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道场,和马一五一十的把刚刚从锦山平太那里获得的情报说了一遍。

妹子们都一脸严肃。

阿茂则在稍远的地方,靠着道场入口的门框,一副很想发言的样子。

但是他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而是拿起竹刀:“师父我去练基本型了。”

“别急,有什么想说的你可以说呀。”和马喊住徒弟。

“我觉得,我除了把剑道练好之外,没什么别的可以帮到师父的地方了。那我就先练好剑道吧。”

说完阿茂就到院子里去了。

美加子:“我其实很理解阿茂。突然话题就变成了和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关系的高深话题了喂!委员长你也是这样想吧?”

“我家每年元旦都能接到内阁zl大臣和许多阁员的订单,所以我想,我应该也不算普通老百姓来着。”委员长淡定的回应。

和马惊了:“和菓子屋这么有影响力的吗?”

“只是做年节点心礼盒送过去而已啦,没你想象得那么厉害。”委员长又说。

南条:“神宫寺的点心,我家也经常订,味道很棒外形精致,是用在宴会上绝对不会丢脸的逸品。

“不过我爷爷总抱怨说,现在请客都是旋转餐厅吃西餐,连去松屋这种老店的机会都少了,所以需要订神宫寺家点心的时候也少了。

“首相他们在新年的时候订神宫寺家的点心,更多的是用作贡品吧。”

委员长点头:“是啊,我们家有专门的贡品礼盒哦,能满足各地的神明。

“有真神明在的神社,选用贡品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因为日本的神很小气,生气了就会降下灾祸泄愤。”

和马“哦”了一声,本来他就当个轶闻听,但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给一个自己跑路了的地藏菩萨供奉了东西来着。

于是和马赶忙跟委员长说了这个事情。

当然他隐去了自己在心中默念大威天龙那部分。

“你说的地藏,是不是在九町目那个路口?旁边是个山包?”

和马回想了一下,确实旁边有个山包来着。

日本岛国多山,就算在平原上的东京也有不少山包。

委员长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后对和马说:“应该没问题,地藏菩萨对贡品不挑剔,有给它就会开心。”

和马松了口气。作为中国人,他一向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看到神佛什么的都拜拜,看到教堂也进去阿门一下。

也不是信这些,而是“来都来了”,对吧。

南条把突然拐到神佛身上的话题强行拉回来:“所以这是最近和马如果去大阪或者京都会有点危险的意思?”

“是吧。”和马耸肩,“不过看起来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修学旅行是去冲绳,年年高三都是去冲绳。”

美加子:“海边!这次暑假全在学习,都没有去海边,修学旅行去重生的话,就算委员长也不能阻止我们在沙滩上玩了!啊!我要去买新泳衣才行!南条也一起来吧?”

南条点点头:“嗯,我也该买新泳衣了,原本的泳衣都太朴素了。”

嗯?什么意思?和马扭头看着南条,品味着南条刚刚的话。

这时候委员长咳嗽了一声:“很抱歉,我有收到风声,我们和冲绳那学校的共建关系,好像到今年七月就结束了。”

众人一起看着委员长:“啥?”

“本来就是文部省强行安排的共建啊。”委员长推了推眼镜,“文部省方面政策换了的话,合同到期不继续也很正常嘛。”

公立高中要承担文部省的“政治任务”,这个倒是同和马上辈子上的学校有点像。

当时他们学校就有个**班,学校刚开始装空调的时候经费不够,只给高三全级和每个年级的**班装了。

但是普通学生闹了很大的意见,还有家长联合起来去告状说这是歧视,结果不了了之了,普通非高三学生还是迟了一年才享受到空调。

美加子:“所以,今年没有冲绳了?”

“应该是没有了,毕竟我们是公立学校,没有合作校的支持,没有经费去那么远的地方。”

“可以我们自己交路费和住宿费啊!”美加子还是不放弃,“那些去夏威夷的学校很多也这样处理的不是吗?”

“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委员长看了眼和马,“今年我们可能会去京都或者大阪。”

和马咋舌。

这时候一直在旁听的千代子忽然开口:“总有种,剧情的齿轮开始转动了的感觉?老哥你难道是什么传奇故事里的主角吗?”

委员长:“结束合作是在七月初的事情,那时候还没打剑道大会。”

“对,但我们今天才知道不是吗?凑在一起就有种,‘啊下个舞台是京都或者大阪啊’的感觉,我看漫画就总会有这样的感慨。

“啊,下一个舞台是巴士底狱啊。”

和马:“凡尔赛玫瑰?奥斯卡和安德烈双双战死的地方?”

他说完这句,就感觉妹子们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南条:“我之前就觉得奇怪,和马你对法国波旁王朝那段历史有点过于熟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