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就这么从家里出发了,但是和马其实并不太清楚自己该怎么介入这件事情。

难道就这么直接跟着铃木老爷子冲进这松屋,然后对着那南条广就来段念白:“奶奶您听我说!”

不对,这里是爷爷您听我说。

念白结束紧接着就进西皮流水,直接开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如果是游戏,那更简单了,可以直接选选项,先来一局紧张刺激的昆特牌,然后再选择能说服的选项……

然而这是现实,不是京剧也不是游戏,没有选项可以让你直接进入嘴炮路线。

所以到底待会自己要怎么出去嘴炮,和马实在想不到合适的“切入点”。

也不知道铃木管家有没有相应的安排。

“就在前面。”铃木管家忽然扭头对和马说,“那就是松屋。”

和马顺着铃木管家的目光看去,一栋仿佛散发着千与千寻中“油屋”那样的日式奇幻气势的建筑映入眼帘。

夜幕已经降临,东京城的霓虹灯全都点亮,但是所有的灯红酒绿像是被结界阻挡了一般,绕过了这栋古朴的建筑。

素雅风格的灯笼,散发出昏暗的光,仿佛此地是异世界一般。

和马下意识的问:“这个松屋,应该有不少怪谈吧?”

“确实有不少杂志做灵异专题的时候会在这里取景,”铃木管家顿了顿,补了一句,“毕竟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在松屋用餐,自然也不可能亲眼看见这景象。”

和马心想得,我应该也被算在这普通人当中了,我是不是应该顺手拿点纪念品,纪念这可能不会有第二次的奇妙旅程?

铃木管家把车开进停车场,径自下了车。

“待会我们走员工通道进去,今天南条家包场了,我如果领人走正门,里面马上会得到通报,广会意识到你的身份。”

和马注意到铃木管家刚刚直呼南条家老爷的名字了。

他不由得看了眼老头。

果然,铃木管家头顶多了个临时词条:患难与共

说明是:曾经同甘共苦的记忆,即使时间流逝,也不曾褪色。

和马越来越感觉自己的外挂大有可为,这不,一眼就确定了铃木管家和南条广有着深厚的情谊,要知道和马之前和这位铃木管家的交流总共就没几次,更别提交心的促膝长谈了。

这种人际关系情报,本来和马不应该如此简单的拿到。

待会也许可以围绕铃木管家和南条广的关系做文章。

和马这样想的同时,铃木管家已经一马当先向员工通道走去。

和马正要跟上,松屋二楼的纸花窗被什么东西从内部撞破。

重物先是摔到了一楼的房檐上,然后和房檐上的鬼瓦一起砸落地面。

这时候和马才看清楚掉下来的是个穿着西装的人,从他耳朵上带着的耳机看,应该是保镖什么的。

不等和马细想这是怎么回事,楼上就传来女人歇斯底里的声音:“给我滚开!”

与此同时,还有众多男人的声音:“拦住她!别让她跳出去!”

“抱住她腰!”

“下了她的刀!小心点,不要伤到大小姐!”

然后有男人发出惨叫。

和马和铃木管家对视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狂奔起来。

和马奔向刚刚铃木管家指出的员工通道,结果被铃木管家抓着衣领拽了回来。

“没时间了!”铃木管家吼道,“直接爬上去走那个窗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