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趣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暖冬【出版】

>

暖冬【出版】

魅冬 著

暖冬【出版】 现代言情 纪品扬 花朝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暖冬【出版】》,男女主角花朝纪品扬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魅冬”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可是那又如何?徐岳依旧是徐岳,依旧不是她的徐岳。所以,和那个叫纪品扬的陌生男人在同一天见了三次也不算什么。常说病来如山倒,一早迷迷糊糊的醒来,花朝就觉得自己好像生病了,喉咙渴得要死,额头滚烫滚烫的,从抽屉里摸出了体温计量了一下,才敢确定自己发烧了。39°C!花朝给公司打电话请了病假后倒回了床上...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花朝纪品扬   更新: 2022-11-30 06: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暖冬【出版】》,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花朝纪品扬,文章原创作者为“魅冬”,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如果你从没出现,我会不会觉得快乐一些?】夜色在霓虹灯闪耀的城市里蔓延开来,这个时候外头的世界依旧很热闹,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凌晨一点花朝关了电脑,洗完脸后躺在床上敷面膜,冰凉的面膜让她舒服得几乎要睡着,却被手机来电给搅和了那是一个陌生的来电,花朝犹豫着该不该接电话——六合彩常常会乱给人打电话,接了就扣掉一大笔电话费叹了口气,花朝忍痛摁下了接听键要是真那么倒霉的话,那就扣话费吧!也许这...

第3章 想念打破天窗

【要不是你让想念打破天窗,我不会发现枕边的荒凉。】

一天连续见同一个陌生人三次的话,那是上天给的缘分。

花朝看到这话后笑笑,随手关了电脑去睡觉。

连续见三次就是缘分?当初她也是在一天见了徐岳三次的,那时她和徐岳也是陌生人。可是那又如何?徐岳依旧是徐岳,依旧不是她的徐岳。所以,和那个叫纪品扬的陌生男人在同一天见了三次也不算什么。

常说病来如山倒,一早迷迷糊糊的醒来,花朝就觉得自己好像生病了,喉咙渴得要死,额头滚烫滚烫的,从抽屉里摸出了体温计量了一下,才敢确定自己发烧了。

39°C!

花朝给公司打电话请了病假后倒回了床上。

她已经很久没生病了,昨天还笑着对办公室的姐妹们说自己身体好,没想到今天就生病了。

昏昏沉沉的睡到了傍晚,花朝饿着醒了过来。头依旧很烫,翻了冰箱却找不到任何食物。拿起手机想找个人带点吃的东西给自己却发现不知给谁打电话。

死党林静?不,太远了。

徐岳?似乎不大应该。

纪品扬吗?算了吧,这几天一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偏偏今天没有出现。

花朝闭了闭眼,咬牙想了一会儿后,拨了死党电话,可惜电话一直在想却没人接。无奈之下只好拨了徐岳电话。

徐岳接到电话时,正在和一个部门经理谈论一个新的案子,部门经理递上的策划被他挑剔的面目全非。听到手机传来代表着花朝的来电铃声,他才好心的放过了部门经理。

“朝朝,怎么,想我了?”徐岳开起了玩笑。

可惜电话另一头的花朝没心情和他开玩笑,沙哑着声音“是啊,想你了,是想让你送饭给我吃……快点……我快饿死了。”

徐岳听出花朝声音中的不对劲,问道“朝朝,你怎么了?”

“发烧了。”花朝喝了一大口开水,回答道。

徐岳急了,“没事吧?有没有去看过医生?烧了多久了?”

“没烧死,但是快饿死了。你要不给我送饭的话,我找林静去了。”花朝没好气的说完,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另一段发出的“嘟嘟”声,徐岳迅速拿起西装外套,和外头的秘书打了声招呼提早下班,开着车去花朝最爱的一家广州粥铺买了皮蛋瘦肉粥给花朝。

一路上徐岳因为担心花朝而闯了好几次红灯才赶到了花朝家。按门铃,却不见有人来应门,更加的着急起来。

他掏出手机给花朝打电话,打了一次,花朝的手机正在通话中,正要打第二次时,花朝就开了门。

徐岳看到花朝虚弱的模样,心悬得更高了。他忙伸手扶住看起来随时都会昏倒的花朝,关了门小心翼翼的将她扶进了房间。

“我没那么虚弱。”花朝想甩开徐岳的手,却在徐岳的强势下宣告放弃。

徐岳扶着花朝她床上躺下,将粥放好,去厨房拿了调羹,伸手探了探花朝的额头,不放心,心下就盘算着等花朝喝完粥就押着她上医院去。

看她这模样也不知道烧了多久了,怎么这么大个人还不会照顾自己?

他正准备喂花朝喝粥,却被花朝拒绝。花朝白了他一眼,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了。徐岳无奈,只好让她自己喝。

手机新来电,接了电话才知道是林静打来的。

“徐岳你到朝那边了吗?”

“已经到了,给她带了吃的。”

“我离得远过不去,你记得带她去医院,她都烧了一天了,再烧下去要被烧傻了就不好了。记得态度一定要强硬点,别理会她的可怜攻势。要她不去医院,你就拿鞭子抽她。”

“我知道了。”徐岳看了花朝一眼,“她刚才是在和你通电话?”

“是,哦,我要开会了,朝那只笨猪就交给你了。”

林静挂了电话后,徐岳迎上了花朝好奇的目光。没什么可隐瞒的,他就将林静的话给转述了一遍,让花朝顿时苦了一张脸。她怕进医院,喝粥的动作也就慢了下来。

徐岳也不担心,陪着她磨蹭。磨蹭到最后,花朝自己投降了,任由徐岳带着自己一路闯红灯去了医院。

闻到医院刺鼻的药水味时,花朝在心里叹了一句。

明明就没什么,何必来医院?

当然,这话她只能在心里偷偷说,绝对绝对不敢当着徐岳的面说出来。

莫非在快下班时出了自己的办公室,进了盛世集团的总裁办公室。

盛世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和公司最大的会议室独立成一楼。当众人都以为总裁还没开始上班时,所谓的龙头老大其实已经悄悄开始上班了,只是没有让人知道罢了。

敲门,得到允许后,莫非才进了总裁办公室。他看着办公桌后正失神着的纪品扬,走到他面前轻敲桌子。纪品扬的视线一直落在桌子上的那张照片上,他顺着纪品扬的视线看过去,看到照片中的花朝笑靥如花,扯了扯嘴角。

有的时候他同情纪品扬。爱了那么久,却一直不敢说出口,还要对花朝掏心掏肺,这样爱一个人值得吗?

盛世集团的总裁叫纪品扬,就是花朝所认识的那个纪品扬。花朝也知道自己的老板叫纪品扬,却一直没把那个开BMW送自己的纪品扬和自己老板联想到一起。说来有些可笑,可是花朝在盛世工作这么久以来,确实不曾见过自己家老板,不管是照片还是八卦新闻照都不曾见过。

“你宝贝着的人今天没来上班,你知道吗?”莫非靠着桌子,看着纪品扬。

纪品扬面色不变,冷冷的说“你想说什么?”

“她发烧了,你也不去看看?”莫非再接再厉。

“你今天早上已经告诉过我了。”纪品扬依然看着花朝的照片。“我说了,有人会去看她的。她不在,我才能安下心来处理一些事。”

“难道你一点都不急?”莫非就不信他知道花朝生病一点都不急。

纪品扬眼底闪过的心疼,莫非分毫都没错过。

“既然急,为什么不去看看呢?”莫非叹了口气,“爱一个人却不让她知道,她也许还会爱上别的人,这样值得吗?”

“等你爱上了,就知道值不值得了。”纪品扬露出牵强的笑,强压下想去见花朝的冲动,“你不去工作跑这来干什么?”

莫非耸肩。确实,他没爱过所以不知道。

“快下班了不是?怎么,你要扣我工资?”莫非笑笑,“晚上你不和我一起吃饭了吧?”

等到下班,阿扬估计要迫不及待的去找花朝了。依他看,阿扬现在已经快忍不住想跑到花朝面前去确认一下她是否安好了吧?

见纪品扬不准备再理自己,莫非就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纪品扬的手轻抚过照片中花朝动人的笑脸,露出了苦笑。因为有了她,所以时间变得特别快。身边的朋友都知道,每每她出现,总会让他的思绪跟着她转动。他坚强的堡垒一遇上她,立刻溃不成军。

因为莫非的打扰,纪品扬再也无心工作。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他再也忍不住了。当下就搭电梯直接到了地下停车场。出了电梯,就莫非正靠在他的车上等着他。

“嘿,阿扬,我车坏了,可以送我去群众路那家意大利餐厅吗?”莫非笑眯眯的问。

纪品扬看了他一眼,掏出手机,念出了一个电话号码,坐进了驾驶座。“那是汽车修理厂的电话,自己打个电话过去。等修好了你就可以去那家意大利餐厅了。”

说完,无视了莫非兀自开着车走了,让莫非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有异性没人性。莫非恨恨的瞪着纪品扬的车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齿。

好吧,看在纪品扬赶着去看生病的人的份上,他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莫非掏出手机,取消了晚餐约会。

啧啧,少了美女,漫漫长夜,他要寂寞了。

打了电话给修车厂后,莫非出了停车场,在外头拦了辆计程车回家去了。而纪品扬,就如同早些时候的徐岳,一路闯红灯闯到了花朝家附近。

可笑的是,到了花朝家附近,他居然迟疑了。在外头踌躇了许久后,将车开进了停车场。他一直坐在车上。

地下停车场的灯明亮的刺眼,也不知道自己在车上坐了多久,纪品扬点燃了一根烟,任由烟雾在自己的眼前弥漫,一阵车声让他顿时来了精神。

然后,纪品扬看到了徐岳。

他看到徐岳开着一辆BMW进了停车场,就停在了他对面不远处的一个停车格内。

纪品扬的心异常的苦涩。

原本就知道可能会看到徐岳,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没想到真正看到了才知道自己那么的在乎。

他看着徐岳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花朝,花朝的头靠着椅背,显然已经睡着。

然后,纪品扬看着徐岳悄悄俯下身,吻住了花朝柔嫩的双唇。

愤怒染红了他的双眼。

《暖冬【出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