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马感叹神宫寺家的人脉——好吧其实是玉藻前的人脉的当儿,上泉正刚继续说:“你这次在九州呆几天?这两天比赛结束后,我倒是有一天的空闲时间可以指点你一下。”

和马大喜:“好啊好啊!那我该去哪儿找您呢?”

“我今天就要离开福冈,去鹿儿岛静修。我在那里有一栋可以看见樱岛的小楼。”

——等一下,刚刚那个看着樱岛参悟居然是真的吗?

和马:“樱岛啊,那里真的是回天鱼雷的基地吗?”

这里和马说的其实是日本战后反战文学代表作家梅崎春生的作品《樱岛》。

樱岛火山是个活火山,虽然在大正年间的喷发之后就陷入了沉睡期,但并没有真的变成死火山,自然也不可能建立小说中那种地下特攻作战基地。

上泉正刚哈哈大笑:“当然不是啦,那可是火山啊。把小说发生地设置在樱岛,还是我建议的,因为樱岛可以让人产生仿佛落樱一般消散的联想。

“那篇小说如果叫严岛,给人的感觉恐怕就完全不同了。”

和马听到严岛这个地名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严岛是著名的严岛合战的发生地,毛利元就在这里击败了陶晴贤。陶晴贤号称西国无双,而玉龙旗也有这个称号,只要一个人单刷获得玉龙旗的路上遇到的所有对手就能获得。

这是一个不但对自己的实力有要求,对队友的实力也有要求的称号,队友只要抢了一个头就拿不成了,只能争一下敢斗王。

上辈子和马不记得玉龙旗有这个称号,但是这辈子就有。

毕竟这个世界是吧,有用刀砍下直升机的人,那剑道地位比上辈子高也正常。

——西国无双么……以自己队友这会被談洲楼博司单刷的实力,感觉在队友方面不会有什么阻碍了。

剩下的就是自己能不能一路打过去的问题。

现在上泉正刚忽然提到严岛,总觉得是在鼓励和马去争取西国无双这个头衔。

上泉正刚看着和马,脸上似笑非笑。

和马:“陶晴贤的结果可不是很好啊。”

“那是因为他不是真正的剑圣啊。”上泉正刚如此说道。

玉藻点头:“是啊,实力和名号不相符,就只能像这样,只有辞世绝句永流传。”

和马看了眼玉藻,心想陶晴贤也来过你那儿喝酒?

上泉正刚:“那么,就这么约好了。到时候我会根据你现在的实力,给你一些指导。”

和马点头,正要说话,忽然反应过来:这老头这里突然强调“根据你现在的实力”,这意思是我在玉龙旗上能拿到什么成绩,和他教我啥有关啊。

拿了玉龙旗和西国无双之后教的内容,很可能和只是拿玉龙旗根本不一样。

而拿不到玉龙旗的话,大概只能得到一些基本功方面的指点了?

啧。

和马看了眼上泉正刚背后恭顺的低着头的下稻叶彰闲。

今天看来要把现警视总监给往死里得罪了。

罢了罢了,反正在他们看来,自己也是丰国派的人,尽管自己从来没跟丰国警视监说过一句话。

还没进警视厅,就先卷进了警视厅内部派系斗争,这就是主角命吗?

这时候下稻叶彰闲也注意到和马的目光,他略微抬起头,看着和马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嫉妒。

下稻叶彰闲嘴巴蠕动着,似乎在说话。

和马读唇不行,但是他有“狼的耳朵”,毕竟是“半个布雷斯塔警长”,他清楚的听见了下稻叶彰闲的嘀咕:“你这混蛋何德何能,获得剑圣的赏识?”

和马嘴角抑制不住上扬。

他收回目光看着上泉正刚,顺着老头刚刚的话头:“前辈如此赏识,晚辈受宠若惊。晚辈何德何能?”

——你不是想知道吗?我帮你问!

上泉正刚也不当谜语人,直接回答道:“因为目前来说,你是最有资格继承我的衣钵的苗子。和马,等你剑道精进到巅峰,你就会发现一件很遗憾的事情,那就是能真正继承你的衣钵人,理论上不存在。

“你游历四方,经历了无数的波折,得到的感悟,习得的剑技,根本就没有办法传给任何人。

“作为师父,能教导徒弟的剑技都是最基础的那些,徒弟练到极限也不过只有你三成不到的实力。

“听着很像是我一个老人在倚老卖老对吧?”

和马摇头:“不,没有的事情。”

“你不必跟我客套。我年轻的时候听我师父这么说,也觉得这老头太自以为是了,我必可取而代之。我懂的。”

不不,您不懂。我能看到等级啊,所以我知道普通人练到极限真就是您的三分之一左右。

但是和马不能这么说,所以他露出尴尬却不失礼貌的笑容,仿佛被上泉正刚一语中的。

上泉正刚摇摇头:“总之,我在樱岛等你。”

“晚辈谨记于心。”

老头本来要走,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别让我失望啊。”

说完他这才转过身,向着等在赛场边上的秘书们走去。

和马在上泉正刚转身的瞬间,目光就到了下稻叶彰闲身上。

下稻叶一脸愤恨的瞪着他。

和马莞尔一笑。

这时候上泉正刚已经走到场边了,下稻叶看剑圣真要走了,赶忙开口道:“上泉老师!”

上泉正刚停了下来,扭头看着下稻叶彰闲:“何事?”

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老剑圣这几个音节里冷漠的味道。

下稻叶被噎了一下,但马上振作精神,看起来也不是第一次被冷淡对待了:“弟子最近一年一直在净是剑技,还请老师指……”

上泉正刚打断他的话:“我说过了吧,单纯的剑技是有极限的,你要提高就必须拥抱生活,磨练自己的心性。刚刚你的比赛我也看了,想必是故意让五所野尾输掉了比赛让你上场吧?不对,中坚应该就是故意输的。

“既然你这么想展露自己的实力,为什么不在先锋出场?

“因为舍不得大将的名号和威风?

“还是因为警视总监的儿子必须是大将?

“我建议你找个禅寺,最好那种住持地位高到就算打了你也不会被你爸爸记仇的禅寺,到禅房里被住持用六根清静棒狠狠的鞭打个一年吧!”

和马嘴巴张成o型。

老、老毒舌?

下稻叶彰闲脸红成了猪肝的颜色。

是真的猪肝色,没有半点夸张。

“我……”

他这个“我”,让和马产生了王司徒的即视感,仿佛下一刻就要吐血而亡。

但是下稻叶彰闲还是低头行礼:“先生教训得对。我这就更换成先锋出场。”

“哦?”上泉正刚本来毒舌完了就要走的,这时候又停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下稻叶彰闲,然后回头看了和马一眼,才继续说,“至少是个开始了。不容易啊。”

下稻叶彰闲见状,上前一步提高音量道:“弟子有个请求。如果弟子今天打赢了桐生和马,那就把他得到的指教机会让给我!”

上泉正刚又看了眼和马。

和马有种老头要点头的预感。

果不其然,老剑圣摸了摸胡子,点头:“可以。如果我看好的人连你都打不过,那说明我老眼昏花看错了。”

等一下,上泉正刚桑,你这不是又埋汰了下稻叶一遍吗?

潜台词不就是“连你个乐色都打不过那我也只能承认我看走眼了”。

和马赶忙观察下稻叶彰闲的脸,果然刚刚褪去的猪肝色又回潮了。

“十分感谢!”下稻叶彰闲大声回答,很有精神。

然后他站起来,双眼冒火。

和马连忙确认他头顶,万一刷出来什么临时词条那就得小心应对了。

然而并没有。

和马揉揉眼睛,再次确认,还是没有。

不应该啊,看他那凶狠的眼神,理应有了什么决心才对,为什么没有在词条上体现出来?

他是半妖?

或者说,他……太弱了?哪怕燃起了决心也不过如此?

和马观察的同时,上泉正刚继续说:“既然如此,这场比赛的主裁判就由我来担任好了。中条君,你来当副裁,原来的副裁小妹妹当三裁好了。”

这可是全剑联总长的话,日本机构的组织结构是完全的金字塔式,封建得很,根本没人敢反对。

至少没人敢明着反对。

和马就觉得原来的主裁判有点怨言。

原来这货姓中条啊。

仔细想想这货今天权威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战,现在又被撸成副裁判,正常人都会有意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