面对自己的大弟子,还有什么脸面在他面前妄谈什么“男子汉不要只考虑能做什么,而要考虑该做什么”?

面对就在眼前的邪恶不去扑灭,

面对就在眼前的蝇营狗苟不去绞杀,

面对就在眼前的不公、不仁与不义却不拍案而起,那今后还有什么资格以男子汉自称?

所以,桐生和马站在这里,直面五倍于己的敌人。

正当和马打算念诗加buff的当儿,最右边的敌人直接冲了上来——

“去死吧!”那敌人呐喊着,挥舞着那散发着不详气息的竹刀!

下一刻,和马的竹刀的先革命中了这不识相的打断吟唱的家伙的下巴。

和马没有使用剑技,纯粹的依靠超快的反应、清晰的头脑与精准的动态视力,发动了这一击。

虽然竹刀的头部包着保护用的先革,但这一击依然在命中下巴的瞬间,就让敌人的下巴整个脱臼,完全歪向一边。

敌人向后飞起来,在空中转体一百八十度,然后轰然落地。

“真是一群一点礼仪都不讲的粗鄙之人。”和马收回竹刀,“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在开打前应该自报家门吗?”

被他打飞的人直接昏过去了,完全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和马对剩下的四人伸出五个手指,然后缓缓的收回来一个。

然后他怒喝道:“一起上啊,杂碎们!群殴不是你们最喜欢干的事情吗?”

剩下三个远藤中人的狗腿子一听,交换了一下眼神,眼看就要一起冲上来——

“不要被挑拨!”远藤中人大喝,“互相挡住剑路,只会便宜了敌人!我们不是演练过车轮战吗?按那个上!”

话音落下,当即有一个人向和马发起攻击,正是担任次锋的幸地键——先锋已经被和马一竹刀戳倒在地上了。

和马一个后滚翻,虽然他背着一包竹刀,但是剑技系统仍然让他完成了翻滚,就是后背硌得疼。

后滚翻结束后挥出的低位平砍打中了幸地键的小腿,瓦解了他的下盘,让他跪倒在地上。

和马正要补刀,中坚腾生诚冲了过来,竹刀直接砸向和马的脑袋。

和马往后躲闪,刚拉开身位副将光山公雄又攻了过来!

而幸地键也趁着这个空档重新站起来,重整态势。

这三人就像黑色三连星一样,对和马发起了不间断的车轮攻击。

而大将远藤中人则一直在旁边寻找机会——

突然,远藤中人出手了!

飞快刺来的竹刀瞄准和马的腰部——这要是刺中,轻则腰肌拉伤,重就可能伤到肝脾。

和马用竹刀格开刺向腰部的攻击,冷不防背后结结实实的挨了一竹刀。

被打中的瞬间,和马就知道这竹刀肯定有问题,这一下就跟钢筋抽在背上一样。

幸亏对面为了防止影响远藤中人的活动范围,只有在和马背后的人配合远藤发动攻击。

这要是打在手臂上,肯定会像近马健一那样直接失去握剑的能力。

打在背上,一来背部本身就比较抗揍,二来有个装备用竹刀的包分担了一部分伤害。

远藤中人突刺不成,直接变招,手里的竹刀举高了砸向和马的手臂——

和马果断放弃竹刀保手臂,抽回手来的同时后滚翻拉距离,为自己赢得了从包里抽出备用竹刀的短暂时间。

和马拿着备用的竹刀,同时颠了颠装备用刀的包——还挺有份量的,应该还有不少备用刀。

敌人毫无疑问很强,而且能很不要脸的以多打少,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和马要赢就必须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虽然遭到了突袭,没有好好的念“定场诗”的机会,但该念还是得念。

但是念什么好呢?

思考中和马又连续躲开了两波攻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